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非盟官员访摩加迪沙期间机场被炸


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是许多外国记者不能去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自我划定的禁区,因为在这个暴力横行的国家记者面临的风险很大,而且记者是引人注目的目标。去年,索马里有七名记者在执行任务时被打死。其他一些记者遭到袭击、绑架或被安全部队逮捕。

美国之音记者海因莱因上星期在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秘书长金尼特的陪同下,并在警戒森严的情况下访问了摩加迪沙。海因莱因发来的这篇实地报导描述了他们所面临的种种危险,尽管当时的保安条件非常严格,也不例外。

*机场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维和军人*

我们的专机接近摩加迪沙靠海的机场时,碧绿的海水闪闪发光。飞行员尽量将飞机维持在水面上空飞行以减少遭到袭击的可能。小型飞机轻轻在跑道上着陆,然后在跑道终点另一架飞机的残骸前停了下来。

索马里被认为是基地组织在非洲最早的训练营地,在那里,安全是每时每刻要注意的问题。这一天,为了非盟高级安全官员金尼特的到来,机场到处都是武装齐全的非盟维和部队。

金尼特在这里四个小时的短暂停留是对索马里新任总理努尔.哈桑.侯赛因表示支持做出的象征性姿态。摩加迪沙出生的侯赛因已经上任两个月,但几天前他才有胆量把索马里政府从比较安全的拜多阿镇迁回到首都摩加迪沙。拜多阿在摩加迪沙西北250公里处。

对于第一次到摩加迪沙的人来说,乘车到侯赛因总理的所在地并不是很远,但是却让他们领教了这个城市的过去和现在是多么的危险。

*用装甲车迎接贵宾*

海因莱因说:“摩加迪沙机场到处都是头戴绿色贝雷帽的乌干达维和军人。两辆大型装甲车来到机场,这是来接贵宾的吗?现在,我们准备进入接我们的这辆装甲车。你们介意我坐这吗?好了,可以走了。这个车队似乎有四辆装甲车,向摩加迪沙行驶。我们这是在通过出机场的检查站。

“来到摩加迪沙的市区某处,那里的建筑有些地方已被破坏。除此之外,路上空无一人,我们的车队在公路上行驶着,身穿土黄色军服的士兵背朝着我们,把守着公路上的出口、交叉路口和入口,凡是有可能突然袭击我们的地方都有人把守。现在,我们正在向一个安全检查站驶去。这个检查站是专为我们设立的,通过了那个检查站,我们进入了大院。”

在大院里边,索马里总理府这个重兵把守的建筑,尽管气氛紧张,但是却让人感到热情友好。来访者将留下来吃午饭,接着,去拜访非洲联盟维和军人,然后,乘飞机返回。

*总理:希望索马里部队有能力维和*

侯赛因总理在一篇缺乏条理的欢迎词中表示,他希望有一天索马里安全部队自己有能力执行维和使命。不过,侯赛因承认,拥有一支有效的军队仍然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他说,“我们已经尽了全力,但是,我们还有许多弱点需要注意,我们的一个目标是要把安全部队、军队、警察以及其他安全武装部署到位,从而能够保护索马里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由于17年的内战和执法不足,我们试图创建警察和其他安全部队。但是,人民需要看到非常可靠的警察和安全部队,我希望我们的人民会为拥有自己的武装部队、安全警察和军队而自豪。”

*基地组织用迫击炮轰炸机场*

不久,机场候机厅里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响声震动了整栋大楼。我们朝外面窥探,就在离我们几百米的地方,机场环形围栏的外面升起一股黑烟。就在那时,一架小飞机在跑道上轰鸣行驶着,然后升空,接着改变了飞行方向,朝安全的水面飞去。几秒钟后,又一颗迫击炮弹落在飞机跑道的200米以内,接着第三颗、第四颗炮弹迅速爆炸。这些炮弹显然是从附近区域发射的。

机场工作人员耸了耸肩,平淡无奇地解释说:“是基地组织,他们只是让我们明白,他们还在这儿。”

过了一会儿,我们的飞机起飞了。我们朝窗外看去,以为会清晰地看到被更多的迫击炮炮弹袭击后产生的黑烟。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几秒钟之后,我们便飞行在翠绿色的水面上,我们安全了。

*一个男孩被炸死*

我们后来听说,袭击机场的第一颗炮弹炸死了正在田野里玩耍的一个男孩。这不过是死亡统计数字又多了一个数字而已,是索马里无法控制的暴力活动的又一个牺牲品。一个索马里人权组织估计,有6000人在去年的交火中丧生。

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事务高级专员赛德.金尼特在访问期间斥责联合国安理会,说安理会不愿意向索马里派遣一支强有力的维和部队。不过,非洲国家也对向索马里派遣维和武装犹豫不决。去年,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委员会授权一支8000人的维和部队进驻索马里,但是只有乌干达和布隆迪派遣了军队,一共有大约1500名军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