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3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苏丹反政府军袭击中国经营炼油厂


苏丹反政府武装表示在与政府军的战斗中摧毁了一个中国经营的炼油厂。国际社会一直谴责与苏丹有良好关系的中国未能施加足够的影响力来帮助制止达尔富尔地区的流血冲突。

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反政府武装“正义和公平运动”星期天表示,他们在这个周末击退了政府军的两次进攻,俘虏了29名政府军士兵,缴获了32辆军车以及一些重型武器。反叛武装的一位指挥官透露,他们自己也有十几名成员伤亡。他说,战斗爆发之前,政府军曾经袭击平民并焚烧他们的村庄。

“正义和公平运动”反政府武装在因特网上张贴声明说,他们在科尔多凡袭击了一个每天出产5万桶石油的炼油设施。科尔多凡位于苏丹首都喀土穆和达尔富尔之间,苏丹的大部分油田都在这个地区。但是,苏丹政府军表示,他们还目前无法向媒体证实有关战斗的情况。

*苏丹最大原油购买国*

“正义和公平运动”曾威胁要袭击中国石油公司,直到中国停止在苏丹的石油经营。如果上述报导得到证实,这将是反政府武装第三次袭击袭击在科尔多凡的石油设施。中国是苏丹最大的原油购买国和武器供应国,同时也是苏丹最大的贸易夥伴。中国方面的数据表明,仅在苏丹西部以及贫困的达尔富尔地区,中国就有4亿多美元的投资。

国际社会一致谴责中国未能向喀土穆政府施加压力,以制止在达尔富尔地区的流血冲突。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这个地区的冲突导致至少20万人丧生,200多万人流离失所。中国政府表示,愿意为妥善解决达尔富尔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

英国诺丁翰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卢宜宜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不能过分夸大中国政府在其中能发挥的作用。卢宜宜说,虽然,中国与苏丹的关系一直比较友好,而且中国的石油公司也在苏丹开采油田,但是在帮助解决达尔富尔的流血冲突问题上,中国究竟能发挥多大作用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冲突不断 资源贫乏*

卢宜宜说:“达尔富尔的问题非常复杂,它有政府军以及各种反叛组织,还有被认为是得到政府支持的民兵组织在和反叛组织在不断地进行武装冲突。另外,周边国家也有一些介入。是不是说单凭哪一方就能停止这些武装冲突?这是很难说的。联合国秘书长去访问苏丹达尔富尔时也提出,这个地区问题的背后是一个很复杂的发展问题,而且资源很贫乏,导致抢夺资源。所以,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就能解决的。”

卢宜宜认为,国际社会一方面要派遣联合国以及非盟的维和部队到苏丹,以阻止那里的武装冲突,另外一方面也要推动有关各方进行谈判,这就需要苏丹政府军和反叛武装,联合国以及周边国家共同努力来推动。

但是,“国际危机组织”的资深分析人士安德布汉.吉奥吉斯认为,中国在苏丹问题上可以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中国和苏丹的确有特殊的关系,中国在苏丹的工业以及原油业方面有很多的投资,中国在开发苏丹的原油方面是一个主要的夥伴,中国还从苏丹进口很多原油。因此,中国可以用它与苏丹政府的良好关系发挥积极的影响力,劝说苏丹政府解决达尔富尔问题。”

*道德义务*

以色列海法大学的苏丹问题专家加布利尔.沃伯格教授指责中国未能施加其影响力来制止这个地区的流血冲突,反而为这个地区的战争提供财力,使苏丹政府可以用从出卖原油得到钱去从事战争。沃伯格教授认为,中国有道德义务警告苏丹政府停止在达尔富尔的武装冲突。

沃伯格说:“中国完全无视苏丹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中国可以警告苏丹政府,除非苏丹制止在达尔富尔地区的战斗以及种族大屠杀,中国政府就不会花钱购买它的原油。我知道这个不容易做到,但是,如果中国要遵守道德标准的话,这是它必须做的。”

另外一方面,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今年2月访问苏丹时表示,中国决定在已经给予苏丹8千万元人民币援助的基础上,再向达尔富尔地区提供价值4千万元人民币的物资援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