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际残疾人日中国盲人吁改善待遇


在国际残疾人日到来之际,一些中国盲人和志愿者呼吁当局改善包括盲人在内的中国残疾人的待遇和生活条件。

12月3号是国际残疾人日,河北省一位网名叫“自由天马”的盲人说:“昨天我一个朋友给我们市残联打了电话,说国际残疾人日有啥活动没有。残联领导说:‘什么时候国际残疾日?我不知道,这文件上没写。’(笑)”

没有官方组织的活动,他们就在网上自己组织活动,大家一起唱唱歌。其实,盲人最关注的并不是当局在残疾人日是否举办活动或者举办什么活动。他们的最大希望是:为他们解决就业、住房、就医、教育等日常生活中的困难,改善他们的待遇,对盲人来说就是如何扩大就业途径。现在中国盲人主要从事按摩、算命、街头卖艺、钢琴调律等工作。

盲人网民“自由天马”说:“现在在中小城市来说,按摩的价位非常低,做一小时的按摩也就是给二十块钱。刨去租房子和其它的费用、水电费用,那就剩不了多少钱。虽然说算命这个工作收入不算太低吧,但是政府禁止。这些东西,就要通过地下方式来搞。所以它风险性比较大。街头唱歌呢,在中小城市唱歌,就唱一天的歌,恐怕也没人给你钱,这种事情甚至都不如旧社会。旧社会北京那个天桥,卖艺的人都可以获得一定收入。现在恐怕是很难的。”

*房价日益高涨*

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下,日益高涨的房价成了他们一辈子都无法逾越的天文数字。现在,连有些小城市,房屋价格都涨到每平方米3000元。看病问题就更难了。盲人网民“自由天马”说:“由于收入欠缺,再加上没有任何政府的保障,残疾人得病,可以说小病拖、大病挺。我们现在许多盲人活着没人管,死了没人埋。我的现实中的一些盲人朋友,五六十岁的人已经有3个人走了,已经不在人世了。”

本来残疾人有问题可以求助于政府或者残疾人联合会。可是,在有些地方,“残联”被指称不但不为残疾人谋利益,反而从残疾人那里捞好处。盲人网民“自由天马”说:“残联工作人员的素质是非常低劣的。国家拨的款还不够他们腐败的。国家拨10块钱,他不但要花10块钱,还要从残疾人手里,再要个两三块钱。你看,换残疾人证嘛,本来国家规定是不花钱,他非要给你花钱。另外,残疾人找残联办什么事情,必须要请客。如果你不请他们,你什么事都办不成。”

*关键在落实*

中国有残疾者约83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6.3%左右,其中视力残疾的有1200多万人。去年,中国制定了残疾人事业第11个五年计划发展纲要,提出要在5年内进一步缩小残疾人生活状况和社会平均水平的差距,使残疾人的基本生活总体初步达到小康水平。

对于保护残疾人的法律和规划,一些残疾人表示,关键在落实。河北省的盲人网民“自由天马”说,一个副区长曾经明确告诉他,当地经济落后、财政困难,无法执行残疾人保障法:“老百姓经常说,党中央的政策是好政策,可到了下面呢,就被这些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根本就得不到落实。党的阳光经过层层遮挡以后,落到我们身上,几乎就没有任何温暖了。”

一名最近去过贵州的志愿者告诉中文部记者,那里也有类似情况,比如,弱势群体的福利发放情况非常糟糕:“政府官员将福利削减。原本应该3个月发150元,但他们3个月只发50元。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单独的现像,基层政府的服务能力下降,接近于瘫痪。”

*情况有改善*

不过“自由天马”承认,近年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残疾人的情况确有改善,比如:盲道拓宽加长了,低保人数增加了,还实行了“挂靠”政策,就是让企事业单位保证其职工中有一定比例的残疾人。

王欣是北京一所盲人按摩院里的按摩师。他说,他一天上班12个小时,一个月能挣1000多块钱,还享受国家的低保。他说,国家为残疾人做了许多工作:“进行工作培训,还帮助安排工作,有盲校,进行钢琴调律、计算机培训。广东有个人搞了一个读屏软件,北京也有几个玩得好的,可以编程序。凭残疾证可以免费乘车,实行20多年了,您陪我也可以免费。”

王师傅的儿子在武汉上大学,毕业后还想考研究生。本来王欣身体不好,不想再干了,可是为了供孩子读研究生他必须继续工作下去。他表示,希望国家能对残疾人提供更高的福利待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