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褒贬中国地方改革新闻努力


中国新闻界几天来出现了一系列有关自身建设的新闻,包括山西省重点打击假记者和重庆市政府设立自主新闻发布会。不过有专家学者认为,中国媒体的素质和改革同中国媒体生存和编采合二而一的体制有关。

在中国的山城重庆,市政府11月15号举行了第一次自主新闻发布会。报导说,自主新闻发布会与一般新闻发布会的区别在于:政府将定时、定点、定人举行新闻发布;新闻发布会上允许记者提与本次新闻发布会无关、但是涉及本地的相关问题。

中国青年报高级编辑李大同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重庆市府在新闻制度改革,适应政府社会职能方面采取了积极做法,特别是市委书记汪洋到任以后。他说:“汪洋到重庆主政以后,在新闻媒体上,其表现按照中国的标准来说是相当开放的,尤其是重庆钉子户事件。他们有两个做得非常好的地方,一个是政府不出面,政府只做中间调停人;另外一个是,对中外媒体在重庆钉子户事件上都表现了一种开放姿态,正面面对,而且愿意解答甚至商量各种各样的问题,得到了中国媒体相当高的评价。”

*修鞋匠也有记者证?*

在山西,当局正在打击假记者和非法出版物。新华网上的消息说,山西一些地方街头烙烧饼、修鞋匠等小商小贩身上也有记者证和采访器材。他们拿记者证穿梭于机关、企业、尤其是煤矿、交通管制点,甚至混进一些重要会议,假记者在山西的敲诈勒索案“令人震惊”

山西省有关部门的调查说,中国境内的一些非法杂志社和记者站大都向香港和北京的“总部”缴纳了2万至5万元人民币,以购买站名、社名。非法招募新闻从业人员时,不讲资历、经验,交钱就行,这些媒体自负盈亏的性质决定记者和编辑人员要努力搞钱。山西等地出现的记者敲诈勒索案往往就是这些假记者所为。

不过李大同补充说,不仅假记者具有上述行为特徵,一些真记者其实也是这样操作的。他说:“一些合法媒体下去做的就是调查你的猫匿,调查出来以后形成稿件,然后给负责人看,你要是给我们多少万、多少万的广告,我们就不登。实际上就是明显的敲诈行为。我认为,在整个中国政治体制这种腐败蔓延的情况下,新闻界某种程度的腐败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新闻媒体是权力的附庸嘛。另外一个就是市场经济带来的负面规则。”

*媒体内部制度*

中国媒体在市场经济下的生存状况,影响了媒体的客观和真实报导的准则。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媒系教授展江认为:“即便是传统媒体的记者站也和腐败多多少少有些关系,无非就是以欺诈的恶劣形式,还是以相互勾结的形式,还是贪图暴利的形式。例如,我给你做个宣传、吹捧,你给我刊登广告。我觉得记者站这种运行方式就有问题。这是我们媒体内部的制度问题,也就是说,他的经营活动和它的采编活动是合二而一的。记者站的这种问题已经持续了20多年。”

李大同说,中国假记者问题和真记者的腐败问题受中国媒体关办机制的密切制约。他说:“假记者是中国媒体的组成部份,其实这同(媒体)整个的官办机制有关。中国媒体目前不是一种纯粹的言论权利,不是一种纯粹的民间舆论监督权利,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官方的意志,因此导致假记者去敲诈,在掌握了企业的不良行为后,将其作为一种敲诈行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