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称中俄一直阻止严厉制裁伊朗


在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在伦敦讨论如何制裁构成核威胁的伊朗前夕,美国表示,中国和俄罗斯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在阻止联合国对德黑兰采取更加严厉措施的决议案。

*伯恩斯:阻止有关联合国决议案获通过*

美国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次卿尼科拉斯.伯恩斯在日内瓦对记者们说,自从3月24号联合国上一次通过有关决议以来,中俄两国一直在有效地阻止针对伊朗核问题的第三个联合国决议案获得通过。伯恩斯到日内瓦是为了跟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人进行磋商。伯恩斯说,国际社会已经给了伊朗一个缓冲期。

美国和伊朗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使得国际间对一旦外交努力失败可能爆发一场中东战争的担忧进一步加剧。今年9月,在伊朗跟国际原子能机构达成一项妥协之后,西方国家同意延缓对伊朗施加更严厉的制裁措施,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跟伊朗有广泛经贸往来的国家则坚持要求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外交努力。

*斯佩克特:中俄要在伊朗问题上牵制美国*

美国詹姆士.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副主任斯佩克特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虽然公开抱怨指责俄罗斯和中国阻止和拖延对伊朗的制裁新方案,但是仍然有可能在最后一刻跟这两个国家达成妥协。

不过,这位核不扩散问题的专家指出,中俄两国都跟伊朗有经贸和能源以及技术合作等许多方面的关系,它们要在伊朗问题上牵制美国。

斯佩克特说:“俄罗斯在伊朗有相当重要的利益,例如武器销售、有很大的核反应堆,俄罗斯人或许很想保护他们在伊朗的投资,保持贸易关系;中国人则看好了伊朗的石油出口,他们想要软化国际制裁行动来保护他们跟伊朗的关系。目前,虽然形势还不明朗,但是应该看到的是,美国太强大了,他们希望以不同意美国的严厉制裁方案来牵制美国。”

*斯佩克特:中俄各有自己的盘算*

这位国际核问题专家表示,伊朗如果拥有核打击能力也并不符合俄罗斯和中国的利益,但是,由于这两个国家所处的地理位置不同,所以它们在处理伊朗核问题方面各有各的盘算。

他说:“从俄罗斯的观点来看,伊朗问题很令人焦虑。俄罗斯人在那个区域有自己的麻烦需要解决,因为中东或者波斯湾地区离他们国家很近,他们不想在那里再增添更多的混乱局面,比如恐怖分子跟车臣人一起向俄罗斯渗透之类的事情。所以,我想,俄罗斯人有理由对伊朗核问题感到很不放心。”

美国核不扩散专家斯佩克特分析说,中国对伊朗核问题的担心不如俄罗斯和美国那么严重。他说:“依我看,中国跟伊朗相隔比较远,足以让中国人把他们的关注放到其他地方去。 我是说,他们不会像美国那样焦虑,也不会感到俄罗斯所应该感到的那种焦虑。”

原美国密西根大学国际研究副主任格雷厄姆教授认为,由于华盛顿实行了一些效果不佳的中东政策,虽然美国在那个地区有驻军,并且影响力依然强大,但是,中国作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政治大国,其影响力在中东地区也在日益扩大。他说,如果北京愿意为解决伊朗问题发挥积极作用,将对美国、中国和世界和平都有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