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网络成为揭露社会时弊一途径


互联网在中国的兴起并没有像一些西方人所预言的那样导致共产党统治的垮台。网络分析人士认为,为了在信息时代继续保持其统治地位,中共对网络采取了发展与控制并行的平衡战略。

在今天的中国,一些重大事件并不一定是首先在印刷和广播媒体上披露的,而可能是通过网络公诸于世并引起强烈反响,有力推动了问题的解决,显示了网络的巨大力量,比如重庆最牛钉子户、山西黑砖窑惨案、太湖蓝藻爆发等。

有些民众受到冤屈后,除了寻求传统的解决渠道外,也会找网络作家帮他们在网上呼吁。

*成为民意表达平台*

为了鼓励公民在网上的参与,最近中国网络观察中心举办了十大网络公民评选活动。该中心主任阿墨解释说:“网络公民是网络上体现出来的,或者是通过网络报导出来的,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自身或者他人的权利的这样的公民。应该说,他们是实实在在为公民社会做了一些贡献的人。”

据统计,中国有4700万博客。阿墨说,网络已经成为表达民意的平台,这次评选出来的十大网络公民就是十位民意领袖。阿墨认为,政府施政应该争取更多民意领袖的支持,并希望今后网络成为更加宽容、更加自由的空间。

博客中国的专栏作家、北京律师张星水是当选人之一。近年来,他比较关注网络,参加了一些网络团体的活动,还在2007年参与了两起跟网络有关的诉讼案。

张星水认为,不管政府是鼓励、支持、利用网络,还是限制、控制、监控网络,都有其合理的出发点。但是他强调,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是不可阻挡的。

张星水说:“这种趋势是由经济和思想两个领域决定的。所以,我不赞成政府对这个问题控制过严。我觉得,应该采取适度的、折中的方式,也就是老庄说的‘无为而治’。我认为这样效果会好得多。”

他说,要相信大多数网民都是理性的,都是建设性的,都是对这个国家的命运抱著负责任的态度的。

*当局依旧严控网络活动*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依然是世界上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总部设在纽约的记者权益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去年年底发布报告说,2007年全世界共有127名记者被关在铁窗之内,其中中国监禁了29名,是世界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而这29人当中就有18位是因为在网上发表文章被逮捕的,比如师涛。他由于向海外网站透露了中宣部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期间的报导方针而被判处10年徒刑。

中国政府认为,对网络进行监督管理是必要的。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娄勤俭说:“信息内容的本身必须为国家的发展进行服务,当然对危害国家的信息内容是应该限制的。比如说,我们对黄色的是限制的。”

在纪录片导演门欣熙看来,当局更担心的政治方面的内容。他说:“我的博客还老一篇一篇地给我删呢。我也找不着那人是谁,干生气。我成心在博客上上了一些较黄色点的图片,没删。这么黄的东西,他都不删,可想他们限制的是什么了。太可笑了。”

通过多年的努力,中国政府建立起网络防火墙,用以过滤和封锁它认为“有害”的信息,同时还建立了一支庞大的俗称“网络警察”的网上监控队伍。

尽管如此,人民日报社社长王晨认为,中国的网络环境总体上是好的,言论尺度比平面媒体要宽。王晨曾经在中共中央宣传部担任副部长,就是负责管网的。

他说:“我们当时曾经有过议论,说把它的论坛关掉,把他的BBS关掉,说这就像西单民主墙大字报一样。但是我们没有做这个决策。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对你说,当时我们也把这个意见向领导同志报告。领导同志说,发展民主要让老百姓有说话的地方。要管,但是我们一定要依法依律把它管好。”

王晨说,人民网的强国论坛在线人数有时20万、30万,有时甚至达到80万,而管理人员只有20多人。用他的话说,环境“相当宽松”、“相当自由”,删贴率很低,差不多都放出去了。

他说:“从人民网的实践看,我们网站发展这么快,发展得应该说还是相当好的,还有新华社网啊等其他的网,包括合资的网站,他们的收入在中国很高。这说明是中国控制得很严吗?我觉得说明我们的环境总体上是好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政策,没有一个好的环境,就没有今天这样的发展。”

最新数字显示,截至2007年12月31号,中国网民总人数达到2.1亿人,仅以500万人之差少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预计,在2008年初,中国将成为全球网民规模最大的国家。

2008是中国的奥运之年。有分析人士认为,奥运期间,北京将继续采取发展与控制两手抓的平衡战略,让网络最大限度地为奥运服务。而国际人权团体和记者权益组织也会持续向中国施加压力,敦促当局兑现申奥时做出的有关尊重新闻自由的承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