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专家如何看待中国通胀风险?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政府试图控制经济增长过热的措施收效不大,通货膨胀的风险还没有得到控制。美国专门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是如何看待中国经济过热和通胀风险呢?

*经济失衡扩大 通胀风险攀升*

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四出炉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第三季度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1.5%,略低于第二季度12%的水平,从而使今年前三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保持在11%以上,表明经济发展过热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经济发生失衡的现象在继续扩大。

最能说明经济发展过热的一个迹象是通胀风险不断攀升。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9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了6.2%,略低于8月份创下的6.5%的11年来的最高纪录。今年头3个季度的通胀指数为4.1%,远高于官方制定的3%的警戒水平。

*盖保德:通胀风险远高于物价指数所指*

中国今年卷土重来的通货膨胀不但引起北京的极大忧虑,而且成为国际专家和学者关注的焦点。

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盖保德发表的一份题为《中国日益迫近的危机--通货膨胀卷土重来》的报告就引起人们热烈的讨论和争议。盖保德在报告中指出,这次通货膨胀的社会风险远远高于消费者物价指数所显示的程度。

详细的通胀指数显示,今年7月中国食品的整体价格上涨了15%,其中占居民肉类消费90%以上的猪肉价格上涨了90%,食用油和鸡蛋的价格上涨了30%。尽管这次通胀因素主要集中在食品价格领域,但是盖保德认为,政府在短期内无力消化如此大幅度的食品涨价,除非企业大批裁员,大幅度提高工人工资,否则中国的生产率水平不会使工资在近期内赶上食品价格的上涨,结果必然导致更大范围的通货膨胀。

*盖保德:最新一轮经济过热的必然产物*

盖保德认为,中国官方公布的经济增长率和通胀率显然都有一定的水分,无法反映中国经济的实际状况,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次来势汹汹的通货膨胀是最新一轮经济过热的必然产物。

盖保德说:“包括通胀因素在内的GDP名义增长率过去3年来一直保持在17%到18%的水平上,如果扣除同期大约1.5%的消费者物价指数,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率达到15.5%到16%的水平。这种超高速增长无疑是经济过热。如果我们采用中国官方的实际增长率为11%的说法,那么,过去3年的通货膨胀就应该处于6%左右的水平。无论采用哪一种方法衡量,中国经济过热的风险都已经达到惊人的程度。”

*拉迪:居民大举投资反映出通胀严重*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从另一个角度论述了中国目前的通胀风险。他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发现,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国银行储蓄仅增长了7千6百20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净减少1万亿人民币。这笔相当于去年中国GDP5%的现金都流入了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拉迪表示,中国居民财富从银行大举转移到投资领域,不仅开辟了经济过热的新领域,而且也反映出通胀的严重程度。

拉迪说:“许多国家也经常发生银行存款率下降的现象,但是,中国的存款率如此大幅度下滑的情况在目前状态下是不同寻常的。如果以8月份6.5%的通胀率来计算,当时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为1.9%,那么,你在银行存钱的利率实际上就等于负5.7%,9月份的实际利率为负5.5%。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通货膨胀率是惊人的,而且还推动股市和房市过热。”

*鲍泰利:中国当前通胀的特点不具有普遍性*

但是,约翰.霍布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中国经济学教授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认为,以上两位专家不仅夸大了中国当前通货膨胀的风险,而且低估了北京处理通胀风险的能力。他在一份研究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的专题报告中指出,中国当前通胀的特点不具有普遍性。

鲍泰利说:“中国8月份6.5%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实际上仅仅是食品现象,不能把它概括为整个物价上涨,其他物价指数都很稳定,并且在下降。即使在食品领域,涨价的也并不是粮食等主要食品,而仅仅是猪肉、鸡蛋和食用油等少数产品,范围非常有限。”

鲍泰利教授指出,这次中国的通胀现象是国际粮食和饲料价格的连锁反映,中国并非东亚唯一经历物价上涨的经济体。目前日本的通胀率大体和中国持平,台湾的情况甚至比中日两国还要糟糕。鲍泰利教授补充说,过去10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形成以及过去两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复兴也给中国的通胀提供了缓冲的空间,使政府拥有更多的资源驾驭通货膨胀,因此他认为,北京目前面临的风险要低于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中期的两次通货膨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