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人权观察促国际奥委会向北京施压


人权观察星期二呼吁国际奥委会不要在中国政府违反新闻自由方面保持沉默,并且在最新的新闻发布会中列举了最近外国记者在中国采访时遇到的骚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驳斥人权观察的指控,声称外国记者在华采访的渠道和便利已经大大增加。不过,刘建超没有对人权观察报告中所列举的具体事例做出解释。

*人权观察:中国一直在侵犯新闻自由*

2007年11月6日下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举行例行记者会,就六方会谈、缅甸问题、巴基斯坦局势、美国国防部长访华,中国奥运期间的新闻自由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有记者问道:“人权观察组织最近发表报告称,中国一直在侵犯新闻自由,特别是违反今年1月颁布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中有关给予记者更多采访自由的承诺。你对此有何评论?”

*刘建超:外国记者在华采访的渠道和便利大为增加*

刘建超回答说:“关于这一问题,有关评论不应该由这个所谓的‘人权观察’组织来做出。刘建超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实施的亲历者,你们应该最有发言权。

“自今年1月1日《规定》实施以来,中国各级政府为《规定》能够得到全面、平衡、准确的实施做了大量的工作。应该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的渠道和便利大大增加了,我们也为此感到鼓舞。我们将会继续努力,推动《规定》的落实,使大家在中国的采访能够更加便利。这既是大家的愿望,也是我们的决心。”

不过,刘建超没有对人权观察11月6号新闻发布中列举出的中国政府违反新闻自由承诺的具体事例做出反应。

刘建超所说的“所谓人权观察组织”是美国最大的国际人权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成立于1978年,前身是赫尔辛基观察,成立的目的当时主要是监察前苏联阵营中各国的人权情况是否符合《赫尔辛基协定》的要求。如今这个组织的观察员和分部已经遍布世界各地,对发生在世界各地70多个国家的事件进行追踪,对践踏人权的恶行展开深入细致的调查,年度调查结果发表在数十种书籍和报告上。

刘建超所说的有关评论不应该由人权观察这样的组织做出,显然指的是国际奥委会对北京奥运期间是否能够保障新闻自由并没有发表评论,而恰恰是这一点成为人权观察11月6号新闻发布的重点。

*人权观察:奥委会不应对中国继续保持沉默*

人权观察的新闻发布针对国际奥委会至今对中国违反新闻自由的现象保持沉默指出,国际奥委会应该把星期四中国官方的记者节作为结束对中国政府持续违反新闻自由承诺保持沉默的日子。

北京2001年申奥时向国际奥委会做出这项承诺是赢得奥运在北京举行的一个条件。中国政府现在从理论上允许外国记者采访任何一个事先同意接受采访的中国公民,这一临时决定从2007年1月1日开始实行到奥运会结束后的2008年10月17号结束。

*人权观察:外国记者受限制的现象司空见惯*

人权观察列举了一些具体事例说明,中国政府事实上并没有信守这一承诺。外国记者在中国的采访受到限制和骚扰的现象几乎是家常便饭。

人权观察列举的具体事例是:上个月,一名法新社记者和一名美国记者在北京一个公园拍摄非正式婚姻介绍服务时受到骚扰并且被拘留。

一个外国摄像组在北京拍摄一个上访者非法拘留中心时受到粗暴对待,并且被警卫扣留。这些外国记者随后被交给公安人员,并且被控“非法拍摄一座政府建筑物”,被拘留达6个小时之久。

英国BBC记者丹.格里菲斯在前往河北省定州市绳油村采访暴力征地发生惨案,被警方拘禁了一天。格里菲斯后来发现他的汽车轮轴被人破坏。

人权观察在早先的新闻发布中还宣布说,今年8月24日,警方阻止了试图采访原定飞往马尼拉去代表丈夫接受国际人权奖的被拘留的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的7名外国记者,包括两名摄像人员和电台记者。

在另外一起侵犯新闻自由的事件中,江苏省宜兴法院官员于8月底禁止了纽约时报和南华早报记者进入法庭采访对环保人士吴立红的审判。法庭以勒索诈骗的罪名将吴立红判处3年监禁。

*人权观察:中国记者更容易受伤害*

人权观察指出,外国记者有临时新闻自由保护尚且受到这种对待,中国记者在采访那些地方当局不愿意让人看到的令人尴尬的新闻事件时更容易受到伤害。

8月中旬,5名中国记者,其中一名来自作为政府喉舌的人民日报,采访了湖南凤凰桥塌陷事件的见证人。便衣暴徒打断采访,并且对记者拳打脚踢,随后警察拘留了记者。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促进部执行长理查森女士表示,既然国际奥委会对北京没有在2008年之前改善空气污染程度提出批评,为什么不对中国政府没有履行对国际奥委会的关于保护新闻自由的承诺提出批评呢?

*海外专家:有很多情况是中央管不了地方*

一些海外专家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杜林采访的时候分析说,中国目前的问题在于很多情况下中央管不了地方。英国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卢宜宜说,中央说要向外国记者提供“采访”便利,但地方是否执行并不能完全保障。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戴凯里认为,中国的政策具有不确定性,所以一些政策很难具体执行。他说,很多地方当局和公安部门根本不知道如何具体执行中央宣布的从今年1月开始到明年10月结束的外国记者采访自由政策。

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也认识到在执行中央短暂开放外国记者采访自由的政策方面可能有不尽人意之处。他在回答外国记者提问的时候承认:“《规定》执行过程中可能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们非常愿意听取大家的意见,我们也会就这些问题与大家交换意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