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成都“金凤凰”工程缩小城乡差别


在中国探索缩小城乡差距方法的过程中,四川省成都市为贫困山区的儿童建立了专门的学校,把他们接到城里上学,并通过孩子下山带动父母进城工作,希望以此改变山区家庭的命运。

从山区艰苦环境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在中国被称为“山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在成都市龙泉驿区,一批大山里出来儿童成了那里的“金凤凰”。

从2005年开始,龙泉驿区开始推行“金凤凰”工程,就是由政府出钱,将山区的初中生安排到城区中学读书,并逐步集中到专门为他们修建的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实验中学上学。

龙泉驿区副区长赵艳艳对记者说:“该校由政府投资1.6亿元,规划占地283亩,建筑面积7万3千平方米,设计办学规模100个班5000名学生。目前,山区初中新生和原分散在城镇其他学校就读的部份山区初中学生1840人已集中到该校就读。同时,该校还接纳了对口支援的甘孜县藏族贫困优秀学生21名。”

*免费住宿外带补贴*

据介绍,政府对下山读书的学生每人每月补贴伙食、交通、开水费共130元,免费提供住宿,并赠送两套校服,还每年向每个班提供6万元运转经费。

赵艳艳说,龙泉驿区政府这样做是为了缩小城乡教育差距,推进城乡一体化。

近些年来,经济迅速发展的中国出现了地区和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人民收入差距拉大等严重问题。 教育上,尽管当局在推行小学义务教育,但是边远地区,特别是山区,普遍存在校舍简陋、师资不足、交通不便的现像。

许容是非政府组织北京农家女文化中心的项目主任,经常去边远地区工作。她描述山区学童时说:““边远(地区)学生要翻山越岭,挑担子上学,自己做饭,米饭、蔬菜、辣酱、盐伴饭。在贵州、甘肃,学生带煤油炉、贵州学生带柴。甘肃麦收时节,学生背着高高的麦垛。”

*爬山路*

许容的描述跟龙泉驿区的儿童下山上学前的情况很相像。爬山路是他们的共同特点。

记者:你原来怎么上学?
学生:原来在那里要走崎岖的山路。

记者:你原来上学的时候是跑山路吗?
学生:是。
记者:每天要走多长时间?
学生:大概半个小时。但是是山路,很陡的。

跟其他山区相比,这里的孩子是幸运的。现在,他们住在学校里,每星期回家一次,来去都有专车接送,再也用不着起早贪黑爬山路了。

*一周洗一次澡*

来自甘孜县的藏族学生洛桑曲珍说,变化最大的是生活条件:“住宿条件很好,生活上变化比较大,以前我们一个月洗一次澡,现在每周洗一次。每天晚上都漱口。”

宿舍分男生公寓和女生公寓,配有卫生间和洗漱池,一间住8人,每个人有自己的储藏柜。每层楼还有两个阅览室。

在食堂里,学生刷卡打饭。记者访问时,午餐向师生提供的是肉片炒黄瓜等4道菜和米饭。

学校还有各类实验室、音体美器材、运动场和计算机房。在二期工程中,学校将建设全区中学里的第一个体育馆。

学生家长付能林对这个学校非常满意:“政府做了一件大好事。比我们那儿,好得像天堂。”他说,他希望将来女儿能考进比较好的高中,再进一步考入大学。

*升高中比例提高四倍*

付能林的想法并非奢望。副区长赵艳艳说,第一批下山就读的300名学生中,有273人升入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比原来山区的初中升学比例高出4倍多。

“金凤凰”工程还促进了山区农民观念和行为的转变,不少家长被孩子带到城里就业。10月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1352名家长参加了就业转移培训,137户山区家庭迁居城镇,1812名学生家长来到城市就业。

付能林是去年女儿下山上学后来城里工作的,他就近开了个茶铺。

记者:你有没有考虑把全家搬到城里来住?
付能林:要是条件允许的话,肯定想。
记者:你说的条件是指什么?有钱买房子?
付能林:就是。

学生们也有各自的理想。有的长大后想当警察、有的想当服装设计师、还有的想当英语翻译。许多人表示,他们打算将来留在城里工作。

不过,不管将来他们做什么,老师都希望他们不要忘记自己的家乡。在一个课堂里,同学们讨论的题目是:家乡历史渊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