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为北京奥运献家园居民要建博物馆


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是占用原北京市朝阳区洼里乡的土地建起来的。失去家园的原洼里居民要求建造一座博物馆,再现洼里的艺术、风情和传统。

提出这项建议的是原洼里村民杨德禄。尽管这位50多岁的企业家现已移居昌平,但是儿时的洼里已经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永远记忆:“一条散漫无序的小清河,几片分居的人家,油鸡就在家门口啄食,小桥旁边是连接成片的水稻,几个穿着(免)档裤的小孩拿着小柳枝逮蜻蜓。河草茂盛,昆虫遍地。这里就是最原始的洼里。”

*当年以鸡蛋换油盐酱醋*

物质匮乏时代的艰辛更是难以忘记:冬季拿著耙子去沟里搂柴火烧炕;早上4点钟起床,走一二十里路捡粪;母鸡下了蛋舍不得吃,到20里以外的八大学院换油盐酱醋:“卖了鸡蛋,回来就麻烦了,资本主义呀,不允许卖鸡蛋呀。文化大革命,因为卖鸡蛋给抄了家了。”

近30年的改革开放使洼里人的生活逐渐改善,实现了农林牧渔全面发展,人们也可以做买卖、开工厂、办企业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北京市申请主办奥运会的行动开始了,洼里成了国家建造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预留地。政府动员以种水稻为主的洼里人改种树木。

杨德禄说:“老百姓当时有顾虑。水稻就没了,不种粮食种树了,不能天天吃树叶吧?今后生活怎么办?但是还是支持政府工作,该种就种。大片的森林公园的建设实际上都是洼里人来完成的。”

*对奥运会最大的贡献*

两万三千名洼里人对奥运会的最大贡献是把自己的家园让出来,移居的其他地方去。2005年,洼里乡被完全拆除。2007年,随著最后一笔集体资产分配完毕,洼里乡从北京市的行政区划分上彻底消失。

利用拆迁补偿的近百万资金和过去办企业赚到的钱,杨德禄建了“乡居楼”饭馆,供应农家菜肴和绿色食品。在这里,宴会厅和包间都用洼里的7个生产大队来命名,里面还挂起了各队的历史照片和介绍当地典故传说的看版。

*对故土的眷恋*

对故土的眷恋促使杨德禄办了一个“乡村农具展”,展出500多件老式农具和生活用品:“这是我们家的辘轳,我小时候就天天打辘轳浇菜地。这个凳子大约有100多年历史,这是我爷爷做的,三条腿,老榆木的。这个小炕桌也是我爷爷做的。这是我母亲当年用过的,叫棒槌石。这个是棒槌,把衣服搁上面砸……。”

现在,杨德禄有一个更大胆的设想,就是在他承租的600亩土地上建一个博物馆,异地复制洼里原貌。他希望,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当外国人看到奥林匹克公园的优美风景时,也能有机会去他的博物馆看看这片土地原来是什么样子。

杨德禄已经把创办博物馆的申请材料递交给北京市有关部门。根据规划草案,这里将复建洼里的民居、街道、大戏台、摔跤场、铁匠铺、盆窑、木工房、棺材铺、牲口棚、豆腐房、油坊、磨坊、碾子房,还将有鱼场、水果采摘区、游乐场、乡村动物园。洼里的历任乡长、书记、各大队和小队的名人及事迹,都将登榜展示。洼里的民间艺术也将得到恢复。

*政府在道义上表示支持*

在洼里乡亲最近的新年聚会上,杨德禄宣读了希望政府支持的请愿书。他说,这个博物馆需要投资500万元,虽然各级政府已在道义上表示支持,但是在土地政策和资金上并没有明确表态。

杨德禄说:“土地租赁50年,能不能长久地作为历史文物,洼里的风貌能否延续下去,这个国家应该给政策。财政上,我觉得它应该拨款。当初听到咱们中国人申请奥运成功的消息,洼里也非常高兴,载歌载舞。同样,洼里人把自己的家园奉献给了国家和奥林匹克。现在洼里人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困难和烦恼*

政府虽然给了洼里人不错的拆迁补偿,也给许多人安排了工作,但是洼里人仍有自己的困难和烦恼。杨德禄说:“房子有了,买了楼了,但是费用高了。有一些年轻人现在也把汽车卖了。没用,整个儿一消费品。出去遛弯,一百(元)。出去再遛弯,又一百(元)。哪有这么多钱?还有一部分洼里人呢,大马路上一问,哪儿的?洼里的。没事干了。整天干嘛?遛弯。现在事不好干,社会竞争厉害呀。”

为了对洼里人的贡献表达敬意,创作了《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在中国脍炙人口歌曲的词作者邬大为和作曲家王文东合作,专门写了一首歌献给洼里人民:“朝阳的天空,洼里的田园,紧紧地连著我们的心扉,昨天我含泪告别了你,把你奉献给奥运盛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