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家促努力改变中国社会不均现象


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社会的不平等日益加深。特别在青年人的教育和发展方面的机会不平等尤其明显。一些专家呼吁中国政府通过改善社会保障制度以及增加教育机会,打破目前中国社会各阶层之间的不平等局面。

*社会不同阶层明显分化*

中国青年报报导说,近30年来,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差别很大的不同阶层。报导特别提到,由高级官员、企业家、学术精英构成的上流阶层因为拥有垄断权和话语权,因此可以影响国家政策,干预经济的运行。报导指出,这个阶层担心社会流动会损害他们的既得利益,因此拼命构筑保护自身的围墙,从而使社会自下而上的流动渠道被阻塞。处于社会低层的人们要改善处境,越来越难。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社会问题学者胡星斗分析了目前中国社会出现的几个不同阶层。

他说:“一个阶层是特权的权贵阶层,另外一个阶层是某些中产阶级,再下面就是普通的劳工阶层。中国要实现社会和谐,就要使这三个阶层之间实现和谐。政府应当致力于约束特权以及束权贵的垄断,同时更多地致力于劳工阶层生活状况的改善,致力于更多地扩大中产阶层。”

胡星斗教授还指出,目前中产阶层的人数太少,很难形成一个独立的阶层,因为无论是白领还是知识分子,他们的依附性都很强。胡星斗教授认为,中国政府面临的难题之一就是改善社会各阶层的境况和互动,努力减少两头阶层,扩大中间阶层。

*社会底层得不到制度保障*

北京学者张祖桦指出,当今中国社会的不平等以及不公正也非常严重。他说:“人为的城乡二元制度造成了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村人口完全不能享受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这是一个巨大的不平等,比如如果农民进城打工,他们没有劳动保障和福利待遇,他们的工资、生病后的医疗以及子女的就学费用,甚至在城里租房用的水电费用都远远高于城市市民。”

张祖桦还说,从城市来看,目前原来国有企业的职工很多都处于失业和下岗的境地,而且很多市民住房被强制拆迁,而且得不到合理的补偿,如果他们维权,会受到打压。因此,很多市民的生活得不到制度的保障。

他说:“这么一套制度的设计,从立法、到行政,到司法,都是在为少数的既得利益集团,或者说是权贵集团服务,而占人口大多数的城市市民以及农村的农民的利益和权利却得不到保障。所以,这是中国社会不平等和不公正的一个基本状况。”

*在改善民权上政府应有更多作为*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社会问题学者胡星斗指出,虽然社会流动渠道不太畅通,但是整个社会对特权以及权贵却日益警惕。中国政府也在致力于解决并完善劳工阶层的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和住房等问题。胡星斗教授希望政府在改善民权方面能有更多的举动。

他说:“比如在教育方面,如何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如何进一步扩大职业教育,如何让贫寒子弟上得起高等教育,如何改变农村人口上得起高等教育的人数不断下降的局面等,还有如何推广农村的低保,以及如何改变整个中国大多数人口缺少医疗保险的状况。在这方面,我相信,中国政府能够做得更多,而且也正在努力,但是,只有真正改善民权,才能改善民生。所以,我希望政府在改善民权方面也会有更多的动作。”

中国青年报的报导指出,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给所有人公平上升的机会,要让底层的人看到只要努力就有机会进入上流社会。博讯网一篇署名“麦辰”的文章也指出,目前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是教育,使贫寒家庭的子女能够接受高等教育和技术教育,而且教育要免费或少缴费,同时解决低收入家庭的社会保障、住房、医疗和养老问题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