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杨帆事件引发的教育制度争论扩大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与学生发生肢体冲突的事件继续发酵,公开声援学生的副教授萧翰宣布辞职,引发两种教育制度和师生关系的争论进一步扩大。

*萧翰为“不合国情”言论辞职*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翰日前发表声明,辞去中国政法大学的教职。他在声明中说,他在杨帆教授与学生的冲突中“说了一些本来合适、但因国情而不合适的话......已经给中国政法大学极其学子们带来更深重的负面影响。”

萧翰表示,他在网上发表的“学生有逃课的自由”那篇文章已经导致社会上广泛的误解和许多批评。他说,为了不伤及学校的名誉,为了“让这个混乱的社会清醒,”他必须做出这样的牺牲。

1月4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在课堂上看到学生缺席很多而大发雷霆,除了长时间辱骂学生之外,还和一位离开教室的女学生发生了肢体冲突。这一网上称之为“杨帆门”的事件引发大学生和高校教师就事件本身以及大学的教育制度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翰接连发表文章,支持学生选课和听课的自由,呼吁对大学教育体制实行改革。

萧翰在发表辞职声明的同时,表示拒绝媒体采访。但是日前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坦承压力很大。

“网上无数的人在骂我,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中国大量的人对于什么是大学的教育理念并不懂。比如说我在文章中旗帜鲜明地提出,如果连逃课都不能逃,那还能算是大学吗?很多人对此完全不能理解。他们把大学完全当成中学和小学来理解,于是认为我很偏颇。他们要尊师重道。”

*扬帆:维护中国式师生关系底线*

扬帆连日来也在网上发表文章并接受媒体采访,他表示,这次事件并不是单纯的教师与学生的冲突问题,它反映了中国高等教育制度的一个重要问题。

“我认为,我的行为是在维护中国式的师生关系的底线。我希望这个事件可以作为一个案例,让大家来讨论它所引发出来的道理。我认为,中国式师生关系的底线是不可逾越的,那就是师道尊严。”

*滕彪:师无道则无尊严*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滕彪认为,师道尊严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师道”。如果教师“无道”,那就自然也没有“尊严”。他对美国之音说,不能断章取意地理解萧翰所说的“学生有逃课的自由”。

“当学生发现老师不是在讲课,不是在传道、授业、解惑,而是在咆哮、骂人的时候,他当然有权利离开,也有权利提出质疑。”

滕彪认为,目前围绕著“杨帆事件”出现的争论反映了两种教育观念的冲突,涉及到中国的大学应该如何管理,教师和学生之间应该保持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等教育体制的问题。

*王建勋:反映了教育体制危机*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的教师王建勋、何兵等人也分别发表声明,呼吁学校当局力挽萧翰老师,尽快解决杨帆事件。王建勋认为,杨帆事件其实反映了中国大学教育体制的危机,无论杨帆事件的处理结果如何,人们都不能停止对这一事件的深层次反思。他对美国之音表示:

“中国许多的学者已经注意到中国大学的治理问题,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大学自治,教授治校的体制。大学自治就是学校要自己管理自己的事务,不受外部机构或组织的经常性干预;所谓教授治校就是学校的重要事务应该有教授委员会来治理,由他们做出决策,而不是仅由一、两名行政人员来决定学校的事务。

杨帆事件发生后整整10天过去了,中国政法大学官方没有做出任何表态。但是王建勋老师对美国之音透露,学校当局一、两天内将会做出决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