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会立法干预中国汇率没有益处


中国的汇率政策近年来一直是美国经济学家和决策者讨论的主要问题之一,而且也成了美国国会关注的一个焦点,主要原因是美中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不过,一些学者和业界人士认为,国会把美国的外贸逆差问题归咎于中国是错误的,他们通过立法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干预的做法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国会严密关注中国币值问题*

在2003年9月,纽约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舒默提出了第一个针对人民币币值的国会议案。自那之后,民主共和两党的参议员和众议员基本上都认为,应该对中国的货币政策采取行动,并且提出了30多个新的议案,对中国的商业行为提出挑战。2005年1月以来提出的议案越来越把焦点放在人民币的币值上。

为了回应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压力,中国当局对人民币的汇率做出了一些调整,但是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大大低于美国国会的预期。结果,国会在2007年又提出了一系列的议案,最值得关注的有三个:一个是众议院的亨特-瑞安法案,一个是由多德和谢尔比参议员提出的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法案,另外一个就是参议院金融委员会法案,主要发起人有鲍卡斯、格拉斯利、舒默和格雷厄姆参议员。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贸易政策专家哈夫鲍尔指出,人民币的实际汇率、迅速增长的外汇储备以及日益扩大的美中贸易逆差是导致国会提出这些议案的主要经济问题。但是这位贸易专家对这些议案要求把中国的货币问题提交到世界贸易组织提出了质疑。

他说:“我想强调的一大点是,把世界贸易组织卷进来越过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时所划的一道界限。这一体系规定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负责汇率的问题,由关贸总协定即现在的世界贸易组织负责贸易政策。过去一些年来,二者的职责有一些交叉的地方,但是世界贸易组织对汇率问题的参与将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业务的一个重大侵犯,即使基金组织忽略了它一贯的业务。”

这位专家认为,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最好的结果是迫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注人民币的汇率问题。他还认为,根据参众两院的法案,国会要建立一个负责国际汇率政策的新的咨询委员会以及由国会任命一些委员的做法,是对财政部和联邦储备委员会传统职责的侵犯。

*分析:会带来一系列危害*

尽管哈夫鲍尔不认为国会提出的这些议案是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但是他认为通过这些法案将是不幸的,而且会带来连带的损害。

他说:“如果国会通过法案,这些贸易惩罚措施可能会引发中国的报复。另外,如果其他国家效仿的话,这些法案的通过会引起全球性的贸易保护主义的立法。”

摩根斯士丹利负责亚洲事务的董事长史蒂芬.罗奇认为,现在还很难说哪一个版本的议案会最终会得到通过。不过他说,国会通过这些法案的紧迫性因为最近美国次级房贷危机问题而有所减少。他承认,国会对人民币汇率的关注是基于它们对美国中产阶级工人日益强烈的经济不安全感的合理关注。他指出,尽管美国工人的生产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他们的实际工资却停滞不前。他说,国会把这个问题归咎于中国是错误的。他认为,国会希望通过立法迫使人民币很快升值的做法损害的却是那些他们本来希望帮助的美国中产阶级工人。

他说:“国会觉得,它可以通过对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施加压力来解决这个庞大的多边问题。当然,这样做在数学上是很难做到的。其结果是把赤字转移到成本更高一点的生产国,同时(提高进口产品的价格)也等于对国会试图帮助的可怜的中产阶级征税。通过双边的途径来解决一个多边问题就等于重新安排泰坦尼克船板上的椅子。”

罗奇指出,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虽然是所有国家中最大的,但是美国并不仅仅与中国存在贸易逆差,而是与40多个国家都存在贸易逆差。

*美国内储蓄率低是关键*

这位被公认为华尔街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说,造成美国出现巨大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国内极低的储蓄率。在缺乏国内储蓄的情况下,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和贸易赤字越来越大。

他说:“国会当然不会承认他们有什么错,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在即将来临的选举中会很难当选。所以,一个典型的华盛顿做事方式就是来指责他人,而不是做自我检讨。找替罪羊是华盛顿最受喜欢玩的一个游戏。20年前,受到敲打的是日本。3年前,因为工作外包受到敲打的是印度。”

前美国财政部长萨默斯也不认为,中国的汇率问题导致美国工人的工资增长缓慢甚至工人失业。

他说:“美国工人所经历的问题主要不是由中国的汇率所导致的,而是由影响美国生产力增长的问题所造成的,由影响收入分配的问题所造成的,由世界贸易体系不可避免的一些特征所造成的。它们也是由美国的低储蓄率所造成的。”

不过,萨默斯认为,中国以汇率为中心的经济政策以及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策略是导致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不稳定的一个很大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