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学者指台湾入联公投旨在凝聚民意


台湾为了加入联合国所举行的公民投票政治吸引国际关注。欧洲研究公民投票的学者肯定公投是民主的表现,认为入联公投的目的在于凝聚民意,而非最终争取联合国的席位。学者也认为国际社会并不会因为台湾公投的结果而改变对两岸问题的态度。

来自欧美的公民投票研究学者以及经历过公民投票达到独立建国的帕劳和东帝汶代表,上周末应民进党智库的邀请,在台北参加公投经验的研讨会。

*民主体现*

欧洲创制与公投研究中心主任布鲁诺.卡夫曼表示,成熟的民主国家不应忽视公投的重要性,但是过渡型的社会也不应过份渲染公投的民主效应。他说,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领导人、执政党或者是议会多数党会操控公民自决的名义举行假公投。真正的公民投票是由少数民众或是少数党发动,受到独立的选举机构监督。

对于台湾执政党推动的入联公投,卡夫曼认为这并不是假公投。他表示,陈水扁总统在国内面临严重的分歧,希望借由公民投票凝聚共识。但是卡夫曼反对将总统选举和公民投票合并举行的做法。

卡夫曼说:“将政党政治和个人或者政党的主张与公民投票联结是个不幸的做法,因为这会削弱公投议题本身的意义和讨论,降低公民对议题的了解。”

*政府机器动员*

对于民进党宣称已经获得270万张公投连署书,欧洲创制与公投研究中心主任卡夫曼认为,这是政府机器动员的结果,因此并不特别具有意义。他认为,值得关注的是未来反对执政党的选民是否会参与入联公投。

欧洲创制与公投研究中心主任卡夫曼认为,世界许多国家在举行公民投票的时候都受到到国际压力,因此台湾受到中国和美国的反对并非特例。但是由于台湾特殊的情况,使得包括美国等盟友担忧公投的结果。

美国政府一再公开反对台湾的入联公投。美国创制与公投中心执行长丹.华特斯批评美国在民主的问题上双重标准。华特斯说:“如果我们(美国人)可以通过公投处理议题,为什么台湾用公投决定国名和加入联合国就不适当?美国政府显然在台湾问题上有双重标准。”

*国际不会因公投结果改变态度*

华特斯肯定台湾不顾外国压力,坚持举行公民投票足以作为亚洲国家的典范。但是他认为国际社会并不会因为台湾公民投票的结果,而改变对两岸问题的态度。

华特斯说:“台湾的未来和命运完全掌握在台湾人的手中。陈总统可以不顾飞弹的威胁,宣布独立,问题是国际社会要如何回应。公民投票确实能够帮助国际社会了解台湾人民对某一个议题的想法。但是这个结果不会影响到国际社会的反应,我也不认为公民投票是两岸关系最终的解决方案。”

*东帝汶经验:公投是独立最后一步*

东帝汶同样经历过独立公投。该国执政联盟民主党的副主席乔.布阿维达认为公民投票并不是东帝汶独立的关键,相反的,这是最后一步。

布阿维达说:“加速东帝汶独立最主要的因素是前印尼总统哈比比的声明,他表示要考虑让东帝汶独立,这促成了联合国在1999年举行东帝汶独立公投。当我们举行独立公投的时候,我们已经历经了20多年的反抗印尼运动。公投是最后一步。”

布阿维达以东帝汶的经验警告说,台湾内部对于独立与否仍然存在歧见,因此如果真的走向独立,内部的稳定和外部的安全都是严峻的挑战。

布阿维达说:“东帝汶追求独立的时候,国内有赞成和反对两股势力。我相信台湾也是一样。政府必须要化解歧见,才能维持内部和外部的安全。我不认为外部的威胁是国内民主过程的障碍。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台湾和中国政府应该对话,消除歧见。这样双方才能以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

在这次众所瞩目的入联公投之前,台湾在2004年总统选举的时候就针对军购和要求中国大陆撤除飞弹两个问题举行了公民投票,不过因为投票人数不足法定的50%而无效。在2008年的选举,一般认为,由于民进党和国民党都推出了公投项目,因此很难有半数以上的民众在某一个项目投票,通过的机会并不高。陈水扁也多次公开表示,公投之后什么都不会发生。

民进党认为入联公投相当于软性的导弹防御体系,未来中国和美国在处理台湾问题的时候都必须要考虑到台湾的民意。在台湾内部,就算是国民党执政,民进党也能以公投的结果作为政治协商的筹码。而美国则担心台湾未来还会就更具有挑衅性的议题举行公投,比如提出是否更改国旗、国号。

欧洲创制与公投研究中心主任布鲁诺.卡夫曼指出,公民投票必须经过不断的实验才能日益改良。他认为台湾在历经2004年的公民投票之后,这次公投的过程确实有所进步。不过他也警告,民主过程当中所必要付出的代价恐怕不低。

卡夫曼说:“尽管未臻完美,多次的练习总比毫不实验来的好。有时候要从做中学,有时候甚至是要被火烧了才能学到经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