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以色列会对伊朗核项目独自行动?


美国继续就核计划问题对伊朗施加压力,并呼吁联合国对伊朗采取新的制裁行动。国际社会以前支持联合国的决议是因为他们认为伊朗寻求发展核武器而不是民用核电力。不过,美国情报机构在2007年12月断定,伊朗在2003年秋天就停止了核武器计划。报告还认为伊朗并没有重新开始秘密的核武器项目。

虽然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引起了辩论,但是美国官员说,人们仍然强烈要求对伊朗实行制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克马克说:“我们谈论的不是联合国是否会实行制裁,也不是联合国能否通过决议,而是联合国安理会的新决议应当包含哪些内容。”

布什总统说,伊朗还没有向国际原子能机构交代清楚。 这令人非常担心。

布什说:“我们认为伊朗有一个秘密的军事武器计划。 伊朗必须向全世界解释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计划。伊朗也有义务向国际原子能机构解释他们为什么对国际原子能机构隐瞒这个计划。伊朗是危险的,如果他们掌握了提炼浓缩铀的技术,伊朗就会更加危险。”

美国最近发表的情报报告是否会影响到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和外交活动呢?今天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参加我们的讨论,他们是美国新闻周刊华盛顿分部的副主任丹.艾夫龙,美国TRINITY华盛顿大学的情报中心主任詹姆斯.鲁宾斯。阿拉伯伊朗研究中心的主任阿利尔扎诺利扎德将在伦敦通过电话参加我们的讨论。 谢谢各位,首先请问美国新闻周刊华盛顿分部的副主任丹.艾夫龙,你对美国的情报报告怎么看?你认为他们的发现可信吗?

艾夫龙:我认为,一个核武器项目有3个组成部份,浓缩铀、用浓缩铀制造原子弹和发射原子弹。美国的情报报告说,伊朗在2003年停止试验用浓缩铀制造原子弹。我认为,人们对这一点颇有信心。这是我的理解。我阅读了这份报告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试验用浓缩铀制造原子弹只是核武器项目的3个组成部份之一。虽然这部份暂停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整个核武计划都暂停了。这甚至可能不是整个核计划最关键的部份。

伊朗仍在提炼浓缩铀。具有重要意义的是,就在两年前,所有的情报机构还认为伊朗正在三个方面大力发展核武器。

主持人:克林顿政府的反核扩散专家、现在任职于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盖瑞.萨莫尔认为,制造核武器最难的是提炼浓缩铀,而伊朗还在提炼浓缩铀。 盖瑞.萨莫尔认为,美国的情报报告并没有把重点放在这方面,从而给人以错误的印象。詹姆斯.鲁宾斯,这么说准确吗?

鲁宾斯:没错。美国情报评估报告主要谈到伊朗核计划问题的能力和意图这两个方面,即伊朗是否企图制造核武器。这次的评估报告跟2005年报告的不同之处是,2005年的报告说,我们认为伊朗拥有核武器项目,今年他们说,我们认为伊朗没有。

主持人:说到2005年,两年前的情报评估报告说,伊朗在大力发展核武器项目,可是今年的报告说,伊朗2003年就停止了有关的活动。

鲁宾斯:虽然2005的报告说,伊朗企图发展核武器项目,2007年的报告认为伊朗不打算发展核武器项目,但是伊朗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变化。

至于伊朗是否有能力制造核武器,如果我们把2005年和今年的评估报告相比较,我们就会看到,2005年的时候报告说,如果伊朗想要制造核武器的话,他们在2010年到2015年期间就会有能力制造核武器。今年的评估报告保留了这种说法,但表示,情报部门认为伊朗不打算制造核武器。

主持人:阿利扎.诺利扎德,你的看法呢?

诺利扎德: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及其亲信看到这份报告之后,最初的反应是很高兴,认为他们这一仗打赢了,取得了一大成就。艾哈迈迪内贾德说,这是过去100年来伊朗最伟大的成就,其重要性超过了石油公司国有化。

后来有人变聪明了,开始看到字里行间的内容。他们就对艾哈迈迪内贾德说,别高兴了。美国人给了我们一份很聪明的报告。首先,报告说伊朗有一个军事计划。这是第一次。 美国人虽然总是这么说,但这是头一次写在了报告里。这是美国16个情报机构发表的一份很有价值的报告。

伊朗人于是着急了,伊朗领导层的大多数人都对报告的结果感到担心。他们在想,后果是什么?布什总统打的是什么主意呢?至于别的伊朗人,他们中有很多人感到失望,在他们看来,伊朗当局的确企图发展核武器,这些人认为美国对伊朗当局作出了让步。

不过这个星期以来,评论家和记者等人都在向伊朗人解释,告诉他们这并不是让步,相反,美国人在说伊朗人有能力发展核武器,他们随时都可能恢复其军事计划。

主持人:美国情报评估报告说,据情报机构判断,伊朗是因为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压力才放弃发展核武器的。丹.艾夫龙,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艾夫龙:我同意各位的观点。我认为,伊朗在核武器项目上并没有改变主意。我认为,美国的情报报告也不是这么说的。 我认为你抓住了报告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伊朗在2003年的某个时候受到了政治压力和国际社会的压力。

当时,美国即将对伊拉克开战,美国军队进驻伊朗东边的阿富汗已经有两年了。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这说明即使我们不能说服伊朗削减其核项目,至少我们能够劝说伊朗在某段时间内暂停发展核武器计划,压力有可能奏效,我认为这是美国情报报告的一个重要的结论。

主持人:可是即使是在这样的压力下,艾哈迈迪内贾德也一直声称不会放弃提炼浓缩铀。伊朗为什么要停止核计划的一部份,但同时又肆无忌惮地声称该计划的其他部份要照样进行下去呢?

鲁宾斯:现在不是2003年了。2003年的时候,美国劲头十足。我们出兵伊拉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伊朗跟萨达姆打了10年仗也没能打垮他。利比亚等核武器扩散国家一看这个阵势就说,我们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跟你们分享所有的信息。现在美国对利比亚和法国达成有关和平发展核能源的协议表示欢迎。

伊朗可能放弃发展核武器了,也可能没有。他们还在提炼浓缩铀,好像有一个可以武器化的项目。 伊朗也没有对国际原子能机构开诚布公,或是像利比亚那样以其他的方式表示放弃核计划。 所以我认为伊朗将来是否寻求制造核武器仍然是个问题。他们的作法好像是另有企图。

主持人:阿利扎.诺利扎德,你对美国等国家施压的效果怎么看呢?如果伊朗认为自己面对着强大的外交联盟的话,他们是否会改变呢?

诺利扎德: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补充一点, 2003年的时候,伊朗的总统是哈塔米,不是艾哈迈迪内贾德。哈塔米考虑到拒绝欧洲国家的要求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当时的伊朗领导层也很担心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驻军。

西方的压力有效,但不是很有效,因为伊朗有钱,他们想要什么就买什么。虽然他们很难进行贸易,但还是可以通过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来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我认为,如果在两三个星期之内我们听到联合国决议制裁伊朗,对伊朗国家银行实行制裁,那伊朗政府就会更进一步感到制裁的压力。

主持人:虽然美国的情报报告得出结论说,对伊朗施加压力是有效的,可是报告说,伊朗如今已经没有一个活跃的核武器计划了。对于想要继续对伊朗施加压力的努力来说,这就好像是釜底抽薪。 丹.艾夫龙,你对美国的情报报告怎么看?你认为这会如何影响到争取对伊朗采取新的制裁措施呢?

艾夫龙:我认为,在美国发表情报报告之前,就已经很难说服中国和俄罗斯同意对伊朗实行严厉制裁了。欧洲国家最近一两年改变了态度,可是现在要他们同意制裁就更难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份情报报告已经使美国无法以外交或是制裁手段对伊朗施加压力。 而且美国政府今后也无法采取军事手段了。很难想像布什总统会在自己的情报机构声称伊朗没有核武器项目的情况下对伊朗发动攻击。

主持人:詹姆斯.鲁宾斯,美国公布这份情报报告,是否希望人们相信美国不打算作出以上的选择呢?

鲁宾斯:报告不应当产生这样的效果。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隶属美国政府,对总统负责,不应当由他来制定美国政府的政策。 我希望美国公布这个报告,并不是出于这样的意图,如果是的话,那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就是越权了。

虽然产生了这样的效果,但我认为这并不是美国的意图。 我认为,在国际上,美国的报告在中东地区造成了紧张局势。 据媒体报导,以色列人对此深感不安。事实上可能会造成反弹。以色列人可能会认为现在只有靠自己了,从而更可能会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

其他阿拉伯国家甚至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宣布要考虑在本国和平发展核电力,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伊朗有了核能力,他们也要有。

主持人:法国总统萨尔科齐最近说,他担心如果以色列认为伊朗不再受到外交压力,以色列就有可能会对伊朗的核计划采取某种单边行动。法国总统还说,以色列和伊朗之间有爆发战争的危险。阿利扎.诺利扎德,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诺利扎德:我认为有这个危险。看看伊朗的局势,看看他们的革命卫队,现在他们有统一的指挥系统。伊朗当局玩弄战争把戏,企图操纵局势,还进行新的导弹试验,这都表明伊朗认为有人会对他们采取军事行动。

伊朗认为,即使美国不攻击伊朗,以色列最终也会对他们发动袭击。所以他们有两手准备,在军事上有准备,同时也向阿拉伯世界发出信息说,伊朗会遭到攻击。伊朗在海外成立秘密组织,到时候让这些人示威或是对美国的利益目标发动袭击。伊朗人认为的确有可能爆发战争。

主持人:丹.艾夫龙,以色列人对伊朗的核计划有着完全不同的结论。他们对伊朗的局势怎么看?以色列与美国的看法有分歧,是因为情报不同呢,还是对情报有着不同的分析?

艾夫龙: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但是很难回答。我认为以色列的确对伊朗,对伊朗获得核武器感到担心。艾哈迈迪内贾德的言论也让他们有理由感到担心。以色列公开表示,如果美国等国家不解决伊朗核武器的问题,以色列就要单独行动。

以色列为什么给人这样的印象呢?他们的目的是要刺激美国对伊朗采取行动呢,还是说以色列的确认为他们有这个能力?这一点很难说。

美国情报报告发表之后的局势很有意思。以色列的情报一向走在美国前头,特别是在伊朗发展核武器的时间表上。以色列人一直说,这个问题要紧迫得多,必须迅速处理。如果以色列这次掌握了我们所没有的情报,按照我们的想法他们就会把这些情报摆在桌面上说:“我们掌握了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东西”。可是以色列并没有这么作。这可能表明,美国的情报以及情报来源并不比以色列逊色。

主持人:丹.艾夫龙谈到以色列能否成功地对伊朗发动袭击的问题,詹姆斯.鲁宾斯,你对以色列的情报能力和军事能力怎么看?

鲁宾斯: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当然以色列不能冒险,以色列面积很小,很容易被核袭击打垮,所以他们不能让伊朗发展核武器。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以色列今年早些时候炸毁了叙利亚的核研究设施。 国际社会对此并没有表示抗议。

以色列知道,如果他们对伊朗采取行动,也不会有人反对,可能有人在形式上表示,但不会真的反对。至于以色列能否成功地对伊朗采取行动,那就另当别论了。

据报导,伊朗的核项目都隐藏在加固的地下设施里,分散于全国各地。这些目标比叙利亚目标的射程更远,以色列必须加强攻击能力,才能摧毁这些较远的目标。这对以色列来说很难,但是我可以假设他们知道这样作很难,但是他们打算这么作,不管美国是否合作。

主持人:我们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阿利扎.诺利扎德,你认为有关伊朗核武器的辩论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进展呢?

诺利扎德: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制裁。不过制裁是否有效还有待观望。 我认为,伊朗政权企图制造核武器,他们并没有停止。他们可能把这些设备转移到地下或是某个地点了。美国的情报报告并没有说服我,让我相信伊朗已经停止了发展核武器的项目,或是已经停止试制同核项目有关的材料。

主持人:丹.艾夫龙,你认为辩论会有什么结果?

艾夫龙: 我认为伊朗的意图还在。以色列、美国等国家对于伊朗这样的国家拥有核武器感到担心,对他们来说,伊朗仍旧是个问题。我认为国际社会终归无法对伊朗实行有效的制裁。在某种形式上,2008年可能是伊朗年,伊朗明年会时来运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