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在香港读书大陆学生感孤独压力大


香港科技大学一名博士生自杀。有舆论认为,内地学生在香港的孤独感可能比在异国他乡还要大。教育界人士鼓励内地学生融入香港主流社会。

星期一,香港媒体普遍报导了27岁的葛炜炜星期六晚上在学生宿舍内上吊身亡的消息。葛炜炜生前是化学工程系博士研究生,学习已经进入第三年。葛炜炜2004年进入香港科技大学前在南京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成报援引科技大学发言人的话说,葛炜炜一个多月前患上精神忧郁症,学校事务处提供了心理辅导。葛炜炜本人也曾求医接受药物治疗。科大发表声明说,校长朱经武和全体师生“极度悲痛”。校方已派专人前往葛炜炜的家乡,处理善后事宜。

星岛日报说,葛炜炜的死因同争取奖学金和读书压力太大有关。还有报导说,葛炜炜对自己的研究课题不获导师认同,因此对能否取得博士学位感到“心情忧郁”,他还觉得自己外出参加学术活动的机会受到压抑。另外有报导说,葛炜炜曾经因考试失败,“愧对师长”的思想压力极大。

*香港各大学争招内地生*

苹果日报说,香港的一些大学原本只能招收10%的内地生,现在都在千方百计扩大招收内地生,而学校的辅助资源严重不足,对内地生的心理辅导没有能及时跟上。

2004年1月,香港科大有一名土木工程系的27岁内地博士生跳楼身亡。2002年5月,浸会大学一名来自清华大学的交换生在九龙塘宿舍跳楼自杀。

明粤会是香港城市大学一个为内地学生辅导粤语的业余学习班。来自广州的学生陈子享是这个班的主要组织者和老师。他谈到对内地学生的一般看法时说:“我觉得,不是猛龙不过江。能够敢来到香港的话,肯定是有本事的,对香港本地学生形成一定的冲击力。能够来到香港的内地学生总体上是很优秀的,但是不排除他们自己和当地学生的相比的劣势,这就是语言不通,对香港的社会不熟悉。”

香港科技大学生梁佳仁谈到对内地学生的一些观察时说;“我觉得内地学生急切希望学业上能够取得好成绩,自己给自己施加了很多压力。我在科技大学就能够见到这种情况。内地学生课外社交活动不多。另外,由于英语方面的问题,一些人学习跟不上,他们也不能同香港当地学生交流和沟通。”

*内地生在香港面临语言障碍*

谈到内地学生在广东话方面遇到的困难时,城市大学明粤会教师陈子享说,内地学生在香港的孤独感并不亚于在英语国家。他说:“每一个人远离家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压力会比较大的,但是这种压力在内地到香港就显得尤其大。为什么呢?一方面,他们的语言不通。去外国可以说英语,在香港通常就一定得说粤语。粤语不通的情况下,我们很多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在这方面就显得尤其紧张、压力大。另外一个因素是,香港这个地方比较小、繁华、大压力,这样也会加剧这种压力,而产生那种负面的情绪。”

北京中央人民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青年工作处处长张学理认为,这次不幸事件毕竟是个案,对内地学生不能“以偏概全”,不过内地生中的一些独生子女学生需要意志上的锻炼。他说:“以前也有过类似的问题,压力比较大,还有的是谈朋友谈失败了跳楼的也有。这些事不能讲一个人出事情,就‘一锅粥’地全给抹掉,各个人不一样。我个人看,这是一个平常事件。目前在港那么多人,可能有几万人,死一两个人并不出奇,而且他(葛炜炜)是被医生诊断出精神上有问题,因此不能把这个事情作为内地在港读书学生的一个代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