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不同意对缅甸政府进一步施压


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甘巴里星期四结束了与中国方面的会谈,可是北京没有同意对缅甸军政府施加进一步压力,以制裁前其镇压民主活动的行为。联合国特使甘巴里正在对亚洲进行访问,试图说服缅甸邻国,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向缅甸军政府增加压力,制裁缅甸军政府镇压由佛教僧侣发起的抗议活动。

这个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布什敦促北京和新德里与华盛顿一起制裁缅甸。但是中国不愿意对任何国家施加压力,更何况缅甸对中国有重要的经济和战略意义,印度也是同样立场。中国在和甘巴里会谈后没有显示要对缅甸增加压力的迹象,中国官员只是一再重复说,谈判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而不是制裁。

中国国务委员唐家璇星期四对甘巴里说,缅甸问题最终要通过缅甸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对话和协商来解决。唐家璇在中国外交部的网站上发表讲话说,国际社会应该提供建设性的帮助,而不应该一味地施加制裁和压力。他说,中国希望看到缅甸稳定、发展、民主与和解。

国际学者说,北京反对制裁,因为中国本身就被制裁过,北京从自身经历中体会到,制裁没有作用。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郑永年说:“中国反对制裁,因为中国从那么多年看到西方制裁的方法根本行不通。中国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以后,西方也制裁中国。中国本身知道,这样的制裁起不了作用,要解决问题只有通过对话。我是觉得中国想在国际上走一条跟西方不同的道路。”

*是否有效有待观察*

不过郑永年说,通过对话解决问题这条道路是否有效还有待观察。中国和俄罗斯以及印度一起批评国际社会对缅甸军政府实现制裁。星期三,三国在哈尔滨举行定期三边会谈,讨论气候变化、反恐和其他共同问题。在会后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中国外长杨洁篪、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印度外交穆克吉都敦促缅甸军政府和反对派展开对话,可是警告说,国际制裁只能使得那里的局势进一步恶化。

外界评论说,这三个国家有共同的经济和战略利益,所以在包括缅甸在内的国际问题上联合起来和西方社会作对。郑永年说,中国、俄罗斯和印度是三个掘起中的大国,毫无疑问,他们有着共同的战略利益,可是更重要的是这三个国家都想建立一个新的国际格局。

郑永年说:“我是觉得他们在探讨一个新的国际规范。我是觉得战略利益肯定有,因为他们三个之间的双边关系也好、三边关系也好、多边关系也好,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但是我们的眼光应该超越他们三国之间本身的关系,因为他们共同想在国际事务中扮演一个很大的角色。”

中国是缅甸最密切的盟国,这个月早些时候,帮助促成了甘巴里访问缅甸的行程。中国也和西方国家一起谴责缅甸镇压民主活动。可是这并不意味这北京会向缅甸实行制裁。甘巴里星期四下午前往日本访问,11月初将返回缅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