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生态足迹助城市减少消耗地球资源


住在大城市里的人很容易以为自己想要做的或正在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唾手可得,方便得很。其实这些便利是有代价的。大部分美国城市都不能自给自足。这些城市需要附近人口不那么稠密的地区来提供货物、能源和处理城市的垃圾。因此一些研究人员认为,研究一个都市环境的最好办法,就是研究那些被用来支持这个城市生活的土地。一些都市规划人士则认为,降低环境代价的最好途径就是重新思考城市的设计方式。

人们可以用“活生生的动物”来形容城市。这话怎么说呢?因为城市会吃!世界各地有成千上万的卡车定期把食物送到城市。城市还能喝!城市通常是靠抽取地下水或靠河流来提供饮水。城市还能呼吸呢!为了生产能源给居民使用,城市释放数以百万吨计的二氧化碳。城市还会分泌,也就是不停地制造垃圾,这些垃圾需要运到其他地方处置。城市就像大部分有生命的东西一样,它会成长,这就需要数量巨大的建筑材料;它会腐朽,制造出成吨的废物。只有成千上万亩的土地才能供得起这头怪兽的生存!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社区和区域计划学教授威廉.瑞斯认为,真正的都市系统要比城市实际范围大上几百倍。瑞斯认识到,要了解人们如何使用资源,必须知道到底有多少土地是用来支持特定人口的生活所需。1992年他为这个新的思考方式创下了一个词汇“生态足迹(ECOLOGICAL FOOTPRINT)。

瑞斯说:“生态足迹是从土地面积的角度来衡量人类对地球的影响,这些土地制造我们使用的资源,并吸收我们产生的废物。生态足迹提供了一种衡量方式,让我们能对生态物品和服务之间的供需关系做比较。”

瑞斯教授通过研究发现,人类对资源的消耗超过了地球所能供给的程度。
他说:“ 地球上平均每个人需要2.2英亩的土地,但是现在每一个人只有1.8英亩。这就是说,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可以持续供给的基础上,而是不断在耗尽大自然资本。人类对地球的需求,也就是我们的生态足迹,比地球还要大。维持目前世界人口生活所需的方式正在使地球不断恶化。”

全球的生态足迹自1960年代以来已经增加了一倍多。这段时间里,城市人口成长了3倍。今天,世界人口的一半以上住在城市里。城市的生态足迹因此急剧扩大。

但是,现在人们还不需要完全放弃对城市的想法。瑞斯教授指导过的博士生马西斯.瓦克尔纳格帮助发展了“生态足迹”这个概念。目前他是非盈利组织“全球足迹网络”的执行主任。他认为,如果城市设计得很好,就可以在适度的资源消耗下,为人们提供高质量的生活。

他说:“我确实认为,城市能够使用相当低的生态足迹,同时又为人们提供很高的生活质量。因为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人们不需要大范围移动。如果能利用住房的边墙,比方说,两座房屋使用同一面墙,就可以减低冷气和暖气的消耗。其他很多生活方面,例如上学,也会因为各个地方集中,而使我们能更有效的利用资源。”

瑞斯教授和瓦克尔纳格一致认为,城市居民必须减少对资源的消耗。但是瓦克尔纳格的看法是,减少资源消耗的最佳办法,是借着改变建造方式来减缓城市的新陈代谢。就像实际可行的节食办法一样,城市改善必须是在不强迫人们放弃生活品质的情况下,找到减少生态足迹的办法。瓦克尔纳格指出了一些已经达到这个目标的模范城市。

他说:“特别是一个设计很好的密集型城市,例如意大利中部城市锡耶纳,那里生活质量很高,每个人需要的生态足迹要比美国类似的城市,例如休士顿少3倍。”

瓦克尔纳格认为,通过改变城市的设计和规划,就可以大大改变人类的资源消耗。

他说:“我们认为,都市设计大概会影响70%到80%的整体生态足迹。举例来说,锡耶纳居民并没有比休士顿的居民更有环保意识。但是,城市设计可以让人们的生活方式不至于那么严重的消耗资源。”

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找上像瓦克尔纳格的“全球足迹网络”等组织,请这些组织衡量都市的生态足迹,并且对如何减低资源消耗作出建议。即使提出的解决办法困难重重,但是生态足迹帮助城市意识到,城市对周遭的世界是多么的依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