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共党校官员批北京公共投入顺序


中国中共党校一位官员星期一批评北京政府严重颠倒公共投入的优先次序。这位官员说,用于基本民生的投入占GDP的比例属于世界最低之一,而豪华项目开支则高居全球首位。他认为,这些不当安排是解决中国民生问题的最大障碍。

中共党校社会学教研室主任吴忠民教授接受新华网访谈时说,他在做了大量研究之后发现,近年来,中国政府用于基本民生方面的公共投入占GPD的比例极小,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不仅无法和美国、英国和德国等发达国家相比,就连印度、巴基斯坦和印尼也比不上,与阿富汗、老挝和莫桑比克这些国家并列世界倒数第一。

吴忠民说,可是另一方面,中国不合理的公共投入“远远高居世界第一”,每年浪费掉的公共投入每年超过两万亿。

观察人士说,中国因为没有一个政府财政支出的监督制度,所以政府可以拿民众的钱来挥霍。北京大军经济观察中心主任仲大军说:“中国现在一个关键问题是,政府的开支没有一笔一笔向民众汇报的做法,政府的财政支出直到现在还是一个保密的状况,社会也没有办法来进行干预。”

吴忠民说,中国的公共投入存在三大漏洞,第一是高昂的行政成本,比如今年两会代表讨论的全国公务用车消耗高达3000亿元,每年公款吃喝3500亿元。漏洞之二是豪华型的社会建设。中国很多城市为了追求所谓的业绩,争相建造不必要的豪华公路、广场和机场等等,使得房价高涨,恶化民生问题。

*基本民生三大难*

吴忠民说,漏洞之三是豪华工程和建筑物的建设。很多地方纷纷兴建所谓豪华剧院、音乐厅和体育中心。吴忠民说,民众需要文化娱乐设施,可是并不迫切需要大规模的豪华设施,改善基本民生才是目前的关键。

观察人士指出,这些年中国政府税收过多,使得部份老百姓越来越贫穷,中国民生已经处于底线,再不改变就会导致社会动乱。北京大军经济观察中心主任仲大军说:“这说明政府的开支的确是非常多,财政收入也非常多,收入多了以后就给政府部门拨款,盖楼啊,提高各种设备、设施。相比之下,由于财政税收过多,必然造成民众的收入过低,这个大的收入分配格局今后必须要调整,不调整的话,民生已经压到一个底限生存状况。要是再不提高这种状况,再加上通货膨胀,那就会出现社会问题。”

基本民生包括义务教育、社会保障、公共卫生和住房保障。中国民众普遍抱怨基本民生三大难,也就是上学难、就业难和看病难。中国官方2004年对甘肃省抽样调查显示,由于教育因素返贫的农户,占返贫总数的50%。统计数据发现,一个本科生4年最少花费2.8万元,相当于贫困县一个农民35年的纯收入。

新华网报导,2006年,全国城镇需要安排就业总量大约是2500万人,可是就业机会还不到一半,只有1100万左右。全国卫生服务调查数据表明,49%的民众有病不去就诊,大约30%的民众应该住院,却住不起医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