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年终报导:中国与苏丹的关系(2)


在昨天的节目里,我们谈到人权组织指责中国没有对苏丹政府施加足够的影响力来制止达尔富尔的暴力活动。但是也有专家指出,中国对苏丹的政策一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我们要谈谈中国对苏丹的政策发生了哪些变化,以及北京为终止达尔富尔的流血冲突是否尽了最大努力。

长期以来,中国对苏丹采取不干涉内政的政策。在联合国里,中国也是苏丹政府的主要支持者,反对联合国对苏丹实行经济制裁。但是这种情况今年出现了变化。

*北京:出人出力出物资*

4月份,中国派遣外交部部长助理翟隽前往苏丹。翟隽甚至实地考察了达尔富尔的三个难民营。翟隽向媒体表示,他在访问期间建议苏丹政府显示出一些灵活性,接受联合国的维和部队。

今年5月,中国还指派资深外交官刘贵今出任非洲事务特别代表,重点处理达尔富尔问题。自从那时以来,刘贵今三次前往达尔富尔考察难民营,并参加了在利比亚举行的有关达尔富尔问题的谈判。

刘贵今9月份在访问华盛顿时表示,中国已经动用了自己对苏丹的影响力来说服苏丹政府接受国际维和部队。中国计划派遣一支由315人组成的工程队前往达尔富尔,为维和部队架设桥梁,修筑道路。

中国驻苏丹大使李成文11月初在喀土穆表示,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7月底通过向达尔富尔派遣维和部队的决议一事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中国还为达尔富尔地区提供人道援助,部份援助物资已经抵达达尔富尔。

李成文说,中国积极投入发展和建设达尔富尔的工作,以促进达尔富尔问题的解决。比如,一个中国公司完成了达尔富尔南部的水供应项目,联合国和非盟部队将会因此而受益。中国在苏丹的公司也雇用了相当多来自达尔富尔地区的雇员,协助改善当地家庭的生活水平。

但是,人权组织说,这些举措都是表面性的,没有根本改变达尔富尔的局势。那里的暴力活动仍在升级,人道救援工作人员的安全得不到保障。

上星期,国际救援组织乐施会在苏丹的负责人麦克唐纳说,乐施会的工作人员每天都成为袭击的目标。他们遭到枪击、抢劫、殴打和绑架。他表示,安全状况是达尔富尔危机爆发以来最糟糕的。在10月份,有七名救援人员被打死。

*人权组织:装饰性举措意在公关*

由180个国际救援和人权组织组成的“拯救达尔富尔联盟”的发言人布鲁克斯-拉热对美国之音说:

“我们认为中国当然作出了一些姿态,但我们不一定认为它已经付诸行动。我们认为,其中很多举措是装饰性的,很多是一种交易,以取得公关方面的胜利。我们认为,现在有一些具体的事情中国可以做,鼓励苏丹政府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马利克:中国重利轻人权*

亚太安全研究中心的教授马利克同意这种分析。他表示,中国在达尔富尔问题上作出改变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国际形像。

“中国为了减轻国际社会的忧虑做了一些事,主要因为中国不希望明年的奥运会被称为‘种族灭绝的奥运会’。中国在一些问题上作出让步,对中国的政策做了一些技术性调整,以确保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出现反对中国的统一战线。这样一个统一战线会破坏明年的奥运不发生重大国际事件的前景。”

马利克说,这才是中国所担心的,也是驱动中国作出政策性改变的动力。他表示,中国对它的苏丹政策进行了技术性调整,但是没有作出重大改变,因为中国的经济利益重于它对人权问题的关注。

*希恩:已改立场 做事很多*

但是,前美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目前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希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已经在达尔富尔问题上改变了立场,这是一个事实。他指出,在某种程度上,中国已经动用了自己的影响力。对于人权组织和中国有关北京是否对喀土穆施加了足够大的压力的争论,希恩说,真相可能在二者所宣称的之间。

“中国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争取让(联合国维和)行动发挥作用。与此同时,做这一切所需要的时间超过了人们认为所必需的。 在苏丹干事就是这样,要取得苏丹政府的合作需要时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