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布什努力推动以巴达成最终和平


主持人:布什总统说,他并没有放弃在中东促进民主的目标。他说,民众对自由和正义的渴望是反对暴力极端主义份子最好的武器。布什总统最近前往中东同美国的盟友会晤,并努力推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谈判。布什总统分别在耶路撒冷和拉马拉会晤了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和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

布什总统说,他的中东之行表明,美国致力于帮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实现和平。他强调,中东地区的其他国家必须支持这种努力。布什总统还访问了科威特、巴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沙特阿拉伯和埃及。

布什还呼吁各国关注伊朗对中东地区的威胁,并重申了美国长期奉行的帮助维持波斯湾国家安全的政策。

美国目前对中东地区奉行什么样的政策?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能否达成协议?伊朗的威胁是否会受到遏制?中东地区是否会进一步民主化?今天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谈谈这些问题。他们是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访问学者大卫.伯拉克,阿拉伯语报纸“生活报”华盛顿分社的前主任、 中东问题专家萨拉梅.内马特。

有人认为,布什总统在任最后一年来不及在巴以和平方面取得进展。布什总统在耶路撒冷和拉马拉发表讲话时针对这种想法说:“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有可能在核心问题上解决分歧,从而使人们看到某种前景吗?我的回答是绝对有可能。 不仅有可能,而且必须这样作。 ”

首先请问阿拉伯语报纸“生活报”的华盛顿分社的前主任萨拉梅.内马特,你认为美国在中东问题上是否采取了新的战略?

内马特:我认为,布什总统推动巴以再次和谈,实际上是对来自中东地区的压力所作出的反应。有人担心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局势正在失去控制,可能会影响到邻国,特别是约旦。布什希望减少这种担心,所以他最近出访中东。

但是我认为,布什并不认为巴以双方这次会就边界、安全、定居点和巴勒斯坦国等核心问题达成最终解决方案。但是他的确认为巴以双方可能会因为精疲力尽而愿意进行新的尝试。我认为布什出访中东,一方面是为了对中东局势作出反应,扩大美国在中东的政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遏制伊朗的威胁,伊朗是美国最担心的问题之一。

主持人:大卫.伯拉克 ,你怎么看?布什总统的目的是防止巴勒斯坦人领土内的暴力波及其他国家呢,还是说他的确想推动巴以和谈?

伯拉克:我认为是界于两者之间。当然我们只是猜测,因为中东很多事情往往都是无法预知的。我同意萨拉梅的看法,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今年绝不会全面落实协议,但是双方也可能会就最终解决方案在原则上达成某种协议。这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为了推动巴以达成某种协议,美国是否采用了新的策略呢?

伯拉克:在某种意义上是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新策略一定会奏效。新策略包括布什总统的亲自参与,虽然参与程度有限,但这是一个新变化。布什担任总统7年来,目前的参与程度最大,这当然会带来变化。而且布什多少已经承诺会在5月再次访问中东,这将有助于保持和平努力的势头。

新策略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那就是巴以双方自2000年戴维营高峰会谈破裂以来首次同意就最后状态问题进行谈判。

主持人:所谓就最后状态进行谈判的意思是,他们不仅就未来谈判方式达成协议,而且还设法就最后协议内容进行谈判。

伯拉克:没错,也就是萨拉梅刚才提到的、他们所说的耶路撒冷、边界、难民和安全等实质问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他们至少同意就这些问题认真地进行谈判。

主持人:萨拉梅.内马特,布什总统的亲自参与,以及巴以双方把谈判重点放在最后协议上,你认为这两种策略会有结果吗?

内马特:我不肯定这两点是新策略,也不能肯定这种策略一定会奏效。事实是,布什总统快要下台了,以色列总理很软弱,也要下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同哈马斯分裂之后也被削弱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主流法塔赫组织内部也出现了分裂。

我认为各方不可能就最后状态问题达成协议,这些问题20年来一直没能解决,至少是从1991年马德里和平会谈以来。我认为,他们可以为最后解决办法奠定基础,就参照点达成协议,或是达成谅解备忘录,然后就这些问题举行具体谈判,但是我认为美国支持的现任中东领导人不会采取行动。

巴以双方的强硬派决心破坏任何解决办法。巴以领导人都很软弱,不会采取如此大胆的行动。布什总统也快下台了,不知道明年谁将入主白宫。

主持人:大卫.伯拉克,布什总统在中东的讲话对所谓最终问题有很大影响。比如布什说要努力促使巴以双方恢复1949年的边界。他在谈到以色列人定居点时还用了占领这个字眼。你认为这些用词会对这场讨论产生影响吗?

伯拉克:布什总统的确是这么说的,可这么说并不会改变什么,因为布什的谈话没有新内容,美国在中东问题上有一贯的立场,至少是最近几年来,美国对中东问题的立场基本没变。

的确,布什的措辞略有不同,而且是在中东讲的这番话,具有象征意义。可是这对巴以会谈不会有大的影响。萨拉梅刚才说参与谈判的各方领导人软弱无能,我也想谈谈我的看法。

我认为他说的没错。可是也有人认为,恰恰正是这种软弱,也许会驱使各方进一步接触,设法达成某种谅解。我在某种程度上赞成这种看法,因为布什、奥尔默特和阿巴斯三个人都认为这可能是他们改善公众形像的最后一个机会了。对奥尔默特和阿巴斯来说,这也是他们保住政治权力,创造良好政绩的最后机会。所以说,巴以领导人的软弱以及布什执政的时限,反而会刺激他们,争取取得进展。

主持人:萨拉梅.内马特,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内马特:我并不认为软弱会促使他们采取大胆行动。事实是,奥尔默特政府因为软弱而没有制止修建以色列定居点,或是阻止犹太人在西岸和东耶路撒冷扩大现有的定居点。

布什政府设法推动巴以和谈,可是以色列却扩大在东耶路撒冷和哈尔霍马的定居点,这表明以色列并不致力于遵守路线图。这样就无法让巴勒斯坦方面相信,以色列是认真的。

如果以色列修建定居点、买地、没收巴勒斯坦人的土地,用来修建非法定居点的话,他们怎么能说希望谈判解决,希望归还巴勒斯坦领土,或是归还1967年战争中占领的大部分巴勒斯坦领土呢?我担心,以色列政府的软弱,以及拒不停止在巴勒斯坦领土上修建定居点等作法严重损害了目前的和平努力。

主持人:大卫.伯拉克,布什总统这次访问中东还努力说服中东各国加强参与,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实现和平。他在这方面是否取得了进展呢?

伯拉克:我认为没什么进展。我们没有看到中东国家在支持和平进程方面有任何新的姿态或声明,更不要说新的贡献了。我认为,中东各国目前都在采取观望的态度。他们非常怀疑,不相信目前的努力会有结果。

如果巴以会谈出现进展,某些阿拉伯政府也许会作出象征性姿态,表示支持。但是他们要看以色列是否认真。正如萨拉梅刚才所说的,阿拉伯国家政府的态度是,首先要看以色列,如果他们是认真的,阿拉伯国家才可能会采取行动。

主持人:布什总统访问中东期间还呼吁中东各国反对伊朗在中东扩张势力。布什总统说:“伊朗过去是威胁,现在是威胁,将来也一定是威胁,除非国际社会团结起来,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的技术。”

主持人:布什呼吁重视伊朗的威胁,萨拉梅,中东人对此作出了哪些反应呢?

内马特:美国前些日子发表的国家情报评估削弱了布什总统的说法。那份报告说,伊朗目前并没有发展核武器。事实上,有一点布什没有明说,那就是,对布什总统来说,更重要的是伊朗对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提出了挑战,比如伊朗插手伊拉克局势、削弱伊拉克政府、支持不断制造麻烦的亲伊朗的民兵组织。

伊朗还向伊拉克境内的基地组织提供支持和武器装备,伊朗的目的是削弱伊拉克政府,扩大他们在伊拉克的影响。我认为,这是对美国在中东利益的一大威胁,对伊拉克政府的利益也是一大威胁。

除了干预伊拉克事务以外,伊朗还插手黎巴嫩局势,向不受政府控制的真主党武装份子提供支持和武器装备。真主党不断削弱黎巴嫩的民选政府,使政府无法按照大多数黎巴嫩人和国际社会的意愿行事。伊朗还支持哈马斯,哈马斯同法塔赫分裂,以及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发动推翻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政变,这些伊朗都有责任。

从伊拉克、黎巴嫩,到巴勒斯坦,伊朗显然是中东地区种种危机的罪魁祸首。如果布什总统指出伊朗对邻国构成的威胁,他就能更有效地说服阿拉伯国家。

我们还忘了提到巴林,巴林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穆斯林也受到了伊朗的煽动。伊朗企图利用不友好的手段来控制出产石油的中东地区。

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说,布什总统之所以无法说服阿拉伯国家跟他站在一起遏制伊朗的核武器威胁是因为很多人不相信这种威胁确实存在。布什应当指出伊朗寻求扩大影响,插手种种危机,对各国构成威胁,这样他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一些。

主持人:大卫.伯拉克,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怎么样才能把阿拉伯国家团结在一起对付伊朗呢?

伯拉克:首先,我完全同意萨拉梅的看法。我认为,即使伊朗没有核武器,我们也要反对伊朗在中东的颠覆活动、反对伊朗的恐怖主义和军事冒险主义,这符合阿拉伯国家、阿拉伯人民和美国的共同利益。

我们要让人们集中关注这一点,越是这样就越能弥补声称伊朗减缓发展核武器的情报评估报告所造成的政治伤害。我还要补充一点,据一位了解中东事务的英国高级官员说,伊朗最近在阿富汗加紧支持塔利班等原教旨主义组织反对阿富汗政府。这位英国官员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和阿富汗人在阿富汗和伊朗边界遇到了新的问题。

回到你刚才的问题,中东国家应当如何对付伊朗?我认为,阿拉伯政府,特别是波斯湾国家可以利用经济这个主要的制裁手段。如果他们决定对伊朗采取行动,他们其实可以作很多事情。比如限制同伊朗的经济往来,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压力。

主持人:我们只有两分钟了,我想谈谈布什访问中东的另一个话题。布什总统在连任就职讲话中曾宣布,他决心推动自由和民主,特别要在中东地区推动自由和民主。布什总统这次出访中东,最后一站是埃及,他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举行了会谈,可是并没有因为埃及民主化的停顿而为难他。美国推动中东民主化的努力,现在到了哪一站?

内马特:我认为,推动民主现在成了纸上谈兵,因为在中东,还有比推动民主更重要的事情,特别是推动民主让美国在中东的盟友感到恼火。

沙特阿拉伯、埃及和约旦等美国的盟友都不是民主国家,也不喜欢美国对他们指手划脚,告诉他们如何处理本国的政治制度。我认为布什总统说的是将来的目标。他已经推翻了中东最血腥的独裁者之一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塔利班政权也被推翻了。

布什认为,他已经为民主的多米诺效应踢开了大门。他认为,伊拉克和黎巴嫩危机一旦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改善了,就会出现多米诺效应。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布什总统谈的是未来,他知道这是他掌权的最后一年,他希望人们记得,作为总统,他曾立场坚定地推动民主。

美国中东政策的当务之急是安全和稳定。如果阿拉伯国家由于伊朗和恐怖主义的威胁而忧心忡忡的话, 美国是无法推动民主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