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在资本输出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中国经济的快速扩张及其对世界的影响已经成为当前国际社会所面临的一个关键的政治和经济问题。经济专家指出,在讨论中国的经济崛起对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带来的影响时,应该看到中国在资本输出方面扮演的新角色。

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所带来的经济实力的迅速提升正在对当前的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造成影响。

著名的中国经济专家、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在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和中国财经杂志共同主办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在讨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时,人们往往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中国对国际贸易流向和模式的影响上。像中国对能源和进口原材料难以满足的胃口、中国日益扩大的贸易顺差、令人震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以及人民币价值被低估等问题都是经常讨论的话题。

*成为资本输出国*

胡祖六认为,中国已经开始在世界经济中扮演一个不同的角色,这就是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资本输出国。他说:

“自从2004年以来,中国的经常账盈余开始急速增加,一开始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到5%。在过去2、3年的时间里,这一比例接近10%,现在甚至超过了10%。很明显,与国际惯例相比,这是非同寻常的。很少有一个经济总量超过万亿美元的大经济体拥有超过国内生产总值10%的经常项目盈余。经常账盈余是中国进行资本输出的来源。”

胡祖六指出,在经常项目顺差的日益扩大和继续不断的资本流入给中国带来了资金流动性过大和经济过热等压力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开始放松对资本项目的严格控制,并且在去年9月成立了第一个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公司(CIC)。不过他说,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

他说:“尽管中国投资公司是国际瞩目的对象,但是真正的故事并不是中投公司在全球进行投资,而是中国公司的对外跨境投资,很多投资是通过兼并进行的。我认为,中国公司的对外投资在中国与国际经济接轨的过程中发挥了最为重要的作用。”

这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说,在2005年,中国公司的海外投资首次突破了100亿美元的关口。在2006年,这一投资翻了一番,达到210亿美元。他估计,中国的海外投资在2007年会达到400亿美元,这一数字将使中国在海外的投资超过日本。

*应承担起相应责任*

不过,美国最有影响的报纸之一华盛顿邮报的副编辑兼专栏作家伊格内休斯认为,中国在成为一个资本输出国的时候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他说:“在中国积累大量资本而且成为一个资本输出国的时候,思考如何成为一个负责任的资本输出国和投资方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中国国有的中石化公司收购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的例子突出反映了美国对中国投资资本的敏感和戒备。国际社会对中国投资公司每一个举动的高度关注也是这种心理的反映。

*对中国资本恐惧为最大挑战*

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如何克服国际社会对中国资本的这种担忧和恐惧正是中投公司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他说:“我想,对CIC最大的挑战倒不是具体的什么投资策略,而是建立一种形像和可信度,即在这个国际金融市场上面,CIC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以投资回报率最大化为目标的这样一个商业化机构。这样的话,才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人们对中国的主权财富资金的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或是不太理性的恐惧或是不信任感。”

华盛顿邮报的伊格内休斯说,中国对它的投资对象国面临的脆弱性进行了解和考虑是非常重要的。随著中国购买越来越多的美国债券和其他资产,迟早有一天,美国人会醒悟过来,发现他们欠中国的债太多了,而且把他们的未来都典当出去了。因此,中国审慎地、认真负责地对待它作为一个信贷者的角色是十分关键的。

这位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说,在美国经济走软的时候,中国如何对待它的这个角色尤其重要。

他说:“在美国经济下滑、美国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减少以及美国作为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出现故障的时候,它给美中双方如何明智地处理双边经贸关系带来了特别的负担。中国如何避免让美国经济走软的过程进一步恶化,导致一般性的需求崩盘的最坏情况?从我们的经济教科书里,我们知道它的危险性有多大。明智的处理这个过程绝对是关键的。”

尽管中国的海外投资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和困难,但是高盛集团的胡祖六认为,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以及中国公司实力和信心的增强会使得这种投资趋势继续下去而且会加快步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