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政治生活中游说业影响力巨大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历史悠久的游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赚钱的、有时会违法的生意。说客的过分行为带来了严重后果,不过政府也有控制他们这种行为的方法。

2006年,权倾一时的前华盛顿说客阿布拉莫夫因密谋行贿政府官员而被判处将近6年的监禁。阿布拉莫夫最初被发现欺骗了4个印第安人部落,这些部落曾付给他的公司4500多万美元。但阿布拉莫夫和保守的宗教活动分子一起,导致其中一个部落经营的赌场被关闭。随后,他又说服这个部落付给他420万美元,以游说国会重开赌场。

利希特曼是华盛顿美利坚大学的政治历史学家。他说,阿布拉莫夫臭名昭著,不仅因为他玩弄客户,而且他给国会议员送礼的行为也有问题。

他说:“阿布拉莫夫出钱把国会议员和有影响力的决策人送到太平洋的马里亚纳群岛,岛上纺织厂老板是他的客户,他试图争取议员的支持,使这些纺织厂不受美国最低工资和其它劳动法的限制。”

*贿赂议员及其助手违法*

回应政治中心是一个对政治资金进行跟踪分析的非营利机构。这个机构的马西.里奇说,阿布拉莫夫通过送礼和提供选举捐款等手段贿赂议员和他们的助手。

他说:“美国宪法保护人们向政府请愿,就某一议题阐述立场的权利。但是,如果给政府官员钱或者其它特殊的好处以换取政府采取某些政策,那就是违法。”

游说人士经常通过争取定向拨款来帮助客户得到政府资金。定向拨款是政府为特定行业、项目和单位提供的资金和税赋优惠。最近,研究机构传统基金会发表报告说,许多特殊利益集团通过雇用说客得到定向拨款,而这些说客是议员或者国会拨款委员会相关机构工作人员的亲属。

根据国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门国会研究服务处的统计,过去10年里,拨款法案中的定向拨款项目增加了2倍,达到1万6千起。

*忽视国家根本利益?*

美利坚大学的利希特曼说,对定向拨款持批评意见的人认为,议员在决定如何使用纳税人的钱时,经常忽视国家的最根本利益。

他说:“有时,人们把数千项定向拨款塞进一项立法,比如,交通运输法案。这样,就可以把钱拿回去,在自己的州修建道路、桥梁、港口、图书馆、博物馆和其它所有可以取悦选民的东西。近几年来,最恶劣的一件事是阿拉斯加的参议员用几亿美元的定向拨款修建了一座连接一个岛屿的大桥,但这个岛上根本没人居住。”

*国会采取行动增加透明度*

利希特曼说,阿布拉莫夫丑闻引起的公愤,使国会试图采取行动,增加“影响力工业”的透明度,例如新通过的立法严禁说客给议员送礼,禁止议员乘坐公司的飞机等等。但利希特曼依然认为,说客的影响力太大了。

不过,卡托研究所的约翰.桑普斯和其他一些分析人士说,在最关键的问题上,公众意志还是最能左右立法者的态度。

他说:“当一个议题变得更为公开,有媒体报导,你通常会发现,最有影响力的还是公众意志。公众的情绪是怎样的?他们想要什么?国会议员非常在意这些。”

*利益集团规模及作用取决于政府*

目前,华盛顿有大约1万4千个特殊利益集团,桑普斯说,这些利益集团的作用和规模取决于政府的规模和行动。

他说:“微软公司在受到司法部的反垄断起诉之前,在华盛顿没有雇用任何说客。而微软被起诉的原因就是它的竞争对手们雇用了说客。如果有更多的事务需要被影响,有更多的相关利益,那么我们就会看到更多的说客。”

桑普斯补充说,从长远来看,如果政府的规模缩小,那么说客的数量也会减少。与此同时,游说这个行业将继续受到公众的监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