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肉价攀升北京企业家视机养猪赚钱


开放搞活的经济政策使一些北京人把致富的目标锁定在畜牧业上。一度下滑的养猪业开始再度吃香,养殖项目也从传统的牛羊鸡鸭扩展到养狗等。

自去年年初开始,肉价就一路走高。5月份的前20天,中国36个大中城市每斤猪肉的平均批发价已达14.5元人民币,较上一年同期上涨了40%以上,创下大部分城市的历史新高。

原本推销兽药的黄智勇瞅准这个机会,改行办起了自己的养猪场。从去年6月到现在,仅半年多时间,白手起家的黄智勇已经卖出两批共400多头猪。他说:“原来平均一个猪挣100块钱吧。现在我每头猪能在400块钱到600块钱之间,看市场。我第一批猪是,一个猪挣400;第二批猪的话,一个猪挣600。”

*政府鼓励发展生猪业*

对于黄智勇来说,至少到目前为止,养猪确实是个不错的生意。两批猪出手后,现在他那几排干净整齐的猪圈里,就剩下十六七头身怀六甲的待产母猪。黄智勇说,他准备走自繁自养的路子,以降低成本。他说,政府对发展生猪出台了鼓励政策,对每头能繁母猪补贴100元钱。

生猪价格过低和蓝耳病疫情是去年肉价飞涨的主要原因。现在,由于供求失衡、价格上升和鼓励政策的落实,农民养猪的积极性被再度刺激起来。据北京市农业局的资料,去年第三季度,北京生猪出栏230万头,生猪存栏167万头,比6月份增长11%。

下一步,黄智勇想形成规模生产,饲养上千头猪。他在北京平谷区马昌营镇天井村的养猪场对中文部记者说:“农民自己养猪的还是少。养个十头八头的,死个一个两个,基本上就赔钱。像这种养殖业的话,应该是形成规模了,就能挣钱。我们是五年规划,政策要不变的情况下,准备再扩大点,就能够用国家养殖贷款。养殖贷款,在咱们这儿来讲的话,应该是无息的。”

*饲料成本提高*

扩大生产不是没有困难,首先是饲料成本提高了。黄智勇说,原来七毛多一斤饲料现在已经涨到一块多钱一斤了,仅近3个月以来就涨了两毛钱。再有,扩大经营需要资金,可是在经营没有形成规模前,银行不会给贷款。黄智勇认为,河北省的政策比北京更加宽裕,从建圈到子猪供应,政府都予支持。他希望北京也能采取同样政策。

不过,中国政府不仅要照顾养猪人的利益,也要兼顾吃肉人的利益。中国总理温家宝去年表示,解决13亿人的吃肉问题还得靠农民。肉价涨一些有利于调动农民的养猪积极性,但涨到一定程度后要保持平稳,通过市场调节的办法,让农民养猪能赚钱,城里人特别是低收入家庭又吃得起肉。

*政府干预 猪肉价格稳定*

去年9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毕井泉曾预计,猪肉价格攀升的局面到2008年第二季度才能出现根本性转变。然而近来,由于国家的干预--也就是政府向市场投放储备肉,猪肉价格一直保持平稳,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下降。

中国商务部在春节前公布的市场监测数字显示,2月5号,全国猪肉平均批发价格为每公斤22.57元,较前一天回落0.6%,其中长沙、银川、上海猪肉价格分别回落8%、7.7%和5.1%。

一些北京市民表示,他们在新的一年里的期望之一就是物价不要再涨。一位市民说:“觉得(涨得)挺飞快的,肉价呀、菜价呀,跟老百姓水平,我觉得都差得太远了。今年CPI第一个季度估计可能涨到7%。像猪肉呀,像油、米呀,涨得太厉害了,对咱们工薪阶层应该说是负担比较过重。”

*养猪风险*

黄智勇表示,他能理解消费者的感受和政府的干预,但是跟其他养猪人一样,他希望当局保持政策的稳定性,不要让价格过低的现象再度发生。2006年第二季度,生猪最低价格降到每斤3.24元,养猪亏损曾导致农民大量宰杀母猪。

与此同时,黄智勇也意识到自己的风险。他说:“这行业,要细说起来,也是赌。就是跟自己赌,跟机遇赌。风险肯定是有。但是说你要形成规模了以后的话,风险系数就小一点。”

黄智勇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但是“文革”期间他曾作为知识青年在这里插队。黄智勇说,他希望自己能在这块土地上干出一番事业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