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阿富汗毒品贸易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阿富汗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鸦片生产国和供应国。根据联合国的统计,世界鸦片市场的90%以上是由这个南亚国家供应的。虽然毒品贸易本身对阿富汗并不陌生,但是它对阿富汗保守社会的影响已经开始留下烙印。

虽然喀布尔展开了大规模的根除鸦片种植的行动,阿富汗2007年仍然比2006年多生产了8000多吨罂粟。联合国说, 2007年罂粟的产量比2006多34%。

*鸦片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一半以上*

纽约的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弗鲁明说,阿富汗的鸦片贸易占其国内生产总值一半以上。

他说:“阿富汗长期以来一直是鸦片种植国,只是最近才开始生产和提纯毒品。这比单纯种植鸦片的影响不同。毒品贸易占阿富汗国民生产总值约52%。因此,毒品贸易是个非常有利可图和非法的工业。”

*农村家庭能从鸦片种植中直接获益*

阿富汗最近获得的毒品提炼能力使生产商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和伊朗边界能够建立小型、流动性的工厂,把鸦片加工成海洛因。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大部分生产地区被塔利班反政府武装所控制,例如赫尔德曼和坎大哈。但是,华盛顿的美国和平研究所的蒂尔说,阿富汗的毒品经济到处都是。

他说:“数以百万计的阿富汗农村家庭能从鸦片种植中直接获益,因为他们出售鸦片获得收入。但是,目前越来越多的毒品在阿富汗加工提纯,这意味着还有毒品商和毒品走私犯从鸦片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此外,还有政府官员、反政府武装中的一些人,他们不是为毒品贸易提供方便,就是从毒品贸易中抽头。因此,在阿富汗社会中,毒品贸易的经济影响非常深远。”

*阿富汗农民没有更好的选择*

许多分析人士指出,由于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贫穷的农民被迫把罂粟作为经济作物来种植。总部在巴黎的国际智库森利斯委员会主席麦克唐纳说,尽管阿富汗最近取得了一些经济进步,阿富汗仍然是个贫穷不发达的国家。

他说:“从种植罂粟中获得的收益比目前任何一种作物都多10倍、15倍、20倍。阿富汗是个非常沙漠化的国家,连年干旱,阿富汗没有正式的、合适的灌溉系统。罂粟是抗旱作物。因此阿富汗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有把罂粟作为唯一可行的作物种植,以便他们赚来足够的钱养家糊口。”

根据联合国的估计,一个农民每出售一公斤新采摘的罂粟就能赚100多美元。同样一公斤罂粟在运到伊朗后,就能卖近600美元,在中国超过800美元。

*沙赫拉尼:罂粟浑身上下都是宝*

但是,位于布卢明顿的印第安纳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化系的系主任沙赫拉尼说,罂粟浑身上下都是宝。

他说:“鸦片液只是罂粟中的一部分。鸦片液用来出售,罂粟籽用来榨油。罂粟荚以及罂粟茎既可直接卖钱,也可通过水煮提取一种液体物质,最后生产出某种可使用的物质。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罂粟茎还是很有价值的燃料。在一些农村地区,人们燃烧罂粟茎,然后从中提取烧碱,制成纯天然香皂。因此,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没有任何一种作物能替代鸦片。”

*海洛因注射被引进导致滥用毒品增加*

阿富汗人传统上把鸦片作为社交品或药品来使用。在一些边远地区,当孩子的母亲在工作的时候,家长给婴儿服用鸦片,让孩子不哭不闹。但是许多专家说,近年来由于从伊朗和阿富汗返回家园的难民带回来从前不为人所知的海洛因注射,毒品的使用出现了急剧上升。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蒂尔说,海洛因注射的引入以及其它两个方面的原因导致了滥用毒品的增加。

他说:“第一,阿富汗人口在增加,战争和冲突摧毁了部分阿富汗经济,人口越来越都市化,很多人失业,尤其是很多年轻人。这种人口构成更会导致使用鸦片,特别是海洛因;第二个危险是,鸦片目前在阿富汗加工提纯。但是以前在阿富汗见不到更让人上瘾的海洛因。现在你的确会见到这种情况,这就是说,更多的人更容易吸食毒品上瘾。”

*政府没有能力应对毒品上瘾*

在阿富汗,毒品上瘾更让人们震惊的是,阿富汗没有能力应对毒品上瘾。森利斯委员会的麦克唐纳说,阿富汗的卫生系统过于简陋,甚至无法满足一般老百姓的需求,更不用说瘾君子了。

他说:“这些瘾君子处在所有卫生指标的最底部。而注射海洛因更带来了艾滋病的传播。他们没有艾滋病的问题实属幸运,但是已经有开始蔓延的趋势,或许有1千或2千个感染的病例,或许有250个死亡病例。因此他们的确没有能力应付艾滋病的问题。”

许多阿富汗省份并不种植罂粟。很多农民认为种植罂粟违反他们穆斯林的价值观和信仰。大多数专家认为,这可能诱使农民远离毒品经济,当然前提是时间、鼓励措施和可行的选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