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专家:中国有效平复亚洲的不安


中国的崛起催动着亚洲地区的整合。但亚洲地区国家积极参与整合根本动机是什么?美国学者埃伦.弗罗思特在她的新书《亚洲的新地区主义》中提供了新的答案。

*整合令人眼花缭乱*

亚洲是世界上经济最活跃的地区。最近多年亚洲的经济增长速度一直居世界前列。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人们也普遍注意到,这个地区的整合进程在多领域、多层次地进行着。

华盛顿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访问学者埃伦.弗罗思特女士长期从事亚洲地区整合方面的研究。她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叫《亚洲的新地区主义》。弗罗思特在华盛顿举行的新书发布会上指出,亚洲地区的整合令人眼花缭乱,各有关国家的政府都为此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她说:“我所说的亚洲的新地区主义是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受政治推动的整合运动。参与这个运动的有16个民族国家。10个属于东南亚国家联盟,此外还有日本、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16个国家都在某种方面和某种程度上参与了这一运动。之所以把这个运动称为‘新地区主义’是为了区别于这个地区过去发生的整合现象。”

*整合并非只出于经贸因素*

弗罗思特女士曾经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经贸顾问。她表示,许多人都把亚洲的地区整合现象归因于自由贸易,认为各有关国家是为了经贸利益而逐步加强相互间的合作。这种合作的需要在1997年发生了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显得越发必要。

弗罗思特也承认在1997年之后的10年里,特别是最近5年,这股地区整合的发展速度日益加快,活动也更加频繁,各种各样的论坛、各种各样的会议、各种各样的组织层出不穷,东盟五国、东盟加三、东亚峰会等,东盟加三下面就设立了几十个委员会,每年要举行300多次会议。

弗罗思特认为,经贸的因素固然是推动地区整合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她认为并不是最根本的因素。

她说:“我书里有一些图表显示出地区内部的贸易持续增加,几乎达到了欧洲联盟的水平,远远高于北美自由贸易区。不过,这反映了以中国为中心的生产网络的发展。在劳动分工的作用下,各有关国家都在寻找自己的比较优势,生产具有竞争性的零部件,最后运到中国进行组装。中国自身的技术能力也在提升,带动着这个地区生产的更新换代,作用是很明显的。”

但是,弗罗思特女士指出,亚洲很多国家依赖中国,而中国又非常依赖美国、欧洲的市场;再一方面,她认为,中国的生产网络在地区性的自由贸易协定启动之前就已经存在,所以,说自由贸易是这一轮地区整合的根本性因素似乎不能成立。弗罗思特还表示,不少整合动作与其说是出于经济目的还不如说是出于政治和安全的考量。

*整合出于四个因素 中国因素最大*

从形势上和时间上分析,弗罗思特提出了四个因素,一是其它地区的影响。欧洲内部的整合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启动对亚洲影响比较大,为了不使自己落后,丧失竞争力,亚洲国家开始加快内部整合的步伐;第二个是亚洲金融危机,这场危机使亚洲国家看到在关键时候不能指望美欧出手相助,只有通过自身的能力的加强才能应对困难;第三是对付跨国界的各种问题的需要,如控制疾病、对付海盗等;第四是让中国参与各种地区整合行动,并为此做出承诺,担负起责任。

在各种因素中,中国是一个最主要的因素。弗罗思特指出,人们往往只注意到上面所提到了各种因素,但却忽略了中国的崛起在这个地区引起的深层的不安,特别是在新兴民主政体出现之后,一个跨越亚洲的民主政体正在对集权的中国形成包围。

弗罗思特说:“亚洲许多国家特别担心沿着南中国海中部形成的一条线。这条线被人称作‘民主国家链条”,从日本、台湾、菲律宾到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等。它们对中国大陆形成了包围。中国政府会如何理解?他们会把这个链条视为包围或者遏制。这对东南亚国家来说是一个恶梦,它们必须在日本和中国之间,或者中国和美国之间进行选择。”

弗罗思特说,亚洲国家都希望极力避免做这种选择;为了避免这种陷入这种困境,有关亚洲国家进行了大量的外交活动。这位亚洲专家认为,新地区主义实际上是亚洲国家在中国崛起的时代为追求政治和平而做出的地缘政治宣示。弗罗思特表示,可庆幸的是,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中国非常小心地处理对周边国家和亚洲其它国家的关系,收到了较好的效果,现在亚洲绝大多数国家都认为中国的发展并没有对它们构成威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