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京红丹丹帮助盲人用心感受视觉


中国残疾人在生活、就业等各方面都遇到很大困难。但是,他们也得到许多好心人的帮助。北京红丹丹教育文化交流中心就是一个专门帮助残疾人的非政府组织。

在12月3号国际残疾人日当天,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一个由两位盲人主持的节目。帮助这两位盲人青年成为主持人的就是北京红丹丹教育文化交流中心。

2003年,红丹丹和北京新闻广播签约,负责向该台提供由盲人集体参与制作的节目《心目看世界》。2004年5月17号,节目正式播出,由此在中国开创了培训盲人广播节目主持人及制作人的先河。

*拓宽盲人就业途径*

红丹丹的负责人郑晓洁说,他们做这项工作是为了拓宽盲人就业的途径。她说,已经有电台答应,只要红丹丹的学员获得广播电视总局的资质证,就可以立刻得到聘用。郑晓洁说:“今年我们向广电总局争取盲人资质证,上岗考核,然后领导同意了。但是今年我们找他们的时候太晚了,所以明年允许我们的学员参加考试。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喜讯。”

红丹丹一直与北京电台培训中心合作,迄今为止已经有近30人接受了培训,有5名学员通过了普通话一级甲等考试。

25岁的马新宇从小视力低下,10年前完全失明。令他意料不到的是,小时候就想成为电台主持人的愿望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谈起自己的节目,小马兴奋不已。

记者:你们看不见,节目怎么做?
马新宇:一般是写好了、扎好了,手里摸着说。要么就不扎,大家聊好了,通读几遍,吃透了,记在脑子里这么说。一开始,我们残疾人的节目都慢着呢。做节目那天早上我冒出一个想法来,我说:咱俩都是年轻孩子,咱得把这节目做得阳光一点。咱们本来就残疾,再不高兴一点行吗?得,我们就做了一个特高兴的节目。

中国盲人主要从事按摩、算命、钢琴调律等工作,就业路子很窄。中国政府提出要在第11个5年计划期间使残疾人的就业规模进一步扩大,就业水平进一步提高。红丹丹的行动帮助盲人把就业层次提高了一步。

*给盲人讲电影*

此外,红丹丹也关注盲人朋友的精神文化生活。他们的工作之一是,给盲人讲电影。负责讲电影的大伟说:“过去,他只是听一个故事,只是告诉他情节,没有传递画面。没有传递画面,就没有视觉。可是为什么要给他们视觉呢?(因为)他就缺视觉。”

红丹丹有一间放映室,取名叫“心目影院”。大伟说:“现场讲述,他能够置身于声音当中,就好像它发生在故事里边,所以震撼力很强。其实呢,说这画面的时候,让在他的心目里面,有一个画面。就是你闭上眼睛觉得,山坡、上面有条小路、山坡上长着绿草、山后边天上是蓝天白云、小女孩骑了一辆自行车,叮铃铃,唰过去了,从镜头前面走过去了。马上他就能想象。”

这样,中国的电影观众里又多了一个群体:盲人。自从这项工作从2005年正式启动以来,大伟已经讲了100多部影片。现在,他也录音讲电影,把录好的CD盘送到电台播出,使更多人收益。他们的工作受到盲人朋友的称赞。

*七旬盲人重“见”青春*

大伟说:“原来北大有一个70多岁的老盲人,丈夫去世了,她失明十几年,已经没有视觉记忆了。听了这个电影以后,电话就追过来了,激动得泣不成声,说:‘这个电影对我们太重要了,让我想到年轻时候,我跟我老伴搞对象的时候,在水面上划小船、花园、公园里面的草地。’她说:‘你们太好了,你们能让我有这样的感受。’”

目前,红丹丹正在筹建一个语音图书室,请志愿者推荐他们最喜欢的书籍,并请他们自己朗读,然后作成光盘给盲人听。记者前去访问的时候,一批年轻志愿者正在接受语音培训,老师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在校生高坤。

红丹丹成立于2003年。与其它非政府组织一样,她也走过一条曲折的道路。郑晓洁说,资金是个很大的问题:“尤其去年12月份的时候,我们这个机构有3个月没交房租了。我那时候真的不知道上哪儿找钱了。我3天没来中心上班。到第四天的时候,我根本就不起床,躺着看我们家的房顶。在我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的一位德国朋友说:‘郑老师,你来一趟吧。我们圣诞义卖的给你们红丹丹一部份钱。’我从床上蹭地就蹦起来了。我觉得又有活的生机了。”

*不到长城非好汉*

郑晓洁说,他们有过苦恼、困惑,也跟其他组织发生过纠纷,甚至盘算过是不是该把房子退掉、把财产卖掉分给员工,然后散伙。她说,红丹丹之所以能坚持到今天,是因为有员工和残疾人的大力支持。

河北省一位姓杨的盲人至今还为3年前的一件事对红丹丹感激不尽:“那是2004年,我还有一点残余视力。10月16号呢,他们就找一些志愿者,开车带着我们上慕田峪转了一下,上长城,大家玩了几个小时,挺愉快。中国有这么句话:‘不到长城非好汉’。我终于在最后告别光明以前做了回好汉。我从心里还是非常感谢他们。”

大伟说,残疾人朋友的鼓励,使他们不能不想方设法把工作做得更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