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年终报道:美中关系发展(1)


2007年即将结束,虽然美国的外交重头戏仍在中东背景下轰轰烈烈地上演,但是亚洲正在崛起的中国正越来越多地吸引世界的目光。中国会不会像一些民意测验结果所表现的那样,在很多全球性事务上挑战美国的地位?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究竟如何界定?中国和美国在2007年所发生的一系列摩擦,从产品安全到“小鹰号”事件等,会给未来中美关系的演变引起怎样的冲撞?美国大选年会给中美关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如何用一个词来界定美中关系,对美中双方的专家来说,都是一个煞费苦心的难题。美方曾经提出了一个“利益攸关者”的概念来定位美中关系,英文是(stakeholder)。美方用这个词取代了克林顿执政时期的“战略伙伴关系”的说法。

stakeholder是一个在美国财政金融领域里常用的单词,但在中文里没有相对应的确切翻译。这个词意味着各方享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平等的利益和责任。在美方看来,这个词比较清晰地给美中关系定了性。美方希望中国成为一个维护现行国际体系,并享受这一体系利益的负责任的重要一员。

回顾2007年度的美中关系,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今年对美方的“利益攸关者”提出了补充。2007年9月6日,胡锦涛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参加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胡锦涛在会见布什的时候提出了中美既是“利益攸关者”又是“建设性合作者”的概念。

中国学者对胡锦涛的定义给予重要的评价。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认为,美方的表述强调两国有着共同的战略利益,而胡锦涛的补充则更强调合作。

此外,中国在美中关系方面的提法值得注意的还有胡锦涛发表的对美关系5点意见。2007年6月8日,胡锦涛分别从战略、台湾、经贸、能源环境,以及国际问题等5个领域发表了处理对美关系的5点意见,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提法有“继续培育战略互信,客观公正地看待对方的发展,正确理解对方的战略意图,继续加强交流对话,增进信任”。在台湾问题上,强调“共同维护台海和平稳定和中美共同战略利益之间的关系“。在经贸问题上,提出“通过平等对话和协商妥善处理经贸摩擦,避免经贸问题政治化,推动中美经贸关系健康发展”。另外胡锦涛还提出在“环境保护、气候变化,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加强和美国的沟通与合作”。

近年来,中国威胁论在国际舆论中一直没有停息。胡锦涛在17大政治报告中的第11部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强调和平发展,特别是报告中有关 “中国决不做损人利己、以邻为壑的事情”这句话,中国学者认为很明显是对“中国威胁论”的回应。

一些中国专家认为,从政治报告中做出这个表态可以看出,消除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和邻国对正在崛起的中国的疑虑,是中国外交的一个长期任务。

然而,2007年下半年,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出现一连串不调和的音符,特别是“小鹰号”事件,中国政府出尔反尔,先同意“小鹰号”停靠香港,然后在美国舰队已经抵达香港港口的时候,在最后一分钟拒绝舰队停靠。当美国舰队打道回府的路上,再传中国外交部允许美国舰队进入香港。这一事件,被美国华盛顿的报纸称为“打了美国一记外交耳光”。

当美国总统布什向中国外长询问此事的时候,杨洁篪解释说是误会。 中国外长话音刚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公开否定中国外长的讲话。很多专家对中国外交部究竟谁说了算感到困惑,并且认为中国外交政策正在发生重大转型。17大之后,胡锦涛的外交政策受到军队的牵制。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麦克.斯瓦恩教授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现在很大部分取决于中国军方高级将领和胡锦涛之间的互动。

他说:“在胡锦涛的17大政治报告中,有关外交的部分着墨不多,谈到了中国继续寻求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16大的报告中,胡锦涛提到了中国主张促进建立多极世界,而17大中,则没有强调。17大作出的中央军委人事安排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中国军方高级官员和胡锦涛的关系。胡锦涛是中央军事小组的组长,是中央对外关系小组的组长,是对台工作小组的组长。这3个小组都有军方的代表。胡锦涛担任了中央军委的主席,但是没有任命一位民职官员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这种架构导致中国高级军事领导人和胡锦涛个人之间的互动加强。”

一些海外媒体分析说, 中国军方对中国外交关系的影响,表现在17大后中国的外交政策开始转型。一些媒体分析说,“小鹰号”事件反应出胡锦涛拍板决定对美国采取强硬政策。亚洲时报分析说,“在美方没完没了利用台独、疆独、藏独问题刺激中方之后,胡锦涛决定强硬回击。体现胡锦涛‘软硬并举,夺得外交话语权’的转型外交”。

邓小平的外交政策是韬光养晦,埋头抓经济,在国际上不出头。连年高速发展的经济为中国积聚了庞大的外汇储备,实行了多年“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也在17大之后开始转型。据媒体透露,现在中国的外交政策是“韬光养晦”和“有所不为”二者并行不悖,该对美国说不的时候要敢于说不。

不过,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学者黄靖认为,中国目前并不具备在全球挑战美国地位的能力。

黄靖说:“中国目前无法向美国挑战的原因,并非因为美国军事力量的强大,而是因为美国的军事力量是整个地区安全系统的支柱。”

黄靖教授认为,中国今天的发展离不开世界。这里有一个二律背反:一方面,中国必须保护自己的重要利益,但与此同时,中国也不能完全推翻现存的国际安全体系。而这个安全体系是以美国为主导的,中国需要融入这个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安全体系之中。

黄靖教授预言说,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的和平崛起仍然需要一个和平和稳定的国际环境。从这个基本点出发,中美关系不会发生戏剧性恶化的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