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丁子霖不满媒体重发表其旧公开信


针对互联网和一些海外媒体报导的丁子霖等“六四”受难者及受难者亲属给今年人大、政协两会的一封公开信,丁子霖证实,这封信是他们3年前发表的。她对有人把一封旧信加上新的编者案重新发表感到震惊,对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转载表示遗憾。

网上流传的这封公开信的编者案说,以丁子霖为代表的125名中国“六四”受难者及受难者亲属近日发表了致12届3次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信,要求按照民主和法治的程序解决“六四”问题,公开纠正赵紫阳的冤案。编者案还表示,这封公开信还指责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执政以来,中国人权状况日趋恶化。

这封公开信刊登在一些人权网站上,许多海内外媒体和政治异议及维权人士都收到公开信的邮件,有些媒体还全文报导了公开信的内容。但是信中在年代、时间以及内容方面的明显错误都令人提出疑问。中文部记者采访了丁子霖女士进行核实。丁子霖说,这是一封3年前发表的公开信,她对媒体和网络传媒人士或者是别有用心、或者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感到震惊。

*丁子霖:是一种恶搞*

她说:“昨天我在网上知道了这件事,其他难友也看到了,晚上我亲耳听到法广(法国广播公司)居然就播这个,我们感到很震惊。我觉得这是很不严肃的事情。不管是谁给你们的文本,只要看一下内容,就可以知道这不是2008年写的,而是3年前赵紫阳先生去世那年我们给两代会写的。”

丁子霖表示,这不仅仅是一个疏忽,如果是错误,那这个错误犯得太低级,只要稍微看一下信的内容就可以避免。她认为,事情可能远比人们想象得要严重。

她说:“我认为这是一种恶搞,跟这一段时间很不健康的一些思潮有关系。从06年初开始,一批激进思潮人士先是针对我,后来扩大到天安门母亲的整个群体,他们说天安门母亲只会写写公开信,跪求共产党。我们对‘六四’讨公道,写公开信,这是血泪的控诉,怎么能够拿我们来恶搞呢?”

丁子霖说,她已经向一些刊登公开信的网站提出抗议,这些网站已经采取行动撤掉了这封过时的公开信。她感谢美国之音给她一个机会,澄清事实真相。

*走自己的路*

1995年以来,丁子霖和“天安门母亲”群体提出了包括重新调查“六四”事件、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合理赔偿、以及立案调查并追究“六四”事件制造者司法责任等项要求,并且每年都发表致人大和政协两会的公开信。丁子霖说,他们今年肯定还会做同样的事情。

她说:“不管是善意的错误,还是恶搞,我们都会继续,我们会走自己的路,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去抗争,为我们的亲人讨回公道。我们不管别人说三道四,我们都会坚持这样做。我想历史会给我们正确的评价。”

丁子霖透露,今年的两代会是换届选举,他们当然不会错过发表公开信的机会。目前公开信正在草拟之中,将在3月两会召开之前发表。丁子霖说,起草公开信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每年都根据政治形势提出不同的重点,她对有些人和媒体别有用心和不负责任地炒作感到气愤和遗憾。

XS
SM
MD
LG