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会拟改革消费者安全监管机构


在美国的进口产品出现一系列的安全问题之后,国会正在考虑有关的立法,对负责消费者安全的政府监管机构做出重大改革。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加大了有关产品质量和安全的整治工作。

今年以来,中国生产的一系列产品因为质量和安全问题而被召回,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中国产品的质量和安全的关注。星期二,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再次发出通知,召回在中国生产的、由美国大型零售商Target销售的室外用的一种成套桌椅,原因是椅子扶手在负重之后会倒下来。

*参议院正在考虑一项立法*

鉴于美国政府的监管机构受到经费和人力的限制无法对产品和药品的安全进行有效的监管,美国参议院正在考虑一项立法,大大提高对生产商和零售商征收的罚款金额,同时增加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和经费以及透明度。

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目前只有400名雇员,还不到该机构1973年开始运作时的一半,但是,该机构监管的产品数量却急剧上升。目前它负责对从玩具、全地形车到席梦思等至少1万5千种消费者产品进行监管。

*根泽尔:千呼万唤始出来*

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管理心理学教授根泽尔一直呼吁对美国的产品安全法进行改革。1998年,她16个月大的儿子被一个后来召回的移动式婴儿床窒息而死。她和丈夫后来共同创办了一个通过促进儿童产品安全来保护儿童的非赢利机构--孩子处在危险之中(Kids In Danger)。

根泽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消费品安全委员会早就应该得到资源来加强它的监管作用。

她说:“我认为,这个法案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消费品安全委员会作为一个政府监管机构,被削减到不能再削减的地步。由于缺乏资金和使命,它完全没有发挥作用。我认为,现在是我们通过赋予它一些权力和资源来帮助它履行自己职责的时候了。”

不过,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这个法案面临有关行业的反对以及其他方面的障碍。目前众议院已经通过了单独的立法。但是,促进消费者权益的活动人士预计,受到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可能会在今年年底通过立法。行业团体说,共和党人不可能试图扼杀这个法案,但是希望通过对法案进行修订来改变那些受到生产商强烈反对的条款。

*生产商零售商会对法案提出抗争*

生产商和零售商表示,他们会对法案的一些规定提出抗争,包括把罚款的上限从185万美元提高到一亿美元。他们还反对终止禁止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在没有得到生产厂商的反应之前向公众公布存在潜在危险的产品细节的建议以及允许州检察官起诉公司违反联邦产品安全法。

*根泽尔:问题并不仅仅是中国产品*

尽管美国朝野目前关注的焦点是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但是,芝加哥大学的根泽尔女士说,问题并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产品。

她说:“很有意思的是,大家现在都一窝蜂地大谈特谈中国产品,但是这不仅仅是中国产品的问题。这些都是把生产外包到中国的美国公司。所以,美国公司有责任进行总体监督,不管他们的产品是在哪里生产的。 大家都在谈论进口产品,但是改革应该从国内开始。我们需要确保我们生产的产品对儿童更加安全,不管它们是在哪里生产的。”

*中国也在开展产品质量专项整治工作*

在美国国会考虑有关食品安全的立法时,中国也在开展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的专项整治工作。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表示,两个月前开始的这项整治工作进展顺利,12个整治目标有的已经完成,有的正在加快实现。他还表示,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以来,有关部门先后侦破一批重特大案件,查处取缔了一大批违法违规黑窝点,对626起生产销售伪劣食品、药品、农产品等刑事案件进行立案侦查,抓获犯罪嫌疑人774名。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收紧了对那些希望生产药品的厂家的申请手续。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高了获得“良好生产规范”证书的门槛,并且加强了对药品生产商进行质量控制中的薄弱环节的监督。

*李君:关键是要对厂商进行教育*

美国华裔医学科学家协会会长李君认为,对于那些为一己私利而明知故犯的违法分子,政府的打击活动可能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但是她认为,关键是要对厂商进行有关生产规范的教育工作。

李君说:“其实,比如说进入美国的食品也好,药品也好,所谓的药品就是原料药,都是应该在起源他就应该知道怎么进行生产,怎么进行销售。所以,就是说,对于前期的培训,就是组织所有的这些人员进行培训,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她说,各国政府,不仅是美国和中国政府,都应该携起手来,确保食品和药品的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