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春节晚会被批“电视伪民俗”


2008年春节到来之际,北京一些文化传媒界人士联署“新春节文化宣言”,反对沿袭了25年之久的春节联欢晚会这种“电视伪民俗”。

由北京传媒界资深人士凌沧洲发起、新闻和文化网站“众人网”执行总编裴钰执笔的“新春节文化宣言”自1月中旬推出以来,引起北京和南方一些媒体以及网友的争论。

宣言认为,春节作为一种文明的现象,它的本质就是“人的自由”,不受任何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束缚。然而今天的春节被赋予太多的教化、劝导和条条框框,有人在用春节来承载歌功颂德的献媚。宣言说,当春节晚会作为电视文明的话语垄断工具开始改造春节之后,过年就变成了看电视,让春节这种文明化作一种单一的视听感受,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庸俗。当春节晚会承担了很多教化、吹捧和歌功颂德的职能的时候,春节就在被庸俗化之后,又被工具化、舞台化和政治功能化了。

*宣言呼吁注重自由精神*

凌沧洲等人在宣言中呼吁人们剥离所有谎言的编造、欢乐的做作、盛世的虚伪、真情的阉割,呼吁“春晚可以不看,注重自由精神,尊重文化的多元化”。

凌沧洲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宣言面世之后,海内外媒体都做了广泛的报导,并且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但是他对于中国一些官方媒体的片面报导感到不满。他说:“传统的报纸对于我们的宣言都持批评的观点,比如中青报、北京日报、新京报和新民晚报等等。他们发文抨击我们的宣言,报导的倾向行特别明显,比如网友中间也有支持我们宣言的,但是它就只报导网友批评宣言的一面。争论最大的就是我们提出的春节晚会可以不看。”

凌沧洲认为,春节晚会内容单一,并且越来越具有庸俗化的倾向,成为官方寓宣传于娱乐之中、歌颂和营造“和谐社会”的工具。凌沧洲说,这样的春节晚会侵犯人的思想和精神自由,不看也罢。

*凌沧洲:冒用老百姓的名义*

凌沧洲说:“前几年春晚有一个很著名的歌,叫作什么《今天的老百姓啊,真呀么真高兴啊》。我觉得我们国家要走向现代化,最需要提倡的是公民社会,老百姓这个词是最腐朽的,充满了中世纪的味道。很多场合都是冒用老百姓的名义。”

自从1983年中央电视台首次举办春节联欢晚会以来,春晚已经经历了25个年头,成为很多中国人过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随著生活方式的日益多元化,人们对春晚的看法也出现了越来越大的分歧。

深圳经营文化传播产业的民营企业家的熊先生对春节晚会日益庸俗化的倾向感到厌烦,他对中文部记者说,近来春节晚会从内容到质量都在滑坡:“由于官僚体制的制作,使得节目的质量在下降,原因不仅是内容问题,内容上的确承载了许多官方的意图,实际上官僚体制要贯彻它的意图,就不能不影响到节目的质量。”

*歌功颂德也可以?*

杭州从事保险业务的周女士持不同观点。她认为过年是喜庆的日子,营造祥和的气氛是中国春节的传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渲染国家、社会的光明和希望无可厚非。她说:“国家毕竟是在一天天向好的方向发展,老百姓的日子毕竟是在逐步提高。在春节的时候为国家说几句好话为什么就不可以?为什么大过年的非要找人家的毛病呢?即使是歌功颂德,我觉得也可以。”

来自大连的资深传媒人士吕先生说,众口难调是春节晚会长期以来面临的一大难题,他本人对于这个晚会也不满意。但是他相信,抵制春晚是行不通的,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是不可能的。他说:“我觉得应当有(春晚),要不然干什么呢?你总不能让人们都哗哗地打麻将、打扑克牌吧?问题是没有春晚,要有什么来添补这个空白。在没有的情况下,就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新春节文化宣言”的发起人凌沧洲欢迎人们参与这份宣言引发的讨论。他表示,充分尊重那些愿意看春晚的人的权利,他们发表宣言的目的并不是要求取缔春晚,而是要倡导春节文化的多元化。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