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经贸高层:拯救自由贸易(2)


在美国经济急速走软、总统选战日趋紧张的时候,美国经贸界的高层人士对自由贸易的前景感到忐忑不安。他们认为,如果不寻找出根本的解决之道,自由贸易之船很可能会搁浅在保护主义的沙滩。

美国经贸界的高层人士在谈到自由贸易的时候感到最棘手的一个问题就是,自由贸易给美国带来的巨大利益无法有效地转化为民众对自由贸易更多的支持。人们一方面在享受自由贸易的好处,一方面又在批评自由贸易,要求实行保护主义。

*贸易增长确保经济未出现衰退*

美国前贸易代表罗伯特.波特曼指出,美国经济在去年就出了很大的问题,正是由于贸易的增长,去年经济才没有出现衰退。

他说:“过去一年半里的经济数据没有什么变化。几乎所有的数据都还比较积极。上个季度经济麻烦很多,但增长情况还是很不错。不要忘记,有25%的经济增长是来自出口。去年的GDP数据不错,部分原因是:出口是经济的亮点,过去是这样,我认为,今后也还会是这样。推动出口增长的动力,一是美元走软,二是贸易开放。”

波特曼说,在过去的六、七年里,行政部门和国会批准了大约15个自由贸易协定,这对美国贸易的增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美国商会对贸易给美国带来的巨大好处进行了全国性的调查。

商会副会长丹尼尔.克里斯特曼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有约三分之一跟进出口总额有关。美国97%的出口商都是中小企业。在过去12个月里,美国经济增长中有40%是来自出口的增长。贸易和外国投资不仅推动了经济增长,还创造了就业,增加了人民的收入。有1200万个工资不错的工作岗位跟美国的出口直接相关。跟进口直接相关的工作也有1000万个。在美国经营的外国企业创造了500万个高薪工作,此外还有数百万个工作跟这些外国企业有着间接的关系。”

*自贸进程中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美国民众对国际贸易所带来的重大利益缺少应有的认知已经影响到国会的情绪。虽然前几年国会批准了不少自贸协定,但最近两年,议员们对自贸协定的态度明显转冷。美国跟哥伦比亚、秘鲁、巴拿马以及韩国的自贸协定在国会搁置了很长时间,迄今没有进展。

克林顿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米基.坎特认为,国会对自贸协定态度的变化并不一定不对,它实际上反映了自由贸易进程中出现了一些不得不需要妥善处理的问题。

他说:“显而易见是:在你达成贸易协定的时候,有些人会因此而失去工作。在短期内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但长期看,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所有情况下--贸易协定对所有人都是有好处的,有利于提高生活水平,有利于创造就业,有利于社区、甚至整个国家的强盛。但在短期内,贸易协定确实会产生相当的负作用。”

坎特指出,如果只是一味地追求自贸协定、而不同时对可能受到伤害的群体和领域做出妥善的安置,自贸进程肯定是走不了多远的。他拿美韩自贸协定的例子说,在这个协定获得国会批准之前首先要解决牛肉和汽车的问题,这些行业的利益应该得到关照。

*多边自贸谈判行不通*

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前主席比尔.托马斯在美国商会举行的研讨会现场做了一个小小的调查,指出了自贸进程面临困境的症结所在。他问与会者有没有人没有医疗保险,没有人举手。看到大家都有医疗保险,他又问,美国有数千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在坐的人中有没有愿意拿出自己四分之一的医疗保险转给那些没有医保的人,以解决他们的困难,结果,现场又是没有一个人举手。

托马斯指出,这个小小的调查结果说明,现行的多边自由贸易谈判是终究行不通的。他说:“根本没有可能。建立在自愿基础之上的多哈谈判是肯定成功不了的。我认为,在跨越门槛儿的事情上,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在辩论中,大道理是容易得到人们的赞成的,但是在实际上要人们捐款的数量超过大家愿意的额度的时候,事情就非常、非常难办了。”

前贸易代表坎特在这个问题上跟托马斯的观点很接近。他也认为,与其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多边自贸谈判上,还不如集中解决双边的自贸问题。

他说:“我决不会在多哈谈判上花上30秒钟的时间,原因是,这个谈判不会成功,至少今年不会。发达国家在多哈谈判中的利益还没有大到能够在这些国家争取到足够多选民支持的程度。我们要相互坦率一些,多哈难以成功,我们就先把它搁置起来,先来做一些我们能够做成的事情。”

坎特所说的“能做成的事情”是指双边自贸关系,因为是一对一,所以双边自贸协定可能造成的影响也比较容易确定,因应措施也比较容易制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