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京警方阻止众人参加包遵信葬礼


10月底去世的北京著名学者、被中国当局定为“六四黑手”之一的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周末举行,但是有许多亲朋好友被限制了自由,无法前来参加他的遗体告别仪式。

莫少平是知名刑事辩护律师。这些年来,他经常奔波中国各地法庭,为卷入政治案子的被告辩护,很少有被警方限制行动的经历,但是星期六他在北京陶然亭一带被几个警察堵在了家中,限制了人身自由,目的就是不让他去参加包遵信的追悼会:

他说:“ 我认识的,公安局的。大早上起来8点跑到我家,有7、8个警察,3班岗,在我家门口。我家单元是一道,楼梯一道,小区门口一道。”

*警察奉上级死命令*

莫少平说,这些警察有管片儿派出所的,也有分局和市局的。他们也没什么理由,只是说“奉上级的死命令”,禁止莫少平去参加包遵信追悼会。

莫少平当年在社科院法学所读研究生时听过包遵信讲课,因此尊包遵信为“老师”。中国和解智库说,包遵信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杰出自由主义思想家,有百万余字作品。他主编的《走向未来》丛书影响了一代人。

北京学者刘军宁平时和莫少平律师一样非常低调,只是围绕自己的专业写写文章。但这次也被限制自由,不得前去参加包遵信追悼会。

他说:“对。一大早。好几个警察。
什么理由?他们也没讲清楚。只是说那边不适合去。他们跟着我,很长时间。”

刘军宁是北大政治学博士,曾在社科院政治学所当研究员,90年代末被安排“下岗”,现在是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员。

曾在人民大学读博士的江棋生星期六也被限制自由,不得前去参加包遵信追悼会。

他说:“去了吗?没有。他们警察把我堵在了家里。他们早就到了。7点半我们下电梯,一下来,就轰上来5,6个人,说是上头下命令,不让我去。”

*葬礼都不让参加以人为本在哪里?*

江棋生问警察是什么理由,警察无言以对。江棋生气愤地说:“你们的17大刚开完,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呢?我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你们都不让?你和谐在哪啊?以人为本在哪儿啊?“

不过,把莫少平、刘军宁、江棋生堵在家门口的警察,态度都比较好,姿态比较低,都强调是执行上级命令,没有办法。但是,家住北京航天桥一带的学者俞梅荪的遭遇就不一样了。他星期六凌晨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回了家。期间,他还有几次同看守他的警察发生了肢体冲突。

他说:“外面有人进来了,开了门,我就出去了。高警官就拉着我,两个人拖拽当中,我就摔在地上,把眼镜都摔折了。”

俞梅荪曾在中国国务院秘书局工作,参与起草了一些法律,他给自己的定位是“自由法律人”。他在警察把他限制在派出所、无法参加包遵信追悼会之后放声大哭。

他说:“我也去不成了。我就大哭一场。我当着高警官面哭,我哭的不是我自己,我自己去不了,无所谓。没关系。我哭的是我们的法律,体制完蛋了。我哭的是法律,哭的是我们的国家。”

因为被警察限制了人身自由而无法前去参加包遵信追悼会,并且也因此大哭一场的,还有北京律师浦志强。

另据参加了追悼会的人士说,还有许多在北京的人士如王力雄、唯色、刘荻、李海、齐智勇、胡佳、贾建英,刘风钢、张先玲、刘京生、李和平、余世存、陈子明等,都因同样的原因和理由而无法参加追悼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