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印地安保留地糖尿病患者剧增


在美国印第安人中,差不多每4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患糖尿病。这几乎是美国人平均患病率的3倍。在美国最大的纳瓦霍印第安人部落,情况尤为危急。那里的糖尿病患者数量剧增,甚至不少儿童也难以幸免。不过,在和印第安人部落毗邻的一个小镇,一对姐妹正努力扭转这种局面。

几乎没有人比莱达.斯科特更明白糖尿病给印第安人保留地带来的伤害:“我们失去了许多亲人,我们的叔叔、伯伯、爷爷还有姨都死于糖尿病。……这些死去的亲人提醒我和我的家人,为了防治糖尿病,我们必须做些什么。我工作的时候,总是在想这个问题。”

斯克特在亚利桑纳州温斯洛小镇工作,就在纳瓦霍部落旁边。斯克特是专门护理糖尿病病人的护士。谈到糖尿病对周围人的影响时,斯克特总是非常激动。她从护士学校毕业不久,她身患糖尿病的父亲犯了心脏病。从那一刻起,与糖尿病战斗就成了她的整个事业。

她的妹妹劳拉.克莱兰也是一样。克莱兰跪在一间狭窄的办公室里,为她的父亲按摩双脚。她的父亲赫尔曼.斯克特今年70岁。他光着脚坐在那里,蓝色牛仔裤卷着裤管,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牛仔帽。

在美国,每年有大约8万6千人因为患糖尿病而被截肢。美国印第安人的截肢率是世界最高的。赫尔曼.斯克特很幸运,他的溃烂被治愈了。但是,他的心脏病使他的女儿辞去了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工作,搬来这里开了一家店,向居住在保留地上的2千名糖尿病患者销售具有治疗功能的鞋。

自从克莱兰开始她的这个工作以来,她看到病人中的截肢率在慢慢下降。不过,糖尿病患者在保留地印第安人口中的比例却在继续升高。过去10年里,印第安青少年中糖尿病患者的比例上升了70%。

弗朗克.阿尔马奥是温斯洛印第安人医护中心的临床主任。他说,不久前,纳瓦霍人的主要死因还是营养不良,“突然间情况变了,州际公路贯穿保留地,快餐也随之而来。我认为,这是糖尿病在这里成为多发病的一个主要原因”。

目前,纳瓦霍保留地有超过一半的成年人和接近半数的儿童体重超标,加上保留地长期存在的贫困问题以及人们消极的生活方式,阿尔马奥说,这些都是导致糖尿病蔓延的因素。他说:“人们有时觉得他们自己有问题,是基因的问题,或者他们生来就懒散,等等、等等。其实事实并非如此。目前的状况是很多不幸的因素一起造成的。”

虽然很多保留地居民说,面对糖尿病,他们感到无能为力,但是劳拉和莱达姐妹俩决心改变这种情况。最近,莱达帮忙在她家乡附近的保留地开设了一个健康运动中心。此外,她还在温斯洛为有患糖尿病危险的孩子开办了跆拳道课程。从传统上看,在印第安人中最常见的二型糖尿病的患者主要是年纪较大的成年人,不过现在,保留地越来越多的儿童也患了二型糖尿病。

大约30个孩子穿着浆洗过的白色训练服,站成一排,练习踢腿。韦尔娜.巴赫9岁的女儿露西也在其中。巴赫和她的妈妈都是糖尿病患者,但是她希望跆拳道能够帮助改变她女儿的未来。

在看起来似乎一片黑暗的前方,露西.巴赫是一线希望的光芒。对莱达来说,正是露西这样的例子使她可以坚持每天工作12小时,同时坚持为了她的硕士学位每天学习到半夜。她说:“我相信我的文化。我相信,传统给予我们的教育依然适用于今天的生活,这就是:我们永远有明天。我们现在对这些孩子们做的就是一种进步,也许今天看不到效果,但是我们的努力会在20年以后产生效果。这就是进步。每挽救一个生命,就多了一份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