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媒体高调谴责湖北省野蛮城管


中国湖北执法人员把一个用手机拍摄他们粗暴执法的男子殴打致死,引起社会公愤。中国官方媒体也高调谴责和讨伐那些暴力执法的人。不过,批评人士表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中国当局已愿意清除暴力执法问题的根源,这就是在实行一党专制下,政府权力不受公众制约,导致一些执法人员无法无天。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暴力执法在中国长期以来已成为民众深恶痛绝、但却无可奈何的问题,这种直接侵害公民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的做法普遍发生,延续时间已经很长,在中国几乎已经失去了新闻价值。

批评人士说,在当今中国,社会人群可以说等级分明,弱势群体、精英阶层层次分明,但是当今中国也有一种令人感叹的平等,这就是在遭受暴力执法侵害的问题上,中国社会各阶层基本上机会均等。

*弱势群体和精英阶层*

暴力执法受害者不仅包括大量的农民工这样的弱势群体,包括1月7号因为用手机拍摄城管人员粗暴执法的城管人员而被打死的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这样的中产阶级,也包括中央级的新闻媒体记者这样的所谓的精英阶层。

分析人士说,自1949年中共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以来,中共对外国人一向比较客气,但最近在中国的外国记者频频遭受执法人员或政府怂恿的打手的殴打也加入了中国公众在遭受执法暴力侵害方面的平等行列。

执法人员对公众动粗,中国官方媒体一般采取大事化小、淡化处理的做法。但是,这一次,湖北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因为用手机拍摄城管人员粗暴执法而被城管人员活活打死,在中国公众当中引起强烈的愤怒,中国官方新闻媒体也发出了与以往不同的特别高调的谴责。

官方的新华社发表评论说:“城市管理岂能容忍如此罪恶。”北京晚报呼吁:“清理丧失人性的城管执法。”北京青年报说,打人的城管人员“气焰十分嚣张,手段异常暴虐”。

*秦耕:官方愤怒让人奇怪*

中国作家秦耕说,官方媒体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愤怒,让人听起来觉得好奇怪,好像这种暴力执法是外星人的做法,而不是当今中国的基本国情。

他说:“尽管知法犯法的现象不是今天才有,不是现在才有。这么多年,这种现象最早出现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表现出愤怒?为什么当局不通过媒体进行谴责,直到现在才表现出来?当然这种愤怒和谴责是必要的。但是,为什么来得这么迟呢?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表现出来?”

湖北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被城管人员打死前,用手机的摄像功能拍摄村民抗议城管局人员在村民居住区外倾倒垃圾。官方新华社报导说,除了魏文华被打死之外,还有3名村民被打伤,其中一人鼻梁骨骨折,另一个人腰椎出现骨折。现在已经有4人因为涉嫌打人被刑事拘留。

中国作家秦耕说,中国各地城管人员的暴力执法只是当今党政权力不受公众制约的一个比较明显的表现而已,而现在,党政官员动用不受制约的权力对公民实行暴政的做法已经普遍化。

他说:“现在在中国,批评县委书记招徕横祸已经成为一个现象,在全国各个省都发生了。有人上访告县委书记,有人发手机短信批评县委书记,有人在网上发言批评县委书记,都遭到县委书记调动他的县的公检法各个机关来暴力执法、抓捕。最近北京不是还有人冲到法制日报社抓记者吗?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野蛮性跟城管的野蛮是一致的。”

*党政权力不受公众制约*

观察人士指出,尽管中国官方报纸高声谴责湖北天门城管人员丧失人性暴力殴打民众的做法,但是官方新闻媒体一致回避一个最关键的问题,这就中国各地城管人员乃至一般党政官员利用职权任意侵犯民众基本人权的关键原因,这就是党政权力在中国不受公众制约。

中国作家秦耕说,中国官方新闻虽然现在对城管人员发出高调谴责,或许能给某些公众带来一点幻想或安慰,但是党政权力在中国不受公众制约的情况在可见的将来显然不会消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