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媒体人士吁启动新闻自由进程


北京资深传媒人士发表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呼吁启动中国新闻自由破冰解冻的进程。新年伊始,中国北京的资深传媒人士凌沧洲发表了致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等人的公开信,对中国的舆论监控内幕深感忧虑。凌沧洲在信中表示,各级宣传部几乎每天给各级新闻单位下达“宣传精神”,禁止新闻从业人员报导的领域上至国家大事、社会问题,下至明星绯闻、企业丑闻。

凌沧洲本名骆爽,是为多家报刊和网络撰稿的专栏作家。他认为中共各级宣传部门僵化保守,是对新闻从业人员的一种公然的蔑视,对于国民的知情权和表达权也是一种公然的践踏。凌沧洲对中文部记者说,作为一个公民,应该有言论自由。他说:“人作为一个国民、一个公民,他不可能只是温饱就够了,他还要有表达权、言论权和知情权,这些都需要,是一个完整的人必须具备的因素。”

他说,和毛邓时代相比,中国当前的的新闻报导有了很大的自由度,但是距离世界文明发展进程、中国广大的民意、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要求还相差甚远。

凌沧洲曾经担任若干家北京媒体的总编或副总编,出版过多部专著。凌沧洲在公开信中说,新闻控制和宪法许诺的言论出版自由有抵触;新闻禁令既看轻国民人格,也不利于中国的国际形像;信息传播不畅导致自由思考受阻,文明发展放缓;最后是缺少新闻自由使舆论监督受到限制,败坏社会风气。

*任何事都可能有利有弊*

针对官方担心,开放新闻、出版和网络自由,天下就会大乱的说法,凌沧洲认为其实恰恰相反。他表示,越不透明,各种小道消息就越是不胫而走;越是没有新闻自由,各种腐败现象才会愈演愈烈,越是会乱象频生。他担心,各种矛盾因为不能见光,就会在地下积聚喷发的力量。

凌沧洲以孙志刚事件和黑煤窑事件为例说,媒体曝光之初,有人担心会败坏国家声誉,激起民众不满。但是正是由于揭露出这些弊端,才使得法制进一步健全,规章制度进一步完善。他说:“任何事情都可能有利有弊,你要权衡的是哪个害处更少一点,是媒体开放的害处更少,还是封闭、控制的害处更少呢?”

浙江的新闻工作者昝爱宗非常了解凌沧洲,他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凌沧洲干了20多年的新闻工作,可以说对于新闻控制的内幕比较了解。他发表呼吁新闻自由的东西是因为他在工作中发现新闻与宣传有抵触。他在北京娱乐信报担任副总编期间对黑砖窑洞事件和孙志刚事件进行了报导,但是报纸几乎每天都接到禁止报导的指令,最后索性还把中国新闻的版面撤掉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