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政府加大干预新一轮食品涨价


中国政府加大行政干预力度,限制新一轮来势凶猛的食品涨价,广东人大代表甚至提议恢复粮、油、肉的票证制度,以保护中低收入家庭的利益。但是绝大多数分析人士和社会舆论称这是一种社会倒退。

中国通货膨胀指数居高不下,迫使中央政府进入2008年以来接连以行政手段来控制物价。国家改革和发展委员会日前宣布,对日常粮食制品、食用油、肉、蛋、奶制品和液化天然气等产品启动临时价格干预的措施。通知规定,大型食品企业要调整食品价格,必须提前10个工作日向政府申请,由当局审批。

根据官方的统计,部分重要商品价格明显上涨。本月上旬,36个大中城市的食用油和各种肉类价格都上涨了%50左右。广东市场上的瘦肉价格竟然比去年同期贵了3倍。正在出席广东省人大和政协“两会”的人大代表朱列玉表示,他将向省人大提出议案,建议在物价显著上涨时期恢复使用粮票、油票和肉票的供给制度,保证低收入群体的生活必需品供应。

*市场供应的补充措施*

朱列玉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解释,他提出的票证制度是对建立国家储备,保证市场供应的补充措施。他说:“我们有一些低收入人群,他们的收入很大一部分用来购买生活必需品,比如大米、肉和食用油。对于他们来说,价格上涨的压力更大。所以通过票证供应或者免费发放,或者以更低的价格来保证低收入家庭的生活。”

朱列玉的建议使人们回想起30年前中国各地普遍存在的粮票、肉票、油票和豆腐票等等,引起社会舆论的重大争议。新浪网的调查显示,约47%的网民支持这一提议,但是即使拥护这一主张的人也担心,在目前人口流动量日益增加、官员腐败的情况下,公平发放票证实际上是难以做到的。反对这种提议的网民达到51%,他们认为,凭票供应违背市场的实际情况,是社会的倒退。

朱列玉希望他的建议不至于引起人们的误解。他说票证制度是对市场调解供求关系的补充,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他说:“我的想法和以前的票证制度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以前用票券是因为物资比较匮乏,买不到猪肉,我们用票来保证分配。现在,我的设想是,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情况下,为了让物价稳定一下而起到辅助作用,同时对困难的家庭和群众有所救济。”

*通货膨胀形势严峻*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认为恢复票证制是一种“倒退的、反市场化的倾向”,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通货膨胀,尤其是食品价格上涨的压力,社会上出现了一股“走回头路”的倾向,这是很危险的。夏业良教授说:“如果要恢复票证制度,那就不是一两种商品的问题了,它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造成全面的社会倒退,只要物质供应紧张,就都要发票。”

夏业良教授说,票证制度和目前政府采取的物价管制措施还不一样,前者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后者是市场经济框架内的行政权宜之计。夏业良强调,即便是作为权宜之计的物价管制,也不能经常使用。他说:“在经济学里面,物价管制是经济学家普遍反对的做法,因为物价管制不能最终解决供需矛盾,反而会使市场上的供给减少。有了价格天花板,必然减少供应,加剧供需矛盾。”

但是另一方面,物价上涨的影响不容忽视。夏业良教授认为,政府的物价管制和民间出现的票证制度等极端思潮反映了通货膨胀形势的严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