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1949之后:高岗遗孀喊冤


高岗自杀已经五十多年。“高饶事件”是中共党内斗争中屈指可数的尚未翻案的事件之一。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至今仍然在为高岗鸣冤叫屈。

李力群今年87岁。她1937年10月到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1938年加入中共,在陕甘宁边区中央局秘书处工作。当时高岗是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书记。他显然看中了李力群。

李力群说:“高岗要带我去上杨家岭去看毛主席,我就跟他去了。毛主席请我吃饭,问我谁介绍来延安的,是哪里的人,多大岁数了。我都跟他说了。然后他就说,高岗是陕北人民的领袖,和刘志丹创造(建)了陕甘宁边区,使我们中央长征过来有个落脚点。你和他好好相处,跟他一块生活,是很幸福的,向他学习。

“我当时也莫名其妙。怎么我和他能相处?和他干什么?过了几天,王明、王若飞、柯庆施,习仲勋也在。(19)40年跟高岗结婚。我那时才18、9岁。”

*高岗林彪之谊*

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高岗被毛泽东派往东北。

李力群说:“毛主席又说他有建设根据地的经验,就派他到东北去,要把东北建设成背面靠着苏联、蒙古和朝鲜(的根据地)。有了东北根据地,我们就全国胜利。”

在东北,高岗和当时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林彪配合默契。

李力群说:“过去林彪也说过,东北解放战争,我没有高岗的配合,没有高岗和我一块补充部队,部队到了100多万,我打不了胜仗。我能说高岗坏吗?我不能。我林彪还是有良心的。

“林彪从杭州回来当副主席。他找我,要叶群去接我到他家里,问我几个孩子的情况。他说高岗是冤枉的。他说陈云去叫他揭发高岗,他当时就说,我不能昧着良心说高岗不好。在东北对刘少奇有意见,你陈云也有一份,我林彪也有一份。对刘少奇有意见是毛主席。反刘少奇不是他一个人,就是他出头说了就是了。”

*毛想让高当总理?*

李力群说,毛泽东提出让高岗当总理(部长会议主席)。

李力群说:“是毛主席跟高岗谈话。主席说,高岗,你来做总理好吗?高岗说,我不行,还是林彪行。是毛主席跟高岗说,林彪在经济上不行。他会打仗。过去,蒋介石也怕他三分;斯大林对他很欣赏。”

*高岗彭德怀之谊*

高岗在东北期间正值朝鲜战争。高岗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配合得也非常好,与彭德怀个人关系密切。高岗自杀以后,李力群带着四个孩子被赶出原来的住处。

李力群说:“就把我住的地方换了,叫我从新街口搬到宣武区了。当时我家里连暖气都没有,没有炉子,孩子,三个大的在学校住宿,小的跟着我。我冻的......彭老总偷偷地叫警卫员去看我,问我有什么困难。警卫员都不敢说他是彭老总派去的,就是说有一个老头子,在沈阳跟你家里吃过饭。我就说,是彭老总,那警卫员摆手叫我不要说彭老总。”

*被陈云“出卖”*

高岗在东北期间还同陈云发展了密切的个人友谊。

李力群说:“陈云根本不能出去,就在家里想想、说说。到前方,到农村不都是靠高岗嘛。陈云过去还说,哎,老高啊,你很体贴我身体不行。你在下边跑。咱跟陈云的关系应该很密切。尤其高岗到北京,陈云要打听高岗,说毛主席老找你谈话,跟你说。高岗不是把陈云当成圣人了嘛,结果就被出卖了嘛。

“所以毛主席跟高岗说,陈云这个人是不可靠的,形势好了他就出来;形势不好他就有病了。到后来,(19)54年,陈云一下变了。所以高岗说:‘我看错了你陈云了!’”

*彭真逼问高岗和彭林陈的关系*

高岗在东北期间还曾经与彭真共事,但是显然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太好。高岗死后,李力群曾经先后几次被关押审查。

李力群说:“59年发生彭德怀的庐山会议,整彭德怀嘛。这时候公安部就派了人到我家,把我关着,不准我出去,软禁。后来,彭真、安子文、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把我夜里带到彭真家里审问我。关了我4个月,问我究竟彭德怀和高岗在沈阳怎么阴谋反党活动。

“我说,人家是抗美援朝,当时高岗和彭德怀,还有金日成在那里谈抗美援朝,门外站两道岗,我们怎么能知道?他们能搞什么阴谋?他们就是抗美援朝商量嘛,哪里是搞什么阴谋啊?

“彭真又问高岗和林彪、陈云的关系。哎呀,我说,你们都是东北局的委员,你们都住在一条街,陈云和你和高岗住对面,他们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和林彪就是,高岗在补充部队,搞土改,打土匪,和东北局的一些工作,他要和林彪汇报,和林彪商量嘛。叫我回去按照提纲写,我说我写不出来。

*习仲勋和高岗的关系受追查*

“结果后来习仲勋因为李建彤‘反党小说’的问题(挨整),又把我关起来了,问我习仲勋和高岗的关系,和彭德怀的关系。我说,习仲勋和高岗是老战友嘛。陕北人,一块受过‘肃反’嘛。这个谁都知道嘛。习仲勋是高岗的部下嘛,后来做过地委书记嘛。

“说习仲勋写刘志丹反党小说是为高岗翻案的。我说,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看过这个《刘志丹》反党小说。后来就文化大革命,关了我以后放出来,就不准我再回劳动部工作了,叫我还是回教育部。这个曲折,我也不知道,一会儿把我踢到这里,一会儿把我......我要不是为我几个孩子,我早都不想活了。”

*高岗否认反周*

李力群表示,高岗一直说他没有反对周恩来。

李力群说:“毛主席对周总理不满意,高岗就说,主席呀,总理已经很不错了,能把国务院工作应付了,尤其外交部。后来不是又给他安上说反毛、反刘、反周。后来高岗说,他妈我真冤枉,我哪里反周啊?我他妈在毛主席跟前说了许多好话,为了周。

“后来秘书在跟他(周恩来)汇报时讲的时候,把高岗关起来以后,高岗死也不承认,说你给传达说,反你了,反周了。周恩来说,哎呀,我也不知道。是毛主席说他反我的,他们说他反我的。

“可是周恩来对高岗,那的确还是好,在高岗死后对我们,对我几个孩子管了,这点我感激。但是我知道,高岗跟我说,跟秘书说,说我怎么能反(周)嘛。我就是对刘少奇有意见。我对刘少奇的意见是工作上的意见嘛。我怎么能反总理呀?我没有嘛。

“他没有反总理,所以他死以前,还给总理写了封信,说你们看在我一辈子是为革命奋斗的,为共产党事业,为全国胜利方面。我是冤枉的。我希望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几个孩子。”

*毛周照顾*

高岗死后,周恩来似乎对李力群有所关照。

李力群说:“总理就不让我去教育部了,叫我生完孩子到劳动部。为什么到劳动部工作?因为劳动部长是马文瑞,是西北人,是高岗的部下。总理认为他能照顾我。实际上他敢照顾我吗?”

劳动部部长马文瑞不仅没有关照李力群,而且为了显示和她划清界限,把李力群的行政级别从11级降为13级。文革开始以后,周恩来对李力群有过特别交待。

李力群说:“周恩来让专案组跟我说,关于高饶事件,彭德怀、陈云的事情,千万不要说,就说你以前不知道。当时我挨打挨斗,我就按照总理跟我说的,一切就说不知道。”

1969年,周恩来亲自指示将李力群下放到教育部“五.七干校”。中国独立记者高瑜2007年底采访过李力群。高瑜说:

“后来她到干校去了。她的几个大孩子已经都‘插队’(注:指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去了。就有一个小儿子。小儿子是高岗死了以后她才生出来的嘛。她说,我能不能带这个小儿子去,结果不让她带。而且是让国管局的一个局长,叫朱奎的,当年是刘志丹部队的人,周恩来特别让这样一个人告诉她,说你到干校去吧。给她送到干校了。

“到了干校两年,那个干校生活非常苦啊,劳动啊,下水啊,而且她又是高岗的老婆,在干校也遭批斗啊,斗争啊。”

还是毛泽东最关心自己亲信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说:“高岗死以后,应该说毛主席对我和几个孩子很照顾了。”

2007年底采访过李力群的中国独立记者高瑜说:“当年高岗死了以后,毛主席还规定一个孩子要给40元的生活费。40元的生活费比一般干部都高呀。给一个炊事员、一个司机、一个四合院。”

*1971年获优待*

1971年,毛泽东指示将李力群从“五.七干校”接回北京,予以工作和生活照顾。

高瑜:“71年,中央办公厅来两个人,要接他回北京。当时军代表和造反派不让回,说这是高岗的老婆,就得在干校,不让回去。她也不敢跟人家回去。过了一个月以后,中南海警卫团又派了三个人来了。这两次要接她回去都是毛泽东指示的,周恩来给办的。

“接回北京以后,她提出来要到图书馆去工作,说这样我可以少接触人。结果毛主席说不行,说你们在东北、西北都是有影响的人,而且你在东北还办过学校,回教育部。

“这个时候呢,周恩来找她谈话,问你几个孩子在哪儿。她说我的孩子都‘插队’了。她说,把孩子的生活费也停了。李力群说,我的外交部的同学曾每月给过我们50块钱。两个外交部的同学,就是当大使的,工资多一点,就给50块钱,照顾了两个孩子。

“周恩来就跟她说,我把几个孩子马上给你接回来,给你补发几个孩子的生活费。谁支援过你,你借过谁的钱,你该还谁就还谁。每个孩子按当年的40块钱补助。后来说给他们家补了一万多块钱。当年一万多块钱当然很多了。

“后来由国务院给她看了房子。看了好多处房子,包括当年邵力子的房子,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房子。那都是当年还是政治局,党中央副主席那类人住的院吧,都是很大的。就是还是按高岗当年的级别。

“李力群都不敢去住,说那么大的院子,我怎么敢去住啊。结果后来就是找到现在这个房子。当年是外交部副部长吴学谦住过的房子。她到这儿以后就改名叫李力,把‘群’字给舍了。到现在户口本上还是‘李力’。就一直住到现在,最近不又要拆迁嘛,她说她要当‘钉子户’。”

李力群谈到1971年回到北京之后受到的关照说:“后来把我从干校接回来,71年接回来,总理找我谈话,把我几个孩子都接回来,安排工作,恢复我的级别,恢复我的职务,我在教育部当司长,学生司。任命我为第四届人大代表,第五届政协委员。”

*毛泽东有悔 斥责周*

那么李力群对毛泽东怎么看呢?

记者:“您认为毛主席是好人吗?”

李力群说:“我不是那样(看)。他也看见刘邓的势力大,他们团结刘邓周陈,他(毛)也害怕。可是后来,他(毛)又后悔。我得说明白,他对高岗还是很亲密的,他也不是想把高岗整死。从他的一些言论,从他后来,从他高岗死了以后,他跟周恩来发脾气,说你把高岗整死了,把问题复杂化了,扩大化了。

“在北戴河,他从杭州回来,跟周恩来发脾气。从后来他在政治局在十三陵开会时说,有人想把高岗整死,灭他的口。从他后来在庐山会议,他说,对高岗的问题,我迟了一步,我要习仲勋(跟高岗)谈话,结果我迟了一步,结果他死了。过去叶子龙(注:毛泽东秘书)也说嘛,高岗死了以后,毛主席是一个多月显得心里沉重。”

*保高指示未传到*

李力群在1971年从周恩来那里得知毛泽东曾经想保护高岗的情况。

李力群说:“这是总理跟我说的,(主席)叫习仲勋去跟高岗讲,保留他的中央委员,要他回西北当省长,开发西北嘛。这是总理把我从教育部干校接回来,找我谈话。他问我,习仲勋去讲了没有?我说,没有,因为刘邓把高岗软禁起来就不准西北人去了。谁也进不了了。不准见。我说,我还是有自由的。我知道,(习仲勋)没有去。”

*奉毛之命 查刘少奇*

记者:“您认为高岗自杀,毛泽东有没有责任?”

李力群说:“我觉得毛主席有责任。很多事情高岗干的,反对刘少奇,查刘少奇1929年的敌伪档案,叛变自首,都是毛主席叫他去做的,而且对刘少奇的意见是毛主席开始跟他讲了许多事情。他们刘邓对他不满意,没有的事情也说。你比如说财经会议高岗的发言是毛主席修改的。高岗开始没有在财经会议上发言(的计划)。”

李力群谈到当年具体负责查刘少奇被捕情况的前中共东北局副书记张秀山。李力群说:“罗瑞卿在东北怎么整他,说他‘你恶毒地去查敌伪档案’。张秀山说,是毛主席让我查的。我查了敌伪档案,刘少奇叛变自首,我交给毛主席了。毛主席还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好同志,你为了党的纯洁性。我们共产党不是‘混合团’。”

张秀山后来被确定为高岗的“五虎上将”之首,被中共整治了二十四年。

*先秉承毛意 后被毛抛弃*

李力群说:“东北高岗案抓了‘五虎上将’,根本没有事实。人家‘五虎上将’说,我们不是为高某人工作,我们是为党工作的。所以过去郭峰(注:中共东北局组织部长)跟我说,高岗和张秀山是傻,到底是陕北土包子出来的,傻。人家叫你去查敌伪档案,你就去查。

“所以我给中央写信也是说,毛主席有责任。高岗那些东西,对刘少奇的意见,一方面是工作的事,另外嘛,也是毛主席跟他讲的。你比如说,毛主席跟高岗讲,说刘少奇‘七大’当了二把手以后就拉派,重用地下党的人,如彭真、薄一波、安子文了等等。另外,说六十一个(人)是刘少奇让张闻天写的信,叫叛变自首出来。以后就讲刘少奇到北京去,找了多少老婆,找了资本家的女儿了,在天津讲话了,说资本家剥削越多越好了,都是毛主席提出来的嘛,大家都觉得刘少奇......

“我的信上,我说,高岗认为刘少奇不适合当毛泽东的助手,那也有好多人同意高岗在中央会议上讲。就是因为毛泽东对高岗信任,什么话都跟他说。

“但是后来毛主席却离开那里,而且就听邓小平、刘少奇的汇报,结果就追问,你这些反刘少奇的言论是哪儿来的?毛主席跟你说了什么?高岗死也不说,他要去见毛主席,结果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不准他见,不准他去杭州,他当然心里就不满意,他说,高岗就跟我说,他说,我上当了,他妈这些人都准备好了,一致对我的,实际上是对着毛主席的。我死,我生命可以不要,我要保住毛的威信。”

*毛拒见高岗 落井下石*

李力群和高岗显然都不知道,不让高岗去杭州见毛泽东的并不是刘邓周,而是毛泽东本人。高岗在1954年1月19日写信给毛泽东,要求到杭州去见毛。刘邓随即将信转交给毛。毛泽东在1月22日写信给刘少奇说:“高岗同志不宜来此,他所要商量的问题,请你和恩来同志或再加上小平同志和他商量就可以了。”

在2001年9月发表的《杨尚昆日记》记录了1954年1月28日毛泽东同杨尚昆谈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处理高岗问题的方法。从杨尚昆记录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当时要“极力避免”、“力求避免”自己从杭州返回北京参加会议。毛泽东当时是想避免和高岗见面,避免给高岗直接对质的机会。

另外,毛泽东对高岗还不乏落井下石的举动。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中有一段话说:“高岗的这种黑暗面的发展,使他一步一步地变成为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实际代理人。同时也就是资产阶级在过渡时期企图分裂、破坏和腐化我们党的一种反映。”这段话是毛泽东亲笔加上的。

*高岗:都是莫须有的事*

高岗不堪巨大的精神压力,自杀身亡。李力群谈到高岗自杀的原因。李力群说:

“高岗这个人个性很强,但是座谈会上不准他讲话。安他那些罪名根本不是事实。像陈云讲的,‘你一个,我一个’,是毛主席说将来他到二线,是不是中央可以轮流值班。高岗回来就跟陈云商量,陈云问,可以你一个,我一个,林彪也可以算一个,陈云表示支持这个轮流,支持‘你一个,我一个’。结果,座谈会上不准高岗讲话,四中全会以后,只准他们揭发。陈云就起来说,‘你一个,我一个’是你说的。高岗说,你怎么能......你没有脸面,是你说的,怎么能说是我说的?

“四中全会根本不准他说话。他说,他妈的,我们共产党实事求是,现在没有真实性了,怎么能够这样对我?他个性很强的,他受不了这个,回来情绪很坏,说怎么你座谈会一直对着我,都是莫须有的事。但是,有些事情对刘少奇有意见,也不是我一个人。他就觉得共产党揭发的事情就没有真实性了,哪里是实事求是?都是莫须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

*胡耀邦有意平反 邓小平力阻翻案*

文革以后,胡耀邦要为高岗平反。中国独立记者高瑜说:

“李力群找过胡耀邦,讲高岗的冤案。胡耀邦让中组部成立一个高岗平反小组。而且胡耀邦当时到东北、西北去,遇到很多老干部,当年都被打成反毛、反党,因为高岗都受过牵连吧。文革以后都平反了嘛。他们在讲自个的问题的时候说,高岗在东北、西北都是党的有功之臣,这个谁也抹煞不了的,提出为高岗平反。

“胡耀邦到西安去,见了很多老同志。老同志也是提出来为高岗翻案。胡耀邦当时就做了这样的评价说,他是自由主义,不是反党路线的问题。说毛主席当年向全国发电报,让全国向高岗学习。给他戴的(反党)帽子不合适。

“但是从西安回来以后,邓小平找到胡耀邦,批评他,说‘你糊涂’,你怎么到西北胡说啊?你怎么说他不是反毛主席,不是反党啊?胡耀邦说他反刘少奇是真的,也不能说就是错的。都是政治局委员,还有什么不能提不同的意见呢?但是呢,邓小平就把这个事阻止下来了,胡耀邦也没办法。”

*李力群批邓:六四对吗?*

李力群对胡耀邦很感激,对当年向毛泽东告密的邓小平极为反感。

李力群说:“胡耀邦说,高岗不是反党,他是毛主席过去让大家向他学习的,表扬他为革命,为西北、东北建设是有功之臣,要我们全国人民向他学习的。可是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人家不能让你说,不能让你公开嘛。胡耀邦为什么倒下了?至少其中有要为高岗平反(的因素)。”

李力群说:“邓小平认为高岗不能平反,而且81年大家讨论历史决议的问题,邓小平说,处理高岗还是对的嘛,虽然他不是路线斗争,也不是什么野心家,也没有什么路线问题,但是对高岗的处理还是正确的。邓小平到处讲嘛。大会小会总是要提出高岗的处理还是对的。你‘处理正确’就是怕暴露你这个暴君!你比毛泽东还暴!没民主!我还怕什么?你再把我抓起来,再关起来吗?”

李力群说:“实际我说,邓小平比那毛泽东还霸道。你说,把赵紫阳关了17年,现在谁也不能说‘六四’。你‘六四’对吗?你派了军队打老百姓,打学生,历史上没有的。那现在谁敢说呀?还要说‘六四’是对的。所以现在能把这个案子翻过来?”

*复查结论*

文革以后的几十年里,屡遭挫折的李力群仍然在不断向中共领导层写信,为高岗喊冤。

李力群说:“我现在也可以说思想解放,我跟你说,但是我也给中央写了(信)。我不知道写了多少信。我现在倒不是因为现在吹捧刘少奇、邓小平、陈云等人。我把他们怎么搞的阴谋,怎么搞的手段,我都写出来给中央。我也不怕它再把我整死。”

还是在江泽民担任中共总书记的2001年,中共中央就对高岗案进行了复查。2004年6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赵洪祝等人到李力群家里向她宣布了复查结论。

李力群说:“胡锦涛上任以后对高岗的问题很重视。赵洪祝2004年6月来跟我谈话,说中央领导同志胡锦涛、尉建行、曾庆红叫组织人力,经过三年的调查,看了500份档案,对于高岗同志在西北、东北创建根据地和抗美援朝对国家、对党做了许多的贡献。但是,1955年党代会通过的决议现在还不宜纠正。假使是现在,就不会那样处理他了。”

*志在平反 上书不已*

面对中共中央不为高岗案平反的复查结论,李力群不服。她最近又向中共中央写信,要求平反高岗案。

李力群说:“我现在又写了信,我就问,究竟为什么那个文化大革命大小错案都能平反,叛徒集团也能平反,甚至54年胡风反党集团都能平反,就是54年的高岗不能,这究竟是为什么?

“高岗不是就是对刘少奇有意见嘛。就是这些意见,可以经过党中央查的,没有什么错误啊。我现在87岁了,我也经过延安的整风,我也在东北经过了高岗的艰辛,也经过胜利的心情。但是高岗这个问题53年了,你们不能平反,我不理解。”

李力群说:“我多活几年,我要把高岗的问题弄清楚,我非得要把它弄清楚。”

(本文的网络版是完整版,而广播稿限于时间有不少删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