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严密管控网络下允许网络发展


互联网在中国的兴起并没有像一些西方人所预言的那样导致共产党统治的垮台。网络分析人士认为,为了在信息时代继续保持其统治地位,中共对网络采取了发展与控制并行的平衡战略。

*网络并未导致统治垮台*

美国纽约时报资深记者纪思道曾经做出一个著名预言,那就是,中国共产党不会在宽带进入中国后长久存在下去。然而,至少到目前为止,纪思道的预言并没有变为现实。经过10多年的发展,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网民数量达到2.1亿,仅少于美国。

美国有线新闻网前驻北京记者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回忆说:“我记得,1995年当互联网刚进入中国的时候,我们纷纷进行报道,并且提出一个问题,现行制度怎么可能在互联网带来的全球信息流通中立于不败之地呢?12年之后,我们发现,在保持对网络的基本控制、使颜色革命不致发生方面,中国政府做得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出色。”

*网络得到“最大限度”发展*

麦康瑞说,中国政府并没有阻断人们上网的通道,而是把控制维持在能使现行制度继续存在下去的水平。目前,中国人利用互联网查看新闻、了解时事、发布信息、表达意见,还在网上聊天、交友、购物、玩游戏。中国政府也把互联网作为施政手段之一, 用来公布和宣传政策,并了解民情民意。

中国最大的官方网站之一新华网成立10年来,日均发稿量从最初的50条增加到1万2千条,日均点击率从最初的10多万次增加到10亿次,受众覆盖面也从当初的几个国家和地区扩大到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娄勤俭阐述了北京当局对待互联网的态度。他说:“我们就把这种作为一种工具,如何能满足中国人民的需要和中国的发展。所以这样来讲的话,一种新的技术,只要利用的好,它是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所以呢,我们更多地利用了这种技术的先进性和发展,来使我们的消费者和老百姓得到好处。”

*对互联网严加管控*

但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十分清楚,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北京当局既担心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在中国传播,也害怕反对派势力利用网络发动群体性事件,因此十分重视对互联网的监控和管理。北京学者张耀杰经常利用网络从事维权活动。他说,他贴到博客上的很多信息都被删除了,但是也有一些保留下来。

他说:“有的是贴上去以后,他给我删的,包括现在的胡佳,包括以前的高智晟、郭飞雄。现在我的博客里面还有郭飞雄的女儿写的一个信,现在我的博客里面还有我给胡佳写的文章,也没有删掉。有的删了,有的没删。我的博客,每年他都要关一阵子。不管是开党的会议,还是开两会的时候,他都要给我封一阵子。但是过去以后,他还给我开。我现在有7、8个博客专栏,在小的网站开的博客一直是没封的。”

当局对付张耀杰博客的既封又不封死、既删又不全删的手法具有典型性。其结果正像麦康瑞说的,一方面,中国政府成功地控制了互联网的内容和上网渠道。另一方面,中国人表达意见、交流思想、获得信息的空间大大扩展了。麦康瑞说,生活在国外的人有一种印象,以为中国网民无时不刻生活在恐惧当中,担心警察随时会打电话来或登门造访。其实,中国更多的是采取网络公司、内容提供商和版主实行自律的方法。

麦康瑞说:“如果一名作者把敏感内容贴上博客,有关当局或者警方就会致电网络公司敦促它采取行动,而不是直接找个人。一旦网络公司接到过多的这类电话,这就表明该公司可能要遇到麻烦了。”

对于自己博客上的文章被删除,张耀杰感到很无奈。他说,虽然他会坚持不懈地写下去,但是也不得不做一些改变。

他说:“我处理文字的时候,处理得更平和一点。把那个敏感词,能处理掉的,就处理掉。因为我温和一点,他就可以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如果信息传递不出去,多么激烈的话语都没有用。”

*比以往时代有进步*

不管怎样,许多在毛泽东时代,甚至在邓小平时代,不可能出现的敏感言论,现在在互联网上出现了。知名艺术家和建筑家艾未未最近在博客上引用奥运口号表达了对现实的不满。他写道:“‘同一个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没有民主,没有公民的权力,少有公平和正义,只有欺骗和背叛。‘同一个梦想’梦想著更多的贪官,更阴暗的交易,持久的愚弄和心怀鬼胎的繁荣。”

艾未未这番话并没有被删去,他本人似乎也没有遇到太大麻烦。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57年,他的父亲、著名诗人艾青曾因言获罪,被打成右派分子,送到新疆劳改。艾未未本人也在新疆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