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元将不再是国际唯一基准货币?


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的汇率连创新低,引发人们对美元持续了数十年国际货币垄断地位的思考。专家认为,随着愈来愈多的新兴市场国家打算放松本国货币同美元的挂钩,美元停止作为国际唯一基准货币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进入高潮的2003年,美国经济学界提出了国际汇率制度方面最有影响的“布莱顿森林第二理论(BRETTON WOODS II THEORY)”。它的基本观点是,新兴工业化国家为了追求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增长,人为压低自己货币的币值。反过来,新兴工业化国家通过外贸顺差积累起来的外汇储备再以投资美元资产的形式流入美国市场,平衡了美国经常性账目,保持美元作为国际基准货币的稳定。

2006年美国的经常账赤字超过GDP的6%,但是根据“布莱顿森林第二理论”,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因为美国凭借稳定的市场和美元,始终保持外资流入名列前茅的地位。所以众多的经济学家都认为,这种依靠外国投资来平衡巨额经常账赤字的美国模式是可取的,也是可持续的。

*外资流入锐减*

但是从今年夏季开始,这种模式经历了严峻的考验。随着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出现剧烈贬值,以往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外资流入突然锐减。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的数据显示,外国资本流入减掉美国资本流出后得出的资本净流入在2005年为每月大约700亿美元,2006年稍高于前一年的水平。今年六月,外资净流入接近1千亿美元。但是进入7月份,随着美元贬值加剧,外资净流入剧减到195亿美元,8月份进一步猛降到负706亿美元,9月份回升到264亿美元。

金融时报的报导认为,如果2005和2006年美国的外资净流入构成抵销经常帐赤字的可持续性水平的话,那么今年夏季外资净流入的猛烈下降看来则标志着一个明显的结构性的变化。

*原因:美元贬值和降息*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呢?答案显然在于美元贬值以及影响美元价值的利率走向。美国信誉评级机构标准普尔首席经济师戴维.怀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美国的巨额贸易赤字使美元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外国商品大量出口到美国市场,增加的是外国货币的价值,不是美元的价值。过去美国利率高于主要贸易夥伴,从而能够吸引足够的资本流入来抵销贸易赤字。但是过去几个月以来,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利率差异大幅度缩小。一年前,美国债券的收益率还比欧洲债券高一个百分点,现在已经基本持平。”

今年入夏以来,为了防止次级房贷危机蔓延到其他领域,美联储已经两次降息,削减利率75个基点。在目前金融资产缩水,信贷紧缩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多数经济学家认为美联储应该在12月或明年1月继续降息。但是进一步降息势必增加美元进一步贬值和通胀进一步上升的压力。以油价为例,美元价值每贬一美分,汽油价格就将大约上涨一美分。所以美联储目前在是否继续降息的问题上进退两难,举棋不定。

*转向日益坚挺的欧元*

无论美联储是否继续降息,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贬值到今天这样的程度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后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布莱顿森林第二理论”失灵了。最近大量持有美元资产的中国和中东产油国都出现了以一篮子货币挂钩取代仅同美元挂钩的呼声,日本也出现了重新调整海外投资战略的迹象。美国国际金融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费尔米.格莱姆说:

“主要石油出口国,尤其是那些中东产油国当然对于美元贬值感到担忧,因为美元贬值就意味着他们拥有的大量美元资产贬值。中国面临同样的压力,它拥有大量美元,美元任何形式的贬值都会使它的美元资产缩水。所以这些国家都把目光转向日益坚挺的欧元。”

*双雄并立?区域整合?*

金融时报的文章预计,今后全球汇率体系将出现多元化的格局,一种可能是美元独霸全球金融市场的局面将让位于美元、欧元双雄并立。另一种可能是出现类似欧元那样的区域性货币体系整合,东亚地区已经出现这种呼声。

文章认为,无论形成哪一种局面,美元作为单一的国际基准货币已经时日无多了,新兴发展中国家取消同美元挂钩的货币政策将大大加速这一进程。

*改变挂钩政策可能损失美元资产*

国际金融研究所的货币问题专家格莱姆承认这种可能性,但是他认为,外汇储备大国目前取消同美元的挂钩是一个两败俱伤的下策,这些国家必须三思而行。

“持有大量美元资产的国家目前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它们改变汇率挂钩政策,就会加重美元进一步贬值的压力,可能会使它们的资产蒙受巨大损失。所以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格莱姆认为,中国等外汇储备大国可能会倾向于增加欧元资产比例,通过欧元升值赢利来抵销美元贬值的损失,逐渐调整汇率挂钩政策,避免美元无序贬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