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分析:和解理念解决中国社会问题


一些中国知识分子组成的民间智囊机构和解智库呼吁用和解理念解决中国社会问题、摈弃暴力和斗争、推动社会变革。有中国方面的专家认为,这种理念具有积极意义。

总部设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和解智库发出全球华人的公开信,希望促进和推动中国社会的和解进程。

中国新闻从业人士王光泽是中国和解智库的成员,他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说,和解智库是一个论坛,为像他们这样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提供了表达社会理念的平台。

中国和解智库在公开信中说,暴力革命一度被视为是推动社会变革的不二法则,中国出现的大规模杀戮和运动的诱因,常常是一些政治观点的差异,而尘埃落定后,导致革命和杀戮的政治信仰往往很快沦为历史的“黑色笑柄”。就拿共产主义来说,已经发财致富的共产党人如今也冷静下来了,他们决不会以和他人共享自己财产,来实践共产主义理想。

*和解概念*

王光泽说,和解对共产党本身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1949年解放以来,共产党也曾搞过和解。他说:“中共在执政的历史上不断犯错误,之后也往往迫于形势和某种压力作出一些妥协,甚至作出一些改革。包括对右派的平反、对文革中打成走资派人进行平反以及后来胡耀邦不断地去平反一些冤假错案。实际上,这都是中共作出的和解姿态。”

和解智库的公开信还说,中国共产党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决策就是同阶级斗争政治观念的决裂,为中华民族走出“以暴易暴,冤冤相报”的怪圈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和解智库的王光泽说,他们对中共上述和解努力是支持和肯定的,评价是正面的。只不过,中共应该继续这样做,在平反六四和法轮功等问题上应该继续采取和解姿态。

官方的中国人权研究会主办的中国人权网的编辑赵先生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中国人权研究会去年曾开过和谐社会建设和人权研讨会,讨论了和解的问题。他说:“中国的传统理念就是强调和谐、和睦相处。和解的提法因此是可以的。在人权问题上,各个国家的情况不同,世界在人权问题上认识上并不统一,存在好多歧义和不同的看法。理论上就存在好多看法,存在不同的做法。有些问题的确需要理解,需要协商。”

*主动权在政府手里*

六四以后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封从德对中文部记者说,和解的主动权在政府手里,而民众知情权是检验政府和解诚意的重要标志。他说:“社会的和解是一个很好的理念,但是和解的主动权不在于民间,而在于政府。和解需要有一些基本条件。比如,我们需要知道真相。但是六四的真相,政府还在大量封锁、严密封锁。”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说,和解是一个很好的理念。他说,和解有一个特定含义,提出和解似乎表明,社会上存在深刻的仇恨。他说:“我认为,中国最有需要提倡去推动的是当前两岸的和解。但是,这恰恰又是最难的。以中国大陆来说,问题恐怕还不是和解的问题,中国大陆本身好像并不是形成了两大派、或者两个大集团,两大阶层为此争得四分五裂。”

何亮亮认为,中国社会的问题还不能简单地用和解就能够解决,不过就和解的“宽松”、“谅解”、“协商”等含义而言,和解又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尽管中国政府现在提倡和谐社会,但和解智库成员、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郭泉不久前被校方剥夺了教授职称,降级降薪,改任资料员。郭泉教授接受了校方的处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