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复旦大学处理三起学术腐败抄袭案


中国官方媒体报导,上海复旦大学发布校内通告,宣布严肃处理3起教材抄袭、论文抄袭的事件。在有人表示应当为复旦大学的这种做法拍手叫好的同时,中国也有评论人士指出,中国的学术腐败已经制度化,是政治制度腐败的反映。

1970年代末以来,随着中共抛弃“读书越多越反动、越愚蠢”的口号,强调要实现现代化,要培养有文化的建设社会主义的人才,学术和学位在中国重新受到了重视。同时,中国国内外的许多批评抱怨说,学术和学位近年来受到的重视近乎邪乎,甚至达到走火入魔的地步;学术造假、论文抄袭在中国教育界、科研界已经达到见怪不怪的地步;在名誉、地位、金钱的利诱之下,甚至连许多鼎鼎大名的学者也不能免俗。

在这种情况下,复旦大学在12月14日发布校内通告,宣布依据举报,处理3起教材抄袭、论文抄袭的事件,在中国成为一种罕见的壮举。

复旦大学教授沈丁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全世界应当为复旦大学的这种做法拍手叫好。他说:“复旦有勇气处理它发现的事情,全世界应当给复旦鼓掌。就这么简单。不要多讲任何一句别的话。”沈丁力认为,复旦大学处理学术舞弊事件就是复旦大学处理学术舞弊事件,这是一种值得赞扬的做法,除此之外,人们不应当再进行任何其他的联想或联系。

*分析:官场腐败孪生兄弟*

但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许多人显然不同意这种看法,而是认为包括复旦大学在内的中国著名和不着名的学术、科研机构十分盛行的弄虚作假,是跟中国官场的腐败是同卵双生的孪生兄弟。

中国山东大学退休物理学教授孙文光说,中国学术、科研界屡禁不止、愈演愈烈的弄虚作假的学术腐败,跟中国的学术界缺乏独立有直接的关系,而中国的学术界不能获得独立,有跟贪污腐败的中共控制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中共党委控制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人员的学术成果、学术能力的评定。

他说:“比如说,现在要提教授,要提博士生导师,或者要提学部委员,都要中共党委来批准。这里就有了很大的问题,因为党委里面很多的业务的外行。”

孙文广教授说,在这种学术不能独立、学术能力和成就的评鉴由非学术的中共党委控制的情况下,中国形形色色的学术腐败也就自然而然地应运而生。

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党政官员由单位出资、秘书听课、代写论文、代为考试、通过党委控制下的论文答辩,获得硕士、博士学位。至于学校党委官员、处长之类的党政干部靠山吃山,给自己弄上教授头衔的事情已经太家常便饭。

孙文广教授说,学术由党委一手控制,把学术评鉴当成是奖励同党、惩罚异议的手段,中国当局的这种把压制,甚至消灭学术独立、把学术政治化、官僚化的做法比当年的苏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苏联当局始终并没有因为政治原因而剥夺巴甫洛夫、萨哈罗夫等著名学者的苏联科学院院士的资格,但是中国却因为政治原因剥夺了萨哈罗夫的同事、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学者方励之的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的资格。中国当局这种完全无视学术尊严、学术独立的做法,使中国的学术蒙羞。

孙文广说:“把学术当作政治工具来使用。这种工具主义或实用主义在中国也是危害很大的,而且也是学术造假的一个方面。”

批评者指出,中共当局至今表示要“坚持马列主义的指导思想,确保教学活动和学术研究的正确导向”,从而为政治干预学术、统治学术、为政治骗子混充学术高手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