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女权团体为女艺术家争平等权利


有“游击女孩”之称的一批纽约女权活动人士为争取男女平等和种族平等斗争了近25年。这些妇女利用事实、幽默以及各种视觉手段,努力改变女艺术家在博物馆和媒体中的形像。

*揭露艺术界不平等现象*

这批女权活动人士头戴大猩猩面具,化名为一些已经去世的女艺术家,致力于推动艺术界和社会平等。这些被称为“游击女孩”的妇女说,她们是头戴面具的女权复仇主义者,使命是揭露性别歧视、种族主义以及政治、艺术、电影、大众文化中的腐败现象。

头戴大猩猩面具的弗里达.卡赫罗是这个团体的共同发起人之一,她介绍她们近25年前如何开始这项活动时说:“25年前,纽约市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一个展览让我们感到非常气愤,这个展览本应全面回顾世界各国的艺术。但是在大约200名艺术家中,女艺术家还不到17人。博物馆馆长甚至宣称,凡是展览中没有包括的人,都应重新考虑自己的职业生涯。我们于是决定,必须找到某种新的方法,让人们能够清醒地分析和认识艺术界存在的排斥问题。”

过去,一些从事艺术的女性主要被视为裸体模特,而非艺术家。“游击女孩”就此在纽约市发起了第一次行动。她们在全市各地竖起标语牌,谴责画廊和博物馆中存在的性别和种族失衡现象。

*促进街头艺术发展*

“游击女孩”还吸引了媒体的注意,成为头条新闻。不久她们因视觉艺术别具匠心而出名,并且因此鼓舞了街头艺术的发展。

“游击女孩”借助海报、广告、可以粘贴的各种宣传物等视觉材料以及讲座和演出等形式,创造性地将幽默和事实结合起来,同男女不平等现象做斗争。

匿名方式在她们的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卡赫罗说,通过选择化名和穿戴面具,她们努力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于具体问题,而不是女性本人。

她说:“我们是游击队员,是自由战士,大猩猩是后来的事。文艺界是个非常微妙的地方,文艺界需要有自由战士,这种想法太令人震惊了。不过,我们的确认为这非常重要。”

*将运动扩展到全球*

“游击女孩”将她们的女权运动扩展到英国、荷兰、墨西哥、西班牙,乃至一些男女不平等现象更加盛行的地方,例如土耳其和中国。

毛拉.雷利是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伊丽莎白.萨克勒女权艺术中心的主任。她说,游击女孩的影响是巨大的。雷利说:“我认为,她们帮助世界各地的画廊和博物馆开始意识到自己内部一直存在的和在某种意义上制度化了的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

为了表彰“游击女孩”的努力和对艺术的贡献,布鲁克林博物馆向她们颁发了奖牌。不过,对于卡赫罗和她的团体而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她说:“我们还是需要类似女权艺术中心这样的场所。如果不这样,女艺术家的声音还是会被人们忽视。”

“游击女孩”保证将继续在促进女权和男女平等的斗争中奋勇当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