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1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舆论压力下陕西校长伸冤县长道歉


中国陕西省一位校长为落实国家对贫困生补助款阻拦县长遭到拘押一案落幕。在上级政府干预下,县长向校长陪礼道歉并恢复名誉。但是专家认为,强大的舆论压力才是正义得到伸张的主要原因,从而凸显了新闻舆论监督在中国法制建设中的重要性。

*舆论哗然 市委出面*

陕西省绥德县职业中学校长高勇因冒犯县长崔博被拘押的冤屈日前终于得到了伸张。管辖绥德县的榆林市决定撤销对高勇的处份,要求绥德县政府向市委作书面检查,并警告任何人不得对高勇进行打击报复。

去年12月25号,高勇为落实国家对贫困生补助款去找县长崔博签字,恰逢崔博要出去开会,心急的校长追着崔博两次打开车门要求签了字再走。为此,绥德县教育局责令高勇停职检查,公安局则约谈高勇一下午,并以“妨碍公务”为名,作出了将高勇行政拘留7天的决定。

高勇事件在互联网上引起网民高度关注,中国官方媒体也报导了这件事。上星期五,榆林市委书记周一波到绥德为高勇平反。他说,高勇为学生助学金找县长签字是天经地义、理直气壮的,县政府为此处罚高勇是“滥用权力”。绥德县长和公安局、教育局官员分别向高勇道歉,宣布取消对他的行政处份。

*网络威力促成上级干预*

中国青年报高级编辑李大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高勇事件的结局反映了舆论监督在中国社会中正在发生越来越大的作用。

“榆林市委书记对舆论监督做出比较敏锐的反映,这在中国社会中应该是一个进步。此前也发生过几起县一级官员对通过短信或网上发帖子提出批评的人进行非法报复,舆论也做了很多的批评,但是后来全都不了了之。这次在榆林市委书记的强力干预下,在几天之内就推翻了原来的决定。”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传播与信息学院副院长郝晓明认为,舆论监督在中国是一个新现象,中共历来倾向于在党的系统内部逐级纠正和解决错误,而不主张把问题公开。最近舆论监督的力度不断加强,他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是新闻学专家郝晓明指出,中国的媒体监督目前仍然有局限,他希望网络媒体会弥补这种局限。

“媒体基本上不可以对上一级或同级主管,它的监督作用只是局限于对下级领导提出批评。现在舆论监督出现了网络网上的批评。网络批评不管你是哪一级领导,只要公众有不满的声音就要表露出来。从这种意义上来讲,这种新媒体的出现对于中国现代民主的发展,对中国公众舆论的形成起到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互联民意→官方媒体*

经历过所谓“冰点事件”风波的中国青年报资深记者李大同表示,这次舆论监督的力量首先表现为互联网的民意沸腾,然后官方媒体跟上,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这是中国传媒界出现的一个新现象。他说:

“如果只有网上网民的反映,可能官方就不会当回事。但是现在形成了网上媒体和平面媒体互相联动的模式。一旦网民们发出社会生活的原始信息,立刻就会被传统媒体所发现,并且迅速做出反映。如果没有传统媒体的介入,实际上就不可能构成非常重要的舆论监督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