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南方植物落户北方园丁有喜也有忧


一提起全球气候变暖,人们可能马上就会想到极地冰盖融化和海平面的上升。不过,气候变化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影响,那就是对园丁的影响。随着气温的升高,许多园艺工作者发现,他们可以在自己的花园里种植非本地的植物。

大多数花匠都知道,由于气候的关系,有些植物他们永远都无法栽种。可是,地球气候正在不断变化,也就是说,通常只有在美国南部才能生长的植物如今却能在远到纽约市的北部地区茁壮成长。

纽约植物园负责园艺副总裁托德.福莱斯特说:“这种盛开的梅花来自日本。这是一种在美国最南部广大地区生长的植物。它原产于中国,但深受日本人的喜爱。”

福莱斯特说:“我们发现,随着气候变化,冬季平均气温增高,使这种植物能在这里活下来。但是由于当地气候变化无常,所以经常会使花卉受到霜冻的伤害。”

*全球气候变暖花园*

福莱斯特漫步在The Ladies Border Garden。这是植物园用来向人们展示气候变化对各种植物带来影响的园区。福莱斯特有时把这里称为“全球气候变暖花园”,因为这里的大多数植物都是几十年前无法在这个地区生长的物种。

多少年来,气候变化一直影响着植物和园丁。不过,福莱斯特认为,直到最近几年,人们才意识到,无法预知的天气正在对他们的百草园产生影响。他说:“园丁有时不会去注意现实。他们专注于自己的园艺。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气候带来的困惑。我认为,长期以来,大家都把各种各样的变化或者异常归咎于可恶的气候变化。整个都乱了。旱季时下雨,雨季的时候反而乾旱。该暖和的时候却很寒冷。”

*各国奇花异草*

“全球气候变暖花园”显示,人们如果不用跟以往那样面对漫长的冬季,那么就能在自家的花园里种植各种各样的异国花草树木。

福莱斯特在纽约种植了几十种奇异的植物,有墨西哥桔,甚至还有喜马拉雅蒲葵。没错,在纽约市种植蒲葵树。

不过,能够种植非本地植物并非意味着就应该这样做,因为外来植物能轻而易举地侵害本地植物。马丽艾尔.安吉隆尼是植物学家和园林设计师。她的专长是打理本地植物。她正准备在一个公共园林里布置一个本地物种花园。

安吉隆尼说:“这里所有的植物都有一个标签,向人们介绍它们的情况。这样一来,大家在看到某个植物时可能会说:啊,太漂亮了,我也想要。于是按照植物的名字到苗圃去买。”

*外来植物反客为主*

安吉隆尼说,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本地植物有多么美丽。她举例说,人们常常会买一种用亚洲南蛇藤制做的花环,而这种橘红色植物是一种有害物种,会吃掉美国本土的美洲南蛇藤。她说:“这些人或许将这种花环挂在自家的大门上。一只鸟飞过来,吃下南蛇藤上的种子,然后,通过粪便将种子排泄在远景公园或者中央公园的土壤里。我的意思是,这种植物的种子可以通过这种途径传播。因此,并不是说你自己的花园是在真空世界里,鸟类和昆虫都可以传播有害植物的种子。”

这就是为什么在正常情况下,园丁要对他们在园子里种的植物非常小心。外来植物有自己的传播途径,有一套跟本地植物竞争的方式,而气候变化让他们的传播变得更加容易。

安吉隆尼说:“我担心的不是全球气候变暖,而是物种灭绝。人们总认为物种灭绝是件不得了的大事情,好似火灾、石油泄漏。但实际上,物种灭绝跟它们不一样,它是在小范围里一点一点的发生。”

安吉隆尼说,随着气候的变化,园丁会尝试着去栽培一些新植物。但是她说,他们不应该忘记本地的植物,这些植物是昆虫和动物生长的食粮。

纽约植物园副总裁福莱斯特承认,“全球气候变暖花园”既让人激动,也令人焦虑,因为他在向人们展示纽约可以种植新植物的同时,也懂得全球变暖还在吞噬一些在当地生息繁衍了数千年的植物。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