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谈布什2008年国情咨文


主持人:布什总统在2008年的国情咨文讲话中,用了最大的篇幅来谈论伊拉克问题。他说,美国将继续采用2007年开始的向伊拉克增兵的战略。

布什:“虽然敌人仍然十分危险,我们还有更多工作要做,但美国与伊拉克的增兵措施已取得了我们中很少有人在一年前能够想象的结果。去年这个时候,许多人认为遏制暴力行为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一年后,重大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减少了,平民百姓的死亡减少了,教派之间的杀戮减少了。”

主持人:布什总统说,打败伊拉克等地的恐怖主义分子会让人们拥护民主,他说,美国将继续奉行推动自由的政策。

布什:“我们外交政策的基础非常明确,那就是我们相信如果有机会的话,人民是会选择自由与和平的未来的。”

主持人:布什总统的任期还有一年,美国的外交政策在伊拉克等地会取得哪些成就呢?今天我们邀请了两位专家来谈谈这些问题,他们是美国时代周刊驻白宫记者马斯莫.卡拉布斯,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研究学者瑞吉那.戴尔。首先让我们听听布什在国情咨文讲话中是怎样评价伊拉克局势的。

“一个失败的伊拉克将使极端分子更加狂妄,将加强伊朗的力量,并为恐怖分子提供一个向我们的朋友、盟国和我们的国土发动新攻击的基地。敌人的图谋已经昭然若揭。曾几何时,当形势看似对他们有利时,伊拉克境内基地组织的总指挥宣称,他们在攻击华盛顿之前绝不罢手。同胞们,我们也不会罢手。我们在打败这个敌人之前绝不会罢手。”

主持人:马斯莫.卡拉布斯,一年前,人们怀疑布什总统是否有足够的政治资本来继续在伊拉克采取行动。一年来,情况有变化吗?

卡拉布斯: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主要是在伊拉克的地面上。这意味着,布什在国内控制伊拉克政策的能力也大大加强了。他在国情咨文讲话中花了很大篇幅谈论伊拉克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对美国很重要,也因为大谈伊拉克问题对布什有好处,对布什总统来说,这个成功是出人意料的,他要尽量利用这一点,坚持他对伊拉克的政策。

主持人:事实上,华盛顿邮报对总统国情咨文讲话的用词做了一个统计,发现伊拉克出现的次数最多。瑞吉那.戴尔,你认为总统是要强调美国去年在伊拉克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呢,还是更想强调未来政策的重点?

戴尔:我认为两者兼而有之。布什总统认为伊拉克问题是最大的挑战。他在国情咨文讲话中对伊拉克问题进行了分析,谈到今后必须采取的行动。我认为这是整个讲演最有力的部分。他把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说成是21世纪的意识形态斗争,这非常有意思。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对的。我只是希望这个斗争不会贯穿整个世纪,而只是21世纪的头50年。

还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布什总统说我们必须主动出击,向敌人和恐怖主义发动进攻。在场的民主党议员对布什的这番话报以掌声。这有点出乎意料。这表明民主党人知道,在增兵计划成功的情况下,他们不能一直呼吁削减伊拉克美军的经费和立即撤军。

主持人:马斯莫.卡拉布斯,国会去年曾就撤军问题进行表决,你认为美国会很快撤军吗?今年国会是否还要再次表决呢?

卡拉布斯:美国的政策去年在伊拉克奏效之后,民主党人大多想远离这个话题。他们现在更关注经济等共和党人比较容易受到批评的国内问题。我认为,总的来说,只要能够避免,民主党人都想避免在国会讨论国家安全的问题。

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比如以前他们就政府是否有权对某些人进行监听的问题批评总统,那是布什总统的一个弱点,现在民主党人却采取守势了。他们现在回避伊拉克问题,我不认为他们会像去年那样不断呼吁从伊拉克撤军。

主持人:瑞吉那.戴尔,总统在执政的最后一年往往缺少魄力,被看成是跛脚鸭,权力也减少了,执政的最后一年不会有大的动作。你认为布什总统今年会有所作为吗?

戴尔:我认为他在伊拉克问题上有很大的影响力,因为他仍然是军队的统帅。虽然正如布什总统所说的,敌人还没有被打败,但是布什的政策是成功的。他在伊拉克会保持巨大的影响力。布什在国情咨文讲话中还提到了其他一些问题,比如,他对伊朗在中东的活动感到遗憾,但是没有阐述美国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主持人:让我们来听听布什总统国情咨文中有关伊朗问题的看法吧。

“只要自由在中东任何地方得到发展,伊朗政权似乎都会站出来反对。伊朗正在资助和培训伊拉克的武装组织,帮助黎巴嫩真主党的恐怖主义分子,支持哈马斯在圣地破坏和平的行径。德黑兰还在开发射程越来越远的弹道导弹,并继续发展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铀元素的浓缩能力。”

主持人:布什总统对伊朗提出了种种指责,你认为美国会用什么战略来对抗伊朗呢?

戴尔:布什总统的确对伊朗进行了种种指责,可是他并没有说要采取什么对策。问题是,美国去年12月发表的国家情报评估报告减少了西方国家争取联合国对伊朗实行制裁的热情。

报告说,伊朗在2003年就放弃了核项目武器化。报告提供了相当多的论证。当然这只是核武化的一个方面,可是却大大地减少了人们要求联合国制裁的热情,也给不支持联合国制裁的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提供了理由。

我认为,伊朗还在努力成为一个核武器国家,但谁也不知道怎样才能阻止他们。布什总统的国情咨文讲话也没有说,布什今年不会采取很多行动。很多人认为,布什总统是不会对伊朗发动军事进攻的,因为美国的评估报告认为伊朗并不像人们先前所认为的那样接近于获得核武器。

主持人:马斯莫.卡拉布斯,美国的评估报告发表之后,布什政府跟伊朗政府打交道处境如何呢?

卡拉布斯:我认为报告使布什政府陷入困境。一方面,如果说布什政府内有人曾考虑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的话,这已经不可能了。另一方面,美国也很难利用外交手段来对伊朗施加压力,因为报告给公众的印象是,伊朗已不再发展核武器了。

当然这只是评估报告的一部分,如果你阅读整个报告,就会得出不同的印象。可是这部分的内容使美国更难跟盟国及中东国家进行外交谈判。

布什总统今年1月对中东的访问就证明了这一点,布什每到一处,都会提到伊朗问题,设法说服波斯湾的阿拉伯国家在经济上对伊朗采取更为严厉的立场,可是没有用。

从布什的中东之行也可以看出以色列政府很紧张,他们不仅对伊朗继续发展核项目感到紧张,对美国情报评估报告影响到西方对伊朗施压的能力也感到紧张。以色列力主解决伊朗的核武器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紧张关系和外交问题。

主持人:瑞吉那.戴尔,如果排除了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美国在联合国还能发挥多大的影响力来促使有关方面在伊朗问题上达成一致呢?

戴尔:你问得很好。直到美国发表情报报告之前,人们一直都认为美国可能会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布什总统利用这个对不热衷制裁的欧洲人施加压力。欧洲人跟伊朗进行大量的贸易,他们不想惹恼阿拉伯国家,或是欧洲的穆斯林。

可是布什一谈论第三次世界大战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我认为布什当初也只是挥舞这把剑,并不是为了动武而磨刀霍霍。现在这支剑也被拿走了。

主持人:马斯莫.卡拉布斯,有人宣布,联合国可能对伊朗实行新的制裁。这会改变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吗?

卡拉布斯:影响不大。我们要看联合国能否说服有些国家对伊朗实行制裁,不过有关的建议并不是特有杀伤力,不太会引起伊朗方面的反应,肯定不足以迫使伊朗坐下来谈判。赖斯国务卿一年半来积极努力迫使伊朗谈判,可是没有成功。美国的国家情报评估报告发表之后,赖斯在迫使伊朗谈判的时候,办法就更少了。

主持人:赖斯说,伊朗必须停止提炼浓缩铀,之后任何问题都可以谈判。你认为伊朗会接受赖斯的这个建议吗?

戴尔:我认为,伊朗人是不会停止提炼浓缩铀的。他们为什么要停止呢?他们没有受到有效的压力。如果你想同伊朗人谈判,你必须在他们提炼浓缩铀的时候跟他们谈。我认为,问题是没有人知道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人有开门的钥匙。

到目前为止,伊朗决心发展核项目,而且这个项目显然是朝着军事化的方向发展。伊朗的决心比国际社会想要阻止他们的决心要大得多。

主持人:马斯莫.卡拉布斯,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卡拉布斯:值得注意的是,事实上,美国和伊朗在巴格达举行不定期会谈,讨论伊拉克的安全局势。美国和伊朗还就更广泛的问题举行了一系列会谈。双方原定在去年年底再次会谈,但是没有谈成。不过美国至少还有机会同伊朗会谈,有推动议程的场合。

不过,会谈气氛很冷淡。伊朗人最近一两次讲话的措辞稍微温和了一些,可是我们并没有理由认为会谈会有什么结果。

主持人:布什总统三年前在连任就职演说中强调必须推广自由,以此来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布什总统在国情咨文讲话中重申了这个观点。

“我们正在进行一场决定21世纪命运的思想斗争。恐怖分子反对我们珍惜的每一项人道与文明的原则。然而在这场反恐战争中,我们和我们的敌人在一件事情上具有相同的看法:长期而言,有权自由决定自己命运的人们最终会抵制恐怖行为,拒绝在暴政统治下生活。这就是恐怖分子为了不让黎巴嫩、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巴勒斯坦领土的人民享有这种选择而发动攻击的原因。这也是我们--为了美国的安全和世界的和平--正在传播自由的希望的原因。”

主持人:马斯莫.卡拉布斯,在布什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里,传播自由的政策会有结果吗?

卡拉布斯: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因人而异。对布什政府来说,这是他总统任内标志性的问题。即使在国内,他也认为他的政策大都是以扩大自由和为人民增加机会为动力的;在国外,白宫说,伊拉克和阿富汗有多少多少人获得解放,他们说,美国给世界带来了和平的计划。

布什总统最近出访中东,他在波斯湾国家大谈自由的议题。这些国家的民主化现实表明,自由的议题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

以前在布什总统连任就职的时候,美国政府还愿意就民主或人权问题在外交上向有些国家施加压力。可是在布什执政的最后一年,美国有些退缩,特别是在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美国还在大谈自由民主,可不会在外交上施加很大的压力。

主持人:瑞吉那.戴尔,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戴尔:刚才播放的布什总统的讲话,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他提到最终实现自由的问题。很多人在布什连任就职仪式上都没有认识到这个目标并不是明天就能实现的,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二是布什没有提到民主这个字。他说的是自由。遗憾的是,在世界的一些地方,人们把民主看成是美国化的工具。

布什政府在推动民主方面也有些退缩,因为他们看到即使是作为民主的一部分举行选举,当选的并不一定是应当掌权的人。这是美国退缩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埃及和巴基斯坦的穆沙拉夫等美国在反恐战争中的盟友并不是讲民主的人,可是保持这些盟友对美国是至关重要的。

我认为布什总统在国情咨文讲话中没有提到巴基斯坦,可能是因为他想不出对巴基斯坦有什么正面的评价。

主持人:马斯莫.卡拉布斯,我们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你认为布什总统今年会侧重于加强反恐战争呢,还是说会在巴基斯坦那样的地方促进民主?

卡拉布斯:我认为他们会设法在比巴基斯坦更容易的地方宣讲自由的议题。布什总统下个月要访问非洲。有人认为,几个非洲国家正以不同的方式受益于美国的计划,在自由化的道路上缓慢地前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