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议员要信用卡公司说明债务风险


受次级房贷危机等因素的影响,美国民众的信用卡债务进一步增加。与此同时,呼吁信用卡经营改革的呼声再次出现。有国会议员提出,信用卡公司要向持卡人主动解释积累卡债的危险。不过,有银行业内人士说,消费者自己的算盘其实很精明。

*六成家庭有卡债 平均卡债九千九*

美国人的信用卡债务问题在次级房贷危机中再次凸显出来。洛杉矶时报日前采访了现年35岁的米切尔.施米克。米切尔有5张信用卡,卡债2万多美元。她债台高筑是受两个重要因素影响:第一,拆东墙补西墙,几张信用卡轮换使用;另外就是每月只付最低还款额,欠款余额加10%以上的高利息,越滚越大。

每月只还最低欠债额在美国持卡人中很普遍。信用卡调查机构CARDTRACK.COM去年的调查显示,美国8800万家庭有信用卡,其中61%的家庭有卡债。盖洛普民调机构和信誉调查公司EXPERIAN联合进行的调查说,11%左右的持卡者每月只交最低欠款额,2007年,美国家庭平均卡债为9900美元。

值得忧虑的是,许多持卡人并不清楚和明了每月只还最低欠款额所带来的理财危险,信用卡公司似乎也不积极向客户作宣传。洛杉矶时报在题为“卡债有价”的报导中说,每月只交最低欠款额是危及人们财务健康的“普遍问题”。

*范斯坦提案要信用卡公司示警*

加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戴安纳.范斯坦最近提交了立法草案,要求全国信用卡公司明确向消费者发出警告,说明每月只交最低欠款额的危险。

范斯坦草案的主要内容包括:信用卡公司要在用户月报表上“主动”增加警告提示内容,这种做法有点像在香烟制品上提示吸烟危害健康;其次,信用卡公司还要在月报表上加入如果每月还最低欠款那么余额加利息何时才能还清的准确计算。除此之外,信用卡公司还要为消费者提供咨询热线电话服务。

参议员范恩斯坦的新闻秘书拉韦勒说:“成百上千万美国人有卡债,而且每个月只交最低欠款额。他们并不清楚这将对他们的个人财务状况造成的危害。美联储说,美国人现在的卡债已经高达9000亿美元,信用卡公司2006年发出的申请征集信高达92亿份,许多美国人负债累累。”

*汤普森:信用卡公司不说明后果*

罗伯特.汤普森是美国公共利益研究团体北卡罗莱纳州分部的消费者政策研究员。他对这项立法建议表示欢迎:“要求信用卡公司如实告诉消费者,如果他们每月只交最低欠款,他们的欠款额最终将会达到多少,这种做法能使消费者认识到他们同信用卡公司所签合约到底意味著什么。这非常重要。”

汤普森指出,信用卡公司多年来一直不肯向持卡者、特别是年轻学生说明拖欠卡债的后果。他说:“多年来大家看到的情况是,信用卡公司一直把目标对准学生,因为他们知道学生钱不多,容易欠债,这对信用卡公司很有利。任何能使学生习惯化的措施,信用卡公司都会采用;而有关学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劝告,都会遭到信用卡公司的某种抵制。”

巴巴拉是美国信誉咨询基金会的咨询员,她认为,是否应该每月支付最低欠款额,最终还是一个个人支付能力的问题:“每月偿还最低欠款额是还款的好方法,除非有人愿意多还。每月多还款,还清债务的速度就会加快。不过,我们只能要求人们还款时要量力而行,最后还是要取决于人们的还款能力。”

*克莱顿:信用卡公司多支持改革*

洛杉矶时报援引美国银行协会信用卡政策经营主管肯.克莱顿的话说,大部分消费者每月在交最低欠款额时头脑是清醒的。消费者的算盘通常打得很精。他们知道,现在少交,意味著今后连本带利要多交。

不过,这位银行界人士同时指出,美国大部分信用卡公司支持类似改革建议,例如最低还款比例已经从过去的2%提高到4%。

范斯坦参议员的议案要求信用卡公司具体计算出,每月支付最低欠款额对客户未来财务状况的影响,但消费者财务隐私因此会面临暴露的危险,他们能愿意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