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官方媒体仍坚持新闻检查控制


中国虽然已经经历了20多年的经济改革和社会开放,但是当局对媒体的控制始终没有放松。西方媒体最近的报导指出,中国官方的媒体目前仍然把对新闻的检查和控制作为核心观念。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加强对境内外新闻媒体和记者的监管。

*新闻服务于一党私利*

中国官方一贯强调新闻的党性原则。执政党共产党意识形态专家和宣传部门说,所谓党性是指新闻媒体必须自觉服从中共的利益,什么新闻应当报导、应当封锁、应当报导到什么程度、封锁到什么程度,要依据中共的利益。

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多年来充当中共的喉舌、宣传工具,以政治宣传为第一优先,缺少新闻,空洞乏味,丧失乐起码的公信力,连中共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一度直言不讳地表示对官方报纸不感兴趣。

在中国有一种流行说法,就是撕破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除了报头上的日期是真,其余内容全是假的。

*强调党性能让公众喜闻乐见?*

因此,如何改革官方媒体,使官方媒体为中国公众所喜闻乐见而不是怀疑甚至鄙视,就成为中国官方多年来一直谋求解决的问题。

2007年年初,中国的清华大学成立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与新闻教育改革研究中心,明确提出以改革新闻教育从而改革中国新闻为己任。

该研究中心主任、原人民日报总编辑、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敬宜表示对学生进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要对学生强调新闻的党性,导向、喉舌作用。

中国网络作家、评论家田奇庄表示,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在民众当中信誉地,中国的新闻媒体需要改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负责培养新一代记者的中国官方学者却提出这样的新闻改革观、新闻教育观,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他们的一些话,是违背起码的社会常识的,违背人们对世界的起码认知。”

*记者热衷报扫黄 回避高官包二奶*

田奇庄说,在中国,官方严密控制新闻媒体,强调新闻媒体必须是中共的喉舌和工具,加上中国官场无处不在的腐败蔓延到新闻界,使中国很多人把记者视为洪水猛兽或窃贼一样的灾害,“防火、防盗、防记者”的说法不胫而走:“新闻记者自己就有一条顺口溜:‘我们是党的一条狗,叫我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就几口。’他们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我们就说一个很普遍的现象。现在很多小报的记者热衷于报导、披露扫黄事件,非常热衷于报导暗娼、黄色网站之类的消息,没事就去抓这样的新闻。但是在那些高档的酒楼,有多少高官在那里包着二奶。谁敢去查?”

有观察人士指出,在当今中国,有一些从事新闻和新闻教育的知识分子显然表现得比中共和政府领导人还要左。在这些知识分子高唱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的时候,中国总理温家宝则直言不讳地表示:“从事新闻事业,我以为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而责任心之来源在于对国家和人民深切的了解和深深的热爱。”

*记者无国界:中国没履行承诺*

在另外一方面,国际新闻记者权益组织、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日前发表声明,再次批评中国没有履行先前做出的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和之前对外国记者全面开放新闻采访自由的承诺。

声明指出,自从中国当局在今年1月1号实行所谓的全面开放的规定以来,记者无国界记录到65起外国记者因为在中国从事新闻报导而受到逮捕、殴打的案例。最新的一起案例是美联社一位记者在中国南方因为从事农民抗议强迫征地的新闻采访报导而被逮捕和驱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