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巴基斯坦能否举行自由公正选举?


主持人:美国白宫发言人黛娜.佩里诺赞扬巴基斯坦确定了议会选举的日期。巴基斯坦在反对派领袖和前总理贝娜齐亚.布托遇刺身亡之后决定推迟举行原定于1月8号举行的议会选举。现在议会选举定于2月18号举行。

贝娜齐亚 布托遇刺之后,她19岁的儿子比拉瓦尔.布托被认命为人民党的领袖。比拉瓦尔说,如果穆沙拉夫政府操纵选举的话,巴基斯坦就可能陷入分裂。白宫发言人佩里诺说,美国希望巴基斯坦人民能够自由地参与选举,能够选出他们拥护的、能够领导国家向前迈进的领导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汤姆.凯西说,美国支持巴基斯坦举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这是巴基斯坦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最好方式。

凯西说:“美国的政策并不是支持某一个人,我们希望看到巴基斯坦建立民主制度和民主的机制。巴基斯坦人民应当能够在选举中表达他们的意愿,选出一个人民拥护的、具有合法性的政府。只有这样巴基斯坦人民才能享有一个能够代表人民意愿,也能够为了巴基斯坦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的利益而同恐怖主义作斗争的政府。”

主持人:美国国务卿赖斯在贝娜齐亚.布托遇刺之后敦促巴基斯坦人民、政治领袖和公民社会保持镇静,共同努力建设一个更加温和、和平和民主的未来。巴基斯坦的民主前途如何?美国都采取了哪些行动来鼓励巴基斯坦的民主进步?

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参加讨论,他们是兰德公司的国际政策分析专家法尔哈娜.阿里、时代周刊的外交事务记者布瑞安.本内特、纽约大学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员坦库.瓦拉达拉金和巴基斯坦报纸黎明报及每日时报的专栏作家艾尔范.侯赛因。坦库.瓦拉达拉金和艾尔范.侯赛因将分别从纽约和伦敦通过电话参加我们的讨论。

首先请问法尔哈娜.阿里,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在接受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说,这次选举将是自由公平和透明的。人们对他的这番话有信心吗?

阿里:最近有不少人批评这种说法。穆沙拉夫最近向巴基斯坦全国发表讲话的时候说,选举将是和平的。我们知道目前巴基斯坦紧张局势加剧。穆沙拉夫在全国各地部署了军队,以确保法律和秩序。至于能否举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我们知道巴基斯坦历史上很少有自由和公平的选举,甚至没有任何一次选举是完全自由的,即使是1977年3月阿里.布托当选的那一次最得人心的选举,也有人批评选举中有舞弊现象。

我认为,对美国来说,重要的是继续对穆沙拉夫施加压力,敦促他按时举行选举,确保巴基斯坦政党有一个开放的环境。

主持人:艾尔范.侯赛因,你认为选举有可能是自由和公平的吗?

侯赛因:很多人可能会因为社会和部落的原因无法参加投票。比如很多部落地区的妇女。当地人会说“在我们这里,妇女是不参加投票的”。还有身份证的问题,投票者一定要有身份证,而大多数农村妇女都不会去办理那些复杂的手续,所以她们不去投票。

除了社会和制度上的障碍以外,还有监督选举的下级人员,他们只知道服从上面的命令,不管是文字的还是口头的,这些人往往滥用人民的委托。所以,不管我们如何努力,要举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都会遇到很多内部障碍。坦率地说,即使穆沙拉夫想要举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他也不能保证会实现这个目标。

主持人:坦库.瓦拉达拉金,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对自由选举的最大威胁是什么?是长期困扰巴基斯坦的内部问题呢,还是穆沙拉夫企图左右选举结果?

瓦拉达拉金:我们一开始就必须说明,不管是什么原因,是历史的原因,还是军队不断干预政治的原因,巴基斯坦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举行过自由、公正和透明的选举。巴基斯坦有过接近于自由公正和透明的选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样的一次选举导致巴基斯坦分裂,建立了孟加拉国。我担心2月的选举不会有西方意义上的自由、公平和透明。我们希望这次选举得到某种认可,希望选举不会受到穆沙拉夫的过分干预,不会出现严重的舞弊和恫吓。

目前国际社会非常关注巴基斯坦局势,特别是在贝娜齐亚.布托遇刺之后。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有可能,但不能保证会举行一个能得到认可的选举。

主持人:布瑞安.本内特,坦库.瓦拉达拉金刚才谈到选举得到认可的问题,你认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对巴基斯坦有多大的影响力呢?

本内特:美国已经没有多大的影响力了。一个月以来,穆沙拉夫看来对美国的很多要求都作出了反应。他辞去了军队司令的职务,并决定于2月18号举行选举。至于选举能否按期举行,我们在观望。美国政府的一些要求都得到了满足。

从穆沙拉夫这两个月的表现来看,巴基斯坦不太可能会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特别是他在一个月前宣布实行紧急状态。巴基斯坦当局所采取的行动大多是为了打击国内的反对派,而不是像穆沙拉夫所说的是针对极端主义的,或是为了镇压极端主义份子。我们在选举前夕要密切注视当局是否对反对派人士采取了类似的镇压和恫吓策略。

主持人:法尔哈娜.阿里,目前巴基斯坦人民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传播自己的政治信息,而且让媒体来报导这些信息呢?在穆沙拉夫宣布实行紧急状态之后,巴基斯坦国内的新闻自由情况如何?

阿里:新闻自由一直是最大的挑战之一。穆沙拉夫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从他上台以来,巴基斯坦至少出现了47个以上的私营电视频道,这在巴基斯坦是前所未有的。穆沙拉夫始终坚持这一点。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最近两个月来,政府和媒体之间发生了严重冲突。媒体遭到镇压。巴基斯坦的GEO电视台停播了好几个星期,所以有言论自由的问题。

我认为巴基斯坦现在需要的是恢复社会价值观,其中一个主要的价值观就是言论自由以及法律和秩序。

说到法律和秩序,现在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反对派领袖无法自由竞选?为什么他们没有大张旗鼓地竞选?这显然说明巴基斯坦不够安全,反对派领袖担心自身的安全。谢里夫的党和扎尔达里的人民党这两大反对党都认为有人会操纵选举,他们对选举没有信心。

主持人:艾尔范.侯赛因,让我们来谈谈安全的问题,布托遇刺是否限制了人们外出竞选的能力?

侯赛因:是的,布托遇刺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人们的竞选能力。有些候选人抱怨说,政府表示无法为他们提供保安,要他们自己出钱雇用私人保镖。这就为竞选增加了一大笔开销。

我们还要记住,这个月是穆斯林教历的穆哈兰月,是哀悼之月。在穆哈兰月的头10天里,人们往往情绪激动。什叶派穆斯林目前基本上脱离了政治圈子,所以局势比较平静。我认为一两个星期之后竞选会加剧,会有很多人参加投票,人们会因为同情人民党而投他们的票。

主持人:你认为巴基斯坦的竞选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有很多报导说,伊斯兰主义政党历来缺乏众多的支持。

瓦拉达拉金:我不想预言伊斯兰主义政党的选举表现。我们知道,巴基斯坦的民主历史和选举政治表明,伊斯兰极端主义份子很少能够赢得选民,所以如果美国上当受骗,听信穆沙拉夫的话就显得更可笑了。穆沙拉夫说,如果他不掌权,穆斯林极端主义份子就会上台。

我认为巴基斯坦这次选举有两个方面,一方面,选举以贝娜齐亚.布托的情感和个性为中心;另一方面是我很感兴趣的,那就是人民党和其他政党除了要求穆沙拉夫下台,恢复民主以外,还能提出什么样的主张。

巴基斯坦政治多年来一直缺少意识形态,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唯一的、不断被人宣传的意识形态反而来自没有赢过竞选的伊斯兰主义政党。其他的世俗政党除了得到人民的拥护以外,往往缺乏主张。

没有了贝娜齐亚.布托这个中心人物,这次选举将是一次吵闹和危险的选举。呼吁推翻穆沙拉夫固然不是坏事,但是如果巴基斯坦反对派除了呼吁推翻暴君以外,提不出任何其他的主张,选举之后就不会有大的政治进展。

主持人:艾尔范.侯赛因,你的看法呢?

侯赛因:巴基斯坦缺少小麦,这个问题必定会成为竞选的主要议题。巴基斯坦的面包价格猛涨,媒体不断报导这个消息。还有巴基斯坦几个星期以来连续停电,有时持续好几个小时。石油供应不足,我认为这些都是主要问题,执政的政府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

主持人:布瑞安.本内特,穆沙拉夫是在职总统,有人还指责他是暴君,你认为他的统治目前面临着多大的风险呢?这次选举是否会导致穆沙拉夫下台呢?

本内特:穆沙拉夫过去6到8个月的行为表明他死活不愿放弃权力,也没有一个安全退出政坛的策略。他一直想方设法继续在巴基斯坦掌权,甚至在这次选举中也不例外。

从美国政策的角度来看,美国因为过于依赖穆沙拉夫和布托这样的个人而付出了代价。这个代价就是没有一个反对派政党领袖能够站出来,对美国投入了大量资源的巴基斯坦政治产生重大影响。所以美国说,他们在巴基斯坦看不到可以合作的人,所以在观望。我认为下次选举会出现很有意思的空缺。

主持人:法尔哈娜.阿里,你的看法呢?

阿里:我认为这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穆沙拉夫已经确立了自己的政治地位,穆沙拉夫自认为他在今后5年里会继续担任总统,政治对手并不能对他构成威胁。他会千方百计地保住权力。

事实上,贝娜齐亚.布托在世的时候,人民党就已经被削弱了,其成员分散到了3个政党里。如果要我来预测选举结果的话,我认为不会有一个大的赢家。我在华盛顿遇到一个脱离了人民党的巴基斯坦政界人士,他对我说,选举后会出现一个大的政党联盟。问题是穆沙拉夫能否跟这个联盟合作。

主持人:坦库.瓦拉达拉金,你认为巴基斯坦选举后的局势是否稳定?还是说会像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人所说的那样,可能会出现动乱和危险的局势?据信,巴基斯坦有大约40枚核弹头。

瓦拉达拉金:我认为这都取决于穆沙拉夫如何处理他同执政党或是执政联盟的关系,不管他们是谁。

回到刚才提到的一个问题,美国这几年只和穆沙拉夫个人打交道,而缺乏一个全面的巴基斯坦政策,美国为此而付出了代价。

巴基斯坦的动乱不仅令巴基斯坦担心,阿富汗、印度和美国也很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巴基斯坦选举就不止是一个国家的选举了,选举令巴基斯坦的邻国感到关注,而且还关系到更广泛的地区和世界的稳定。

主持人:你对巴基斯坦核武库的安全性以及巴基斯坦境内基地组织的威胁怎么看?

侯赛因:核弹头并不是问题,核弹头现由巴基斯坦军队控制着,而巴基斯坦军队目前并没有出现分裂。

我认为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确是一大威胁。一年来,穆沙拉夫因为面临很多政治问题而偏离了反恐这个主要目标。当然穆沙拉夫遇到的政治问题,大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现在穆沙拉夫交出了军队指挥权,我们希望新的军队司令会更集中关注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这个真正的威胁。问题是塔利班在他们居住的地区活动,很难把他们同当地的平民区分开来,军队在这些地方采取行动必然会对平民造成伤害,这样国内政治就复杂化了。

巴基斯坦的穆斯林,甚至是温和派,非常不满,很多巴基斯坦人说,巴基斯坦军队打的是美国的战争,并且说巴基斯坦士兵无权杀害巴基斯坦人。所以说这将是国内的政治问题。除非有巴基斯坦领袖来解决这个问题,否则美国人是无法对巴基斯坦局势施加影响的。

主持人:布瑞安.本内特,美国决策人士在制定巴基斯坦政策,特别是在消除基地组织威胁方面都采取了哪些行动呢?

本内特:怎样才能使巴基斯坦政府协助美国打击极端主义份子,这是美国对巴基斯坦政策的一个中心问题。美国6年来向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的军事装备和资金,可是美国军队将领对巴基斯坦使用这些援助的方式非常不满。

美国人认为巴基斯坦并没有努力消除在国内和阿富汗边界为所欲为的恐怖组织。在这方面美国几乎无法对巴基斯坦施加影响。穆沙拉夫握着所有的牌。美国无计可施,只好是穆沙拉夫给什么就接受什么。

主持人:法尔哈娜.阿里,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阿里:我不同意,我认为美国和巴基斯坦在9/11以后建立了强有力的关系,在近8年后的今天,我们认识到不能只从反恐的角度来看待巴基斯坦,这是错误的战略。我们现在必须扩大同巴基斯坦的战略关系,华盛顿也认识到了这一点。

巴基斯坦总理最近说,基地组织是个国内问题,这个问题也影响到了国际社会。巴基斯坦企图通过教育来改善合作,他们在北部地区建设基础设施。我认为巴基斯坦当局采取了一些行动。

我担心的是减少对巴基斯坦的援助,或是美国国会威胁对他们减少援助,只会进一步孤立巴基斯坦,使他们疏远美国。巴基斯坦国内也会出现更多的不满情绪。美国在当地的名声已经很差了。

美国和平研究所和“世界公众舆论”去年9月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0%以上的巴基斯坦人反对塔利班化。虽然有人同情极端主义份子,但是巴基斯坦人希望恢复民主的价值观。美国历来推动稳定,也愿意为民主付出代价,我认为这两者可以同步进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