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体制内依法维权面临双重挑战


中国一些维权人士正在尝试“体制内依法维权”。他们认为,维权的道路多种多样,不能只强调或突出一种模式。

2月12号,上海访民常雄发到维权人士冯正虎家拜年,晚上8点半左右,他带走准备帮忙分别寄送给上海和中央党政机关的维权出版物《督察简报》和《上访申诉案件汇编第一集》,共计600多份。常雄发骑著摩托车走到小区门口,就被十几个身穿便衣的人拦住,他们出示了上海市公安局的证件,然后把常雄发带上汽车,押送到上海市杨浦区公安分局的一个派出所。

常雄发在接受中文部采访时说,显然公安人员不是冲他而来,而是针对冯正虎和他所编撰的出版物。他说:“他们问我今天为什么来,我说:我是拜年啊。他说:为什么拿这些书呢?我说:这不是书,这是材料,里面有我们的案例。他说:这些是非法出版物。我说:这不是非法出版物,这些都是要寄给人大代表和市府领导的,我有他们的地址。”

*当局骚扰*

做完笔录之后,常雄发第二天凌晨2点被释放,但是他所携带的出版物被两名自称是上海市杨浦区文化市场执行大队的人员扣押,扣押的名义是涉嫌“经营非法出版物”。

冯正虎自去年7月以来,一直循合法渠道创办《督察简报》,向上海和中央的党政权力部门反映和揭露上海一些司法不公、侵犯人权的案例,希望在现有的政治结构和社会体制的框架内,以法律为武器,争取实现宪法所规定的人民各项自由和权利。

冯正虎主张体制内“护宪维权”或“依法维权”,却不断遭到上海当局的骚扰。他的住所长期受到监视,他也接到公安当局的“约谈”通知,现在他的主要抗争手段《督察简报》又被定为“非法出版物”,这些无疑对他依法维权的理念和实践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司法程序*

冯正虎在接受中文部采访时表示,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地方当局对维权行动的干扰和迫害是经常发生的,但是他相信,当局这样做是非法的,因此现在就日益形成这样的局面,维权人士越来越理直气壮,而地方当局却只能偷偷摸摸。

冯正虎说:“比如说,常雄发事件发生以后,我们可以看出,他们是很讲程序的,抓常雄发的肯定是公安,但扣押材料的却是市场管理人员,说明他们心目中还是有法、有程序的,表明他们也在怕法、怕司法程序。他们怕什么,我们就用什么。所以体制内抗争的空间还是很大很大的。”

冯正虎证实,上海的公安当局和安全部门从未把他的《督察简报》定为非法出版物,这次没收也不是查封,而是以文化市场管理为名进行调查和干扰。他表示,他将依法提出告诉,相信有关当局很快就会发还这些材料。

*作家质疑*

冯正虎体制内依法维权的理念和实践得到许多维权人士的认同和赞许,但是也有人表示怀疑。中国独立笔会理事、深圳网络作家赵达功肯定依法维权对于促进中国法制所起的作用,但是他认为,依法维权最终还是会触犯现有的体制和法律。

冯正虎:“为什么要维权,是谁侵犯了人民的权利呢?是中共当局,主要是地方当局。侵权者是共产党当局,那么你维权在当局看来就是对共产党的反对。所以“护宪维权”或体制内维权实际做起来非常难。”

赵达功认为,在现有体制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维权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抗争方式,有时也会取得一些个案的成功,但是它最终必然要同现存的政治制度发生冲突,并且时常受到打压。赵达功表示,维权的道路多种多样,不能只强调或突出一种模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